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旧梦
初三 散文 1187字 91人浏览 小鱼儿忽忽悠悠

外婆家在近水的乡下,家门前种着高大的桃树,屋后是一片碧绿的竹林,在三伏暑天很是清凉。在我五六岁,还没上小学的时候,一到夏天,我总是带着大把大把的炎热到外婆家住。那个季节桃子甜了,每天跟着外婆从弯弯的枝头摘下最新鲜的果子,是小小的我所憧憬的事。

每每我带着鼓鼓囊囊的包裹向外公外婆宣布入住时,他们的反应犹如得到恩赐。外婆大为欢喜,必是忙不停手地为我收拾床铺、整理衣物,还要张罗出一桌好菜来,据说是为了“讨我欢心”,这不用提。拙于表达的外公倒只是叹一声好久没来了,见不出多么高兴,但他总是在饭后借散步为由,赶到街上买一堆零嘴,而他平日里颇为悭吝,唯在此事上慷慨的反常。

没有电脑,没有电视,仅有的一台老式的收音机简直令我反感,在等待晚饭的时间里,我便同前来串门的小伙伴们溜出家门。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脚踏着铺了稻草的泥土,极目眺那平坦的田园,身心似乎在渺远空旷中无限舒展,无限膨胀,接触大自然的感觉无穷的惬意,而我把那惬意化作奔跑,亭亭的风被我带起,眼梢有静静的凉意。

好客的小伙伴教我在田埂边捡些稻草,在背风的地方燃火,然后将家里的红薯带来,一个个扔在火堆中。几把稻草燃尽,用空心的棍子把表皮焦黑的红薯扒拉出来,也顾不得烫,紧要按约定的份各自分了,呲牙咧嘴地享用着。边笑,边又不忍那高温,张着口嘶嘶地吸空气,那副怪模样,如今想起来,也仍可以描摹一二。

吃了小灶,家里人便来唤了,竟想不到那般如胶似漆也有的法子拆散,总之,大约极是不忍了一阵,才由得各自家人哄着回家吃饭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外婆早把丰盛的饭菜摆了一桌,大个头的西瓜也已在井下冰好。对那口窄小的井,我也实在是好奇,不知它是如何才在灼人的天气中发挥着冰箱的作用。切开的西瓜冰爽、脆嫩,因为个头太大吃不完,外婆便每每挽留经过的乡亲吃块西瓜。他们也不推辞,多数从田间劳作归来,臂间挎着装满蔬菜的小篮,也会递一把新鲜的蔬菜给外婆。大家坐在弄堂里,吹着穿堂风,谈笑啖瓜。其中有一个老婆婆很是喜爱我,把买给她孙女的糖果送了我许多,还告诉我,原来这口井通向一座城堡,那城堡里住着一个和我一般大的小姑娘,她知道外面天气炎热,所以就帮人家把井水变凉。我向外婆求证,外婆微笑不语,我便信以为真,从此吃着浸泡着井水的西瓜,对那个城堡里的小姑娘充满感激。

许多年过去了,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在汹涌的岁月中长大了。桃子、红薯、西瓜,年年依旧成熟,而她的童年却不会再重复了。时间毕竟在前进,这是谁都无法否认的事实。但是,当桃子、红薯、西瓜都成熟的季节,她会常常想起那些灿烂耀眼的记忆。

老奶奶的童话并不完美,但我仍然笃信,井下的确有一座城堡,城堡里的确有一个善良的小姑娘。即使并非如我所想,那么便把外婆家定义为那个城堡,因为对我来说,城堡就是散发着芬芳气泽的梦的家。童年信手缀下的一连回忆,许就是这座古城里的一串旧梦吧。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PS:,还是没得奖……早前写的,那个时候外公还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