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心事
初一 散文 873字 238人浏览 晒焦的耳朵24

普天下,母亲对儿子总会无微不至地关怀。像我这样一个残疾人,更是让自己的母亲操碎了心。二十年前,我的婚事简直成了母亲的一块心病。十八岁那年,我高中一毕业,母亲便张罗着给我找起了对象。在我看来,母亲过早地为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忙此事未免滑稽可笑。可是,她却不这样认为:“好胳膊好腿二十四、五都不好找,别说你腿脚有毛病了。”一语道出了母亲心中的焦急。我不敢伤母亲的心,只好认命了。于是我便在母亲无形的绳子牵引下东奔西走。母亲在给我找对象的问题上坚信这样一条战略:全面撒网,捞着谁算谁。虽说,有时脚踏好几条船忙得我是昏天暗地,但是到头来还是孑然一身。这时我便流露出一种“厌战”情绪。但这种情绪在我母亲那里一点也没有,她老人家仍然充满着不成功誓不罢休的决心继续奔忙着。光阴荏苒,一晃我也长成二十几岁的大小伙子了。母亲眼看着我的同学早已成双成对,甚至有的已经成婚,而我还是光棍一条也就更让她愁上加愁。突然有一天,母亲对我说:“我看你的对象也不好搞,你看你表妹行不行?这样也好亲上加亲。”她喜形于色地说。“不行!”我连忙吼道:“您这不是害我吗?再说《婚姻法》规定不许近亲结婚。”母亲见我一口咬定不行,便跟我说起了谁的父母就是近亲结婚,可生出的孩子个个比“猴”还精。“但是,不幸摊到咱家怎么办?”我据理力争,风波就这样在你一言我一语的针锋相对中不愉快地过去了。但看着母亲焦急的神情,我的心好痛。说来惭愧,像我这样一个残疾人是很少有女孩子光顾我家的。在1982年夏季的一天,与我一起干临时工的一位姑娘到我家作客。母亲高兴得什么似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人家问这问那,随后又是沏茶倒水又是端水果忙得不亦乐乎。在母亲看来,眼前的这个长着一双水汪汪大眼睛的姑娘正是她理想中未来的儿媳妇。也正是她有着这么一个美好的幻觉,事后得知这个姑娘已有对象的时候,母亲着实得了一场大病。病好之后,母亲的脸上又添上了几道深深的皱纹。这些事情现在都已经成了过眼烟云,但母亲那颗爱子之心却永远令我感动。当我就要结束此文的时候,

耳边响起了《世上只有妈妈好》这首歌。我想:歌曲里唱的不正是我要写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