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皆有可能!
初二 散文 2111字 83人浏览 我一直都是主角

《一切皆有可能! 》

民哥哥比我大十二岁,我读书的时候,他在一建筑工地当小工。

民哥哥在家排行老二,听舅妈说,他出生的时候正赶上三年自然灾害,全村人都挨饿,他是靠吃百家饭长大的。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个子始终长不高。

民哥哥很聪明,读书的时候一直是全年级的第一名,并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县一中,因为家境贫寒,还是辍学务农了。

民哥哥家离县城大约有二十多里路,在县城建筑工地当小工,中午不能回去吃饭,母亲就让县城读书的我去送饭给他。那是一个中午,火辣辣的日头照下来,我满头大汗的赶到他的工地。离家近的都走了,工地上就剩下民哥哥一个人。还有一个人,是那家单位留下看工地的吧,确切的说,是监视工地的。

那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看样子是刚分到这家单位不久,所以才会理所当然的留下了。他在办公室内颇幽雅的喝着茶,看着一张报纸,并不时用一只黑黑的钢笔涂写着什么,眼神却不时瞟一下院中的我们。那种眼神是警惕的还有嘲笑的和可怜我们的,也许他在心中正为我和民哥哥叹息什么吧,年少的无法确定。民哥哥用他短粗的却异常灵动的手拿着母亲特意给他烙的大饼,就着咸鸡蛋慢慢地吃着,却从不看屋中人一眼。我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也不知道他在工地还要做多久,看着他眼神中闪动着的光芒,还有略显柔嫩的肩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如果你能读书,恐怕大学都毕业了。”我说。民哥哥笑了,却问我有什么理想。我像老师教的那样挺直了胸膛:“长大了要当科学家,或者老师!”我的声音很大,足以让那个办公室里的年轻人听得到,我不知道为什么也想让那个看起来油头滑脑的家伙听到,让他知道世上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伟大的理想,都有自己一生所追求的目标。虽然年少的我并不知道,一个人的理想并不是那么容易实现的,但需要全心全意的劳作和付出。那时,我认定一个人为了一生的理想或目标,不停的去努力,就一定会实现。

民哥哥吃完了午饭,到那个人的办公室里倒了一杯开水,重新回到树下,我听到那人让他在屋内的,可他还是走了出来。我收拾好要走的时候,民哥哥才说:“你不要听老师那句骗人的话,那个目标太遥远了,世上没几个人能实现。等你长大了在为自己定一个适合的理想吧。”我当时不懂,却总觉得他说的一定是对的。他并不羡慕别人看起来悠闲和舒适的生活,也没有看不起自己所从事的职业,甚至也用同样的可怜的目光去看屋内的人,他不要别人矫情而无知的施舍,更不要那种近似愚昧的同情。

年少的我真的不懂却记住了他那句话:现实地生活。

渐渐的我长大了,最终因为几分名落孙山。在乡人充满善意的关怀中,我背起行囊去了远方。民哥哥则带着他的建筑队去了北京„„

那年春节我回到故乡,却没有见到民哥哥,听舅妈说,他回来只住了两天,带着五个人,据说都是北京的,都在给他打工。现在他在北京开了一家建筑公司,有好几千人,四五个工地,还独资为村里修了柏油路,建了一所希望小学,每年从老家带到北京的闲散劳力就有一千多人„„

也许这就是人们所说的成功吧,我这样想。我不知道民哥哥的理想是什么,也不知道算不

算是他的理想,却知道他在“现实地过日子”。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他也会一天天地走下去,一直到走不动了为止。

见到民哥哥是第二年的事了,他知道我回来了,特意在老家多住了一天,只见我---他最小的表弟。

我们见面没什么电影和电视中常出现的场景,甚至一顿饭都没有吃好,他的手机就不停地响,两个秘书也不停地替他打电话,场面十分混乱,我们几乎说不上一句话,就会被手机铃声打断。

我看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他的一身西装很名贵,却一直用着那用了多年的很老式的手机,还不如那秘书的手机好呢。甚至他的司机都是彩屏的,还有十几种和弦铃声。

民哥哥笑了,它只是一种工具,一种方便的通讯工具罢了,当你知道某种东西它真正的价值的时候,你就真正并现实的生活了。

我明白,他的成功就是来源于他这份宠辱不惊和执着的去改变自己的生活努力不息的良好心态。当我们不再愚昧地将某种东西当作炫耀的资本,当成身份的象征,并为生活踏踏实实地做些什么的时候,我们的生活就会改变,一切将因为我们而改变。

第二年见到民哥哥,他没什么变化,只是他的车变了,成了一辆“大奔”。是谈生意需要才买的,他说。我告诉他:“许多年前,那个单位的小青年,在单位竞争上岗中惨遭淘汰,现在在小城的街上卖羊肉汤,你还记得吧?”

“记得!在北京公务员也轮换的很快,像他那样的,海了去了(多得是了) ,有不少在我的建筑工地做工。”他用北京方言说了一句。

不过,他还是用他的“大奔”拉着我,到那个摊位上吃了一碗羊肉汤。那老板前后照应着,脸上堆满了世故的的笑容,看到我们俩人从车上下来,友好地迎了过来,那种目光是惊诧的,是怀疑的,似乎不相信坐“大奔”的人会到他的小摊上吃羊肉汤。

当然他是不会记得,我们就是当年建筑工地上,在烈日下吃烙饼和咸鸡蛋兄弟

俩人儿了。我想他做梦也不会想到,当年他像贼一样盯视着的人,在若干年后会重新站在他面前。只不过,他和我们都变了。

PS :生活就是这样子,你真诚地去生活,并以一种淡然的心态去面对生活的从容也罢,窘迫也罢,她总会给你一份回报。

这世上什么样的人都有,什么样的工作也现实地存在,什么样的事也都有可能发生。 一切皆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