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雨,千古泪
初三 散文 1039字 255人浏览 毛里求斯的刀洋

两千年前,割肉奉君的介子推先生不愿当官或是想落个施恩不图报的好名声,背着老母躲入山林。晋文公放火烧林想逼他出山,不料这位先生宁死不出来。为纪念他而诞生了寒食、清明两个紧挨着的节日。

兴许是老天也为明君忠臣的故事所感动,清明这一天总会有细细的雨丝飘落。不过我想,那是后人祭奠先辈的浓浓哀思凝成的泪水,从远古一直飘洒到今天。桃谢李残,杜鹃凋零,先人曾经的似水流年、如花笑颜已成记忆如烟。年年岁岁的今天,墓碑前一杯淡酒几缕残香,才是我们和他们人世天堂的相见。

又是一年清明日。前些天还是艳阳高照,临近几日先是阴云密布,接着电闪雷鸣,春雨淅淅沥沥,一如往年绵延不绝。山道弯弯,烟雨蒙蒙,有着说不出的风流与委婉。父亲和岳父岳母的坟前青草凄凄。点一柱清香,洒三杯老酒,焚几把纸钱,就是儿女们无限的哀思。

父亲的墓碑几经风雨磨蚀,当年我撰写的墓志铭已漆色脱褪。跪于碑前,望着坚硬冰冷的坟茔,如此绝情地横亘在我和父亲之间。仅仅一碑之隔、一柸黄土,但是,我却是如此痛苦地知晓,那岂是一层石板的距离,那是生与死遥远的距离,是阴阳相隔的永远!

十几年前,父亲弥留之际紧攥着我的手,眼角有丝丝泪光闪烁,嘴角抖索着似有千言万语却无法述说。那一刻的留恋不舍,那一刻的无语叮咛,令我心如刀割。不是悲怆于生命的脆弱,而是魂断于亲情的永诀。

记得小时候读朱自清先生的《背影》,很是感动。却遗憾父亲太忙,见他太不易,背影都难见着。今天在父亲墓前,搜索记忆,想起父亲留给我的一个最清晰的背影-------

那是父亲去世前的最后一年。那时他的身体已很虚弱,我回家看他,临走时他不顾劝阻执意送我出门,再三叮嘱我不要担心他。当我拉开车门时,他笑着说,放心回吧,告诉磊磊(我儿子),我还等着抱孙子呢。

那一刹我忍住没回头告别,因为泪水已盈满眼眶。车行渐远,我才敢回望。父亲转身的背影是那么瘦削颤抖。

回首人生,宛如三日。前天,父亲牵着我小手去给从未见过的爷爷奶奶扫墓焚香。昨天,我陪着母亲去到父亲坟前磕头祭拜。今天我亦变老,带着儿子回归祖籍认亲祭祖。一年又一年,清明雨飘洒在心际,那是一捧千年流淌不干的思亲泪,无际,无尽。

明天,当我也告别了这千年变迁的沧海桑田,跟随着父亲接受儿孙的祭拜。我不信佛。也不信生命轮回。只信今生今世。然而人生苦短,转眼即逝。小时侯看《梁祝》,羡慕他俩变成美丽的蝴蝶飞舞花丛。现在老了,感悟人生,才知道其实我们就是一只蝴蝶,看够了春的绚丽,就该告别。

这不是老来悲观。只是明白了:人有一生,应当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