朝露昙花,咫尺天涯
高一 记叙文 1441字 131人浏览 redofapple2012

夜半春风醉人间,不是愁人不知寒;

篱边桃红梳秀发,只是朝露送昙花。

山水一段断天涯,咫尺春梦三分淡;

流云烟雨相去晚,我自孤芳一片天。

---序

听夜里风花渲染雪月无长,一阙痴寒醉在人间。转眼,如遇昙花,次第的开,次第的落,消逝在多少惆怅且行且远。而我,陌路在咫尺的天涯纤寻方向,那一条路尘封在情感深处,似乎很长。

借淡淡微光,静看逝水流年,那些烟消云散让多少容颜苍老在千年的等待。我们都曾在寻觅中沉沦,也曾在无数的黑夜茫然,茫然着自己的岁月在寂寞里不知所踪。是什么,让数千年的梦想昙花一现,输给了现实;又是什么让你素手一挥,撕碎了珍藏已久的痴情眷恋。那时光,碾碎了多少流云烟雨,化梦为殇;湮灭了多少天长地久,誓言成塚。

坐依窗前,伴着稀疏的昏暗,抚触着冰冷的窗纱,不轻易间便过了二十七年。那些苦涩回甘,抑或恬淡渐行渐远,人生苦短,梦如轻烟,在岁月里清词,在倔强里守望,汇散了季节,顺其了自然。

无所谓徘徊,那些千华景观,只不过是命运的一场盛宴。睁开双眼,学会繁简,华丽的醉倒,再睡二十七年。凝眸,些许伤感,抑或繁华看尽,红尘沁在指尖,随风,飞扬了倾慕丝弦,倾倒众生的瞬间,昙花一现,不忍次第的转身,看岁月剥落满眼晶莹的花瓣。

无所谓眷恋,清夜的魅影,只不过是晚风悠远的诡异拖走黄昏的痕迹,闭上双眼,一蓑残梦,弱水三千。纳兰若容,欲述幽怀。初相见,此一生。暗然心动,微笑蔓延。

咫尺天涯,千峰轻韵,朝露无声,昙花一现。转眼,凋谢了谁的红颜。牵着我双手,让我给你倾世温柔,纵然画地为牢,牢住你我最苦的等待,却不曾遗憾,彼此倾心的瞬间。

雨歇微凉,零落花香,此情已成追忆时,二十年间梦一场。朝露春花,蝶舞轻扬,不知花间那瓣香。咫尺梦,寄天涯。

一阙清词,寄向天涯的纯粹。人去楼空,伫依流离轻风,淡笑间,余心若晴,若晴了半纸红尘;慧心莞尔,黯自低垂,清词纤影藉芳茵,只能无意下香尘。香尘满地,朝露花间谁婉约。惜花须自爱,休只为花疼,为花疼了半纸梦,重到处,满离忧。

曾几时,习惯晚风袭衣,握笔拈花,任划过笔尖的惆怅了复着空寂里的淡淡烟云。那些平平仄仄的古风沧桑陪我渡过多少回梦聚散的旅途。走马观花的风景如朝露昙花,伤感了多少肃穆的黄昏。就这样不知不觉,笔尖下的岁月影匿着为自己茔就一座座成殇的古墓,只剩一篇篇祭奠红尘的空纸。

曾几时,淡淡文字里情愫着多少陌上花开的缓迟,太多尘埃在暗香沉静的朝露摇曳起舞。如若,那半卷相聚今生的天书仿佛撰写着前世的缘分,只是没有了一见如故的心情。书卷的题记只是一丝安静,一丝浪漫,一丝迷离。

曾几时,我沉迷于一段话语,让我的昙花至今还在无我无她地盛开。陌上花开,人生若只如初见,与谁初见又有什么关系。缘分并非上天安排的际遇,只是叮咚木鱼敲出的回音,似一季花开的声音,袅绕在季节轮回的旋律。我曾与谁初见,无需太多语言;如若一场春梦,

几度徘徊在梦想门外,静候陌上花开,远的、近的,都只是一种习惯。

多少年前,那些情窦初开的羞涩,四季都是春天;多少年后,一首情歌,即变得如此平淡。我用尽全力让时间的分针停滞不前,却无法控制暗藏的时针,依然悄悄的旋转。一世容颜顾倾谁的人城,谁的人国,却也如次第昙花,惜花烂漫间苍老了谁的等待,碎了一地的若言凑不回昨天。

思绪终归现实,没有太多茫然凌乱的概念。抬头望望细雨蒙蒙的天,依旧如初缠绵。朝露昙花一现,咫尺天涯的声音,也不是很遥远;春风揉碎一树花香,氤氲着飞扬的思绪弥散开来。有心的人,不在乎距离;无心的人,不在乎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