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书画》黄胄作画秘闻大曝光
初一 散文 1021字 191人浏览 love忍无可忍

黄胄为何称得上是中国人物画的开宗立派之人?他的关门弟子史国良独家揭秘恩师用大刷子画画。赵忠祥从小与绘画结缘,与各位大师曾有怎样的缘分?“书画学院环节”史国良现场出题,春妮扮演模特,两位“美术新一代”现场比拼展示素描功底。

黄胄作画登峰造极有“秘方”德艺双馨照后人

4月17日btv 文艺《我爱书画》节目中赵忠祥自曝9岁起学了三年素描,因保护邻居小伙伴儿偶然得到解剖学泰斗文金洋的启蒙,进一步引发了他对书画的兴趣。风华正茂之年他与黄胄相识,至今对那一刻记忆犹新:“看别的大师作画感到技痒,但看黄胄作画感到一种震撼和感动。”正是这种无可比拟的感召力激发出赵忠祥的绘画潜能,回到家他铺开报纸,挥笔作画。

与黄胄先生亦师亦友的交往中,赵忠祥得到的不只是写字作画的启迪,还在略窥门径中充分发现了自己的书画天赋。

该栏目艺术总监、曾五次登上胡润艺术榜的国家画院研究员史国良坦言,自己从小自卑,却因信手涂鸦得到众人的夸赞,渐渐萌生了对画画的浓厚兴趣。机缘巧合,他与大师黄胄结为师徒。也许真的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史国良与恩师拥有相似的爱好、相投的直爽性格,就连黄胄夫人郑闻慧都对史国良说“你俩真的太相似了!”然而,多年的边疆生活和闯荡,笔耕不辍积劳成疾的黄胄,为作画和传授徒弟书画技法倾尽心血。当时因条件所限,史国良至今都遗憾:自己连一张与恩师的合影都没有留下!

黄胄作画另辟蹊径,独家技法撩人心动

黄胄作画自成一派,书画内容平凡朴实,书画技法却撩动人心。黄胄从没有经过正规的学院派绘画学习,他非常执着于写生,每次写生几乎都源自一种热爱,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天才的本能。受到徐悲鸿画风的影响,黄胄认为作为一个中国人得先了解、保存、发展中国自己的东西,黄胄在徐悲鸿的画风基础上另辟蹊径,甚至用大刷子来画《壮族少女》中的芭蕉叶,芭蕉叶的生动与气韵跃然纸上!

黄胄先生教学的时候,学生们学完光影素描基础后,有意让大家改用线条素描。学生们一时找不到线条,他就要求大家临摹《韩熙载夜宴图》、《八十七神仙卷》等中国古代传统人物画。当时几乎所有艺术院校学人物画的学生都在学习黄胄,甚至黄胄画的海报《阿娜尔罕》也纷纷被美院的学生揭走收藏起来。用现在的话讲,黄胄的画撩拨了一大批中国年轻画家的心。也许大师黄胄为后人留下的宝贵遗产不仅仅是那些登峰造极的画作,更是一份激荡时代青年的震撼„„

史国良和春妮现场生动展示黄胄新人物画的传承技法。史国良的学生即兴速写春妮舞台速写图,被春妮称最像自己的速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