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为的轮回作文
初一 日记 2683字 106人浏览 旭日小慧

带着莫名的激动与向往,进入高三,多了一份内心的悸动,恨不得马上写一篇高三心得的佳作往文学社里塞,可是无为的生活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消耗,高三心得也随浮云般的高三生活飘然而逝。

晚上文学社又要开会了,加入文学社这么久,我好象只开过一次会,就是新一届文学社成立的会议. 我最讨厌的就是参加那些大大小小的会议了, 领导总是在上面重复着同样问题, 让我觉得很不爽, 干脆就不去, 落得个耳根清静. 不过这次的会议要参加, 因为这次是宣布文学社出外写生的任务, 不可否认, 我们全体社员一致, 就是出外游玩.

写作让我挥霍那不为人知的情感,缠绕于心中的酸甜苦辣,演绎成浸透白纸的墨水;绘画依旧是我追求个性生活的目标。

我和初中的很死党的同学还经常保持着联系,他曾对我说,高中三年,他没有一个无所不谈的真心朋友,看着周围的同学整天埋头于书堆,让他十分怀念初中的时光。温馨不再,笑脸不再,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其实不然,画室生活成为我的高中生活乁段不可抹去的记忆, 无论开心, 郁闷, 还是痛苦, 只要到画室, 一切都会随着于同学为梦想而执着努力, 转变为快乐.

作为特色艺术班的学生, 对美术的爱好是不可否认的, 也因为这共同的爱好, 我们的画室才得以诞生.

画室的地理环境虽说不是依山傍水,亭后花园亭前溪, 但是四周的硕果更是让我们心爽不已, 毕竟这是现实的好处, 当我们口袋空空, 钱包了了, 锦囊羞涩时, 以果充饥就是我们唯一的生存方式. 屋主经过时, 总会怀着悲痛的眼神神情地望着饱经摧残的果树, 一声叹息, 然后无可奈何地离去, 我们只能躲在门后, 看着屋主远去的背影, 我们的眼睛流露出无限的同情. 不过同情归同情, 同情并不能治饱我们的肚子, 所以我们对果树的狂抢劣夺并没有丝毫减少. 画室本来是间破墙败瓦, 我们与众不同的眼光却看上了, 说是与众不同, 但也只是物有所值, 那帮小子还不是看中价钱便宜, 而且今后扬名还可能拣个什么清贫居士等雅称.

原来艺术者的艺术细胞一活跃起来还真是不可阻挡,放手一搞,墙上随心所欲的涂鸦,贴上优秀的范画,每组静物的摆设……美术资料,石膏像,台灯,绘画工具等一应俱全。就差没油米柴盐了。屋主慕名而来,参观后,也对我们竖起了大拇指,而那帮小子竟忘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谦虚,青春的狂妄显露无遗。

正如人气天王周杰伦,他的妈妈总教他做人一定要谦虚,他却认为,做人难得几次让人看好的,为什么不把那种心情释放出来呢?

老鬼,画室里的头号老大,所谓姜还是老的辣,涉世之深,有看破红尘之感慨,不过也会倚老卖老。

老鼠,一张吃八方的嘴像老鼠一般,曾被全画室同仁扬言总有一天用老鼠药把他干了,他却把老鼠药当茶喝,可见其厉害无比,百毒不侵。

还有几个赞助商,乃班上的闲云野鹤,来无影去无踪,画室就成为他们躲避家庭压力的归宿,看在钱的份上,何乐而不为呢?

高三的生活是挺忙碌的,不过我们并没有显得紧张的迹象。英语一直以来就是我们

艺术生最大的缺陷,基础差,导致失去了兴趣,到高三就抱着学不来的心态,渐渐放弃了。 周三下午,刚上完一节英语课,老鬼很不爽地跑来我的座位,把我连拖带拉地请回画室,我以为自己坏了画室什么规矩时,他却嘻皮笑脸地央求我陪他回画室画画,因为他实在听不下英语课了。我乃堂堂英语科代表,竟然不上英语课,那不是砸自己的饭碗吗?而且英语老师是班主任啊,要是……猛要回头时,已到了画室门口。

放学后,我们的画室可真有面子,班主任大驾光临,还跟来了一大群粉丝,那帮家伙可是地地道道的戏迷,班主任出现到哪里训人,他们必定捧场。

班主任看见我们正在画画,并没有对我们开骂。说起来还是老鬼比较幸运,刚刚吞

云吐雾完,没被班主任捉到,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了。我还以为自己对专业的爱好会打动他,他还是一副语重心长地唠叨起来。

你们学艺术的总是那么不现实,喜欢偏科,现在很多高校录取的标准已不同以前,英语不过关,就上不了好的大学

正当我和老鬼被感化时,那帮厮大失所望,因为没戏看,班主任只不过重复着每天在教师里重复的话而已,不过大家暂时好象有了那么一点悔意,仅仅是暂时而已。也许大家都懂得,毕竟高三了,当我们看着一届又一届离开,一届又一届跟在自己的后面时,就会觉得自己老矣。当然,我们又不能与教室后面的复读生相比,上课时后面总倒成一片,一个个已和周公约好切磋棋艺去了,说不准周公爷爷还真搞不定他们,要不,下课后篮球场上又是他们生龙活虎的英姿。

人总是在逃不掉的牢笼里玩着重复的游戏,当局着迷,身为player 的你毫不察觉,当你从别人的身上看到时,你就会觉得很无聊,甚至反感。

每天在教室里从早坐到晚,让我有点想逃离这种重复,其实,我这人很多事总不能坚持,虽然我有持之以恒的信念,如果你能坚持下去,也就不觉得什么了,也许你的身心早以麻痹。

又是一个星期六,午饭后,老鼠摸着那完美弧线的肚子对我说,去上网。其实我的心里很怕去了会耽误了下午的课程,可心里却答应了。

老鼠上网,只做三件事,听歌,聊天,玩游戏。每次和mm 视頻总拉我看看,特稀罕炫耀自己。如果是天使,他马上甜言蜜语狂轰烂炸,如果是恐龙,就一脚踢走。 原来,喜欢是可以改变的。

以前,我不曾有过这样的想法,我一直执着地认为,喜欢是持久不变的,我也一直

执着地努力追求过。现在,我依然坚信我的想法,但是,人是会变的,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高三,对生活的体验,生命的体验更加深刻,却没有多少时间跟随感觉走,偶尔喜欢逃离不断的重复,这也是重复的重复,我称之为无为的轮回。

重复的日子还是得混下去,逃课的日子却越多频繁。逃出教室,走在秋风萧瑟,落叶无痕的校道,抬头仰望蓝天,白云只能随风飘逝,最终云散;我们只能随时间飘逝,最终归尘。

逝者如斯,这条生命的河流是长还是短?是快还是慢?

春去秋来,夏走冬回。陪伴我三年的自行车依然停歇在百年大榕树下,星星点点的光线洒落于身,斑斑迹迹的铁锈是经历岁月磨难留下的印记。

放学后,所有人都骑车离去,我的自行车就像一匹引颈长啸的骏马,在树下默默等待我的归来。高考后,它该何去何从?或许我会把它收藏于儲物室,n 年后,它会让我想起高中生活的点点滴滴,我又或许会发因此发出感慨,偶然佳作一篇。

可怜白发生,头上的白发是怎么样的我也不为关注,因为它从后面开始变白,我看不见。大哥曾对我说,一眼望去,就像一盘围棋,白子和黑子在奋力撕杀,根本分不出胜负,也就看不出是白发多还是黑发多。不过,我知道白发一定取胜,因为白发依然在疯狂生长,肆虐地扩大势力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