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春雨白杨林
初一 记叙文 1132字 51人浏览 819916刘

春风春雨白杨林 曹友琴

别以为草木无情。北京故宫御花园里的一松一柏,聚合连结,相拥而生,情深意笃,人谓之“连理树”。乔冠华生前的住宅窗外,有棵枝繁叶茂的柿树,冠华喜欢推窗留连,世事的欢乐与悲愁尽然溶化在相对无言中。冠华谢世,柿树竟也无端枯萎死亡。能不感悟那是人与树生死相许的情缘吗?

我厌恶喧嚣,“窝巢”便选购在闹市边缘,高居顶楼。居高临下,窗外的那片白杨树林,一览无余。久伏书案,每有倦意,习惯伫立窗前,怡然凝望那片很是养眼的绿林,享受一种“悠然见南山”的陶然。

春天来了。冬日朔风穿过林木而生出的萧索凄凉,悄然隐退。随后的一场潇潇春雨,那一棵棵直立的白杨,嫣然穿起鲜嫩鲜嫩的绿色新衣,宛若一个个靓装的青春少女,婷婷玉立。不经意间便是绿叶蔽天,莽莽苍苍,蓊蓊郁郁,构筑起一方生机勃勃的绿色世界。难怪青年男女总喜欢约会在绿树丛中,享受人生绿色年华。

春风不吹的日子,棵棵白杨静若处子,优雅娴静。鸟儿们聚会来了,它们显露各自的歌喉,举行盛大音乐会,上下追逐在枝头叶丛,唱起千回百转的情歌,渲染着春天的欢乐。 “春来无处不春风”。当春风轻盈吹拂,白杨便悠然随风摇曳,翩翩起舞,喁喁私语,灵秀而妩媚,缓缓抒发着青春的激情,焕然飘逸出绿的韵致,绿的风情。置身林间树下,融熔在郁郁葱葱的绿色之中,心田也会自然长出一方嫩嫩的芳草地,感受一种超凡脱俗的清幽。斯时,同大自然默默对话,思接万仞之遥,种种玄想油然而生,融入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述的化境,领会大自然的无穷蕴味。

“依依袅袅复青青,勾引春风无限情”。待到春风猛吹时刻,真个是“倚得东风势更狂”,遮天的白杨绿叶一下子齐刷刷指向风去的方向,一若飞车少女洒向身后的青丝瀑布,飞扬着青春的活力。那白杨树冠时而亲亲邻近的伙伴,说说悄悄话;时而又调皮地抽身后退,若即若离,陶然嬉戏,演唱生命的恋歌。

春雨紧跟着乌云接踵而来,天地浑然一体。白杨林成了绿色的海洋,绿色巨浪波涛汹涌,翻腾着,呼叫着,分不清是风声、雨声还是林涛声。绿叶借助树冠枝条的甩动,随即把天公泼下来的春雨,飘洒出串串晶莹。那是欢乐至极的泪水。风雨中的白杨如醉如仙,如痴如癫。它们不再顾忌什么,不再掩饰什么,扭动着身躯,尽情狂舞,要不是还眷恋着脚下的土地,定然偕风而去。它们放开嗓子尽情歌唱,如同西北黄土高原上的民歌,豪放粗犷,放纵地宣泄着激情。

“来吧,更猛烈的暴风雨!”它们在呼喊。何等撼人魂魄的自然狂放之美!

风停了,雨停了,白杨树也疲倦了,乃至有折枝断干的疼痛。然而,它们享受了生命的欢乐,无怨无悔。

我赞美风白杨,赞美那饱含着青春灵动、勃发向上的绿色生命。我看到雨过天晴,白杨承接阳光雨露的滋润,那绿色生命更是生机盎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