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微凉,独话心殇
初二 散文 1113字 141人浏览 wangtete1212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蓬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题记

昨儿下了一天的大雪,厚重了大地,扫尽了阴霾,随手翻了一下日历,节气已经到了大寒了,原来春天真的不远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把音乐设置成了单曲循环,反复的听着听着,似乎超然的到了另外一个境界,曼妙而舒缓的音乐,缠绵而悱恻,有点靡靡之音的感觉。

下午寻了一个空档,独自在繁华的街道上茫无目的走着,自从入了冬,各色的皮草、棉衣就争相的挂在了店面首要的位置,吸引着路人的眼球,总感觉有着招摇之嫌,街上繁华而吵嚷,可这一切都似与我无关一样,偶尔的路人以一种别样的眼光看着我时候,我偶尔才恍惚的重又抖擞精神,常常的走在人流之中的时候,总感觉自己是无法入流的,包括举止和着装,不是怪异,但是真的是有些格格不入,我清楚每次我置身于人流如潮的大街,总会有种想要逃离的欲望,很强很强,也许是由于缭绕耳中的吵闹,也许是充斥眼球的物欲横流,不得而知,都是好像是可也不都是。

朱德庸说过,人生就像迷宫,我们用上半生找寻入口,用下半生找寻出口。而今每日的每日,其实都在寻着逃离的出口,一个人拥着大大小小的各色琐事,就像在一个没有出口的巢穴,空荡而寂寥的空间里,独自做着没有任何意义的手无缚鸡之力的挣扎,一层一层的枷锁套在肩上,倦的喘不过气,日日的傍晚倒是欢愉的,总想着,又过了一日了,也不知道在等啥,也许等着的只是人生的最后那个季节?月儿阴晴圆缺的变换,把季节推开了一季又一季,细想想,人生的这个年龄,其实也就该是到了一年里的秋季了吧,一切似乎都有天的注定,事业、生活、心境在岁月面前人总是渺小的,一个个夜色掩埋了白日的喧嚣后,重又有另一个日子卷土重来,可是虽能知晓天亮后的那个往昔是否还会再现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近年来似越来越讨厌岁月的繁复与吵嚷,所以尽可能寻找清幽之地,可是毕竟也没有幸然的,可以拥有一份静思静心的养家糊口的生计,却不得已的每日周旋于各色人中,敷衍着,伪装着常常告诫自己,会的,无论什么事情总会有出口,总会有注定的结局的。

希望有生之年还可以做到“静以修心”吧,一个人,一杯茶,独坐于闲暇的午后时光里,信手翻开一本岁月手册,从容而安然。或许骨子里还是喜欢安静的人吧,曾经的过往,辉煌过,绚烂过,但是他们都在时光中,穿梭而过,最后尘埃落定,于是两岸的繁华都沉淀进了岁月,伴着霜染的白发带到了人生的晚景间。

信手话惆怅,意在笔端,情在心间,今儿把夜书的很晚很晚,我知晓,这个冬跃然的跳过去,只是初来的一缕春风的提醒而已,最喜的依然是那盎然的春意,知道自己终也摆脱不了宿命的安排的,也罢只能任由它了!只望有一日真的可以撕去伪装,不再于雪夜、话心殇。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