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记忆29
初一 记叙文 4字 19人浏览 展翅鲲鹏enjoy

【秋夜】

深秋时节的一个夜晚,我被同伴忘在故乡的一个草垛里了,当伙伴们都已经回家睡觉的时候,月光收养了我这个从草垛中醒来的孩子。

梦中醒来的我,以为自己是在某个太阳落山的午后,可四野的寂静告诉我,我是在一个深夜的月光里。胆小的我,不敢起身离开草垛,甚至不敢发出声响来寻求家人的帮助,就那么把身子往草垛里钻去。当草垛温暖了我的身体,我的胆怯便开始散去。我开始倾听月光下弹琴的蛐蛐的叫声,听那些细小的若隐若现的微妙声响,起先,我是有些害怕的,渐渐的听得入迷的我便不再害怕了。孩子心中最怕的,无非是鬼怪之类的神秘东西,可是,我听见村庄的狗在狂吠。听老人说,狗叫的时候鬼是不敢四处游荡的。确认了没有鬼怪出没的我,开始睁开眼睛来看

当空的一轮圆月正好,天空的蓝色那么深邃,星星像是些顽皮的孩子,忽闪忽闪的在天空不停的跳跃着,我的心,在那样一种幽深而美丽的夜空下,完全的平静下来,开始飞到一个美妙的世界里去了。是的,我在那样的时候,忘记了自己。我以为,我是天空的星星,不停地在天际欢快地跳跃玩耍着。天边飘过来了一片淡淡的云,那云薄如蝉翼,在天空飞着,飞得是那么的慢,在若隐若现间显出缥缈的美感来。心啊,在那样的时刻,会是那么一种轻飘的状态,哪怕是细微的风,也会轻易地把它送到天上去。可是,起风了,有些狂躁的风,把我从天空拽扯回来。

地上,不远的地方,人们还来不及收割的玉米枯枝,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出了一种不太真实的洁白来,让人觉到那不是实在的人间,最多也只能是个过分清晰的梦。可是,耳畔响起的山风证明了一切的真实。山风如同一只疯狗,在山崖上横冲直撞,狂风吹动大树发出的声响,如万马奔腾般远远地传来,忽然又回归到原来的平静。秋天里的风,总是这样狂躁而不稳定,让人多少要在心中生出一点焦躁不安的情绪来。山崖的狂风,穿过密林,撞开大树的阻拦,跑到村庄里来了。我听见屋顶的瓦片落下来砸在地上的破碎声,那声响,在那样的夜里是悦耳的,甚至还给人一种有关家的温暖的感觉。

狂风朝着我所在的草垛吹过的时候,刷拉拉的声响穿透心扉,那一种还不算是刺骨的冰凉,让人禁不住地会那么哆嗦一下,风儿过去,温暖很快就回来了。狂风吹在离我不远处的玉米枯枝上,发出急促而慌乱的剧烈声响,有那么一会儿,草垛里藏着的我,以为魔鬼就要出现了。可是,很快风儿不在猛烈了,地里的枯枝开始变为相互的摩挲私语。那样的感觉,我在后来的唐诗里找到了注解: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是的,儿时的我,在那间歇的秋风里,听到的玉米枯枝发出的声响,正是白居易在浔阳江上听到的琴音。其实,那样的天籁之音,实在不是哪一种人间的琴所能弹奏得出的。我的感觉,无非是美不胜收,言而不穷的。

稍远一点的地方,一间茅屋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得孤单却又温暖,那样的夜里,茅屋下

沉入梦乡的人,一定是做了好梦了吧。更远的地方,山的轮廓被月光勾勒的清晰壮美,那些月光没有照射到的低洼处,显出凝重的黑色,月光照射的地方,则显出银灰的色彩来。整个的世界,在没有山风吹过的时候,给人一种安详宁静的恬美感。

那样的一个夜晚,我在草垛里就着月光安然入睡,竟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