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并思考
初一 记叙文 1351字 141人浏览 琰梦天蓝

去年冬至,我吃了爷爷奶奶包的饺子后就去公共汽车站等车上学。

那里已有一些人了,车远远地开过来,我忙下了台阶,像无形的手掐着鸭脖子一样,头都扭向车来的方向。突然车斜插过来,车门把我刮倒了,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在这一瞬间,我看见车轮向前滚动,我下意识抽回右脚,刚要抽回左脚时车轮从我脚上碾过,停住。大家仍在挤车。一位老奶奶和另外一个人把我拉起来,问我没事吧,我当时没有知觉,便摇摇头上了车坐在座位上。

当车开出半站时,血从我的鞋里流出,染红了白袜子,我当时慌了,我不知怎么办,我也不知应当怎么办。我脸有些白,手哆嗦着,心跳得更快了。忙给爷爷奶奶打电话,奶奶着急的在电话中大声喊:“把车号记下,车开到西关医院你下车,千万别动!我们打的赶过去!”血仍从鞋里往外流……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车开到西关医院那一站,我在别人搀扶下慢慢下车,就瘫坐在地上。我脸煞白,已无力。车开走了,我默默记下车号。正在这时,车站等车一位四十多岁的叔叔和一位六十多岁的爷爷忙围上来问:“小姑娘,你怎么了?”“我脚被压了。”叔叔忙说:“让我看看。”他蹲下来把我的鞋、袜子脱掉。脚上血肉模糊看不清伤口。这时,我有些晕。叔叔忙说:“快送医院。”他把我背上就跑,那位爷爷提着我的鞋、袜子跟在后面。血还在流……我无力地趴在叔叔背上,心里一片茫然。

叔叔带我到了急诊,医生简单处理一下伤口,让我坐在轮椅上去住院部,这时爷爷奶奶赶来了,他们看着我包满纱布的脚,心急火燎又担惊受怕地说:“咋样,疼不?”我摇摇头,眼泪在眼圈里。爷爷奶奶这时才回过神来,拉住叔叔和爷爷的手说:“师傅,太谢谢了。我们一下车,在车站不见人,慌了神急忙往医院跑。发现地上有血迹,顺着血迹找到这里。”那位爷爷看我的家长来了就悄悄走了,叔叔陪着我们住院、检查、拍片,忙完才去。手术后,我躺在病床上,输着液,脚上打着石膏,脚下垫着被子,一动也不能动。我的伤口开始疼,铭心的疼,像针在扎,一蹦一蹦的。我的神经高度紧张,如果有谁从我床边过、走近我,我都会大声说:“别碰我的床和被子!”我像个战场上挂花的士兵,被各种治疗仪轮番“轰炸”,输液不停,吃着活血药,一会是紫外线照射,一会是灯光照射,一会是骨质振动波疗理,一会是红外线治疗,我在痛苦中煎熬,在爷爷奶奶的精心照顾下,我的伤好些了。出院后,在同学们的帮助下每天把卷子给我收集好,捎回来。我在家复习自学,柱着双拐参加考试取得了优异的成绩。

这件事过去快半年了,我仍然记忆犹新,并且常常思索。人的一生,很多东西是在课堂上学不到的,只有在生活中自悟,全国每年死于交通事故的青少年的事占10%,那我的安全意识是淡薄的,如果我不去抢着上车会不会没有今天的事情?我会不会没有这些痛苦?会不会没有这么多损失?我的法律意识也不健全。如果我在被车轮碾压的那一刻大声的喊住司机,把事情告诉她,让她拉我去医院。我是不是就有证人,打官司不会这样被动?我的医药费是不是承担更少些?公交公司就不会为利益为政治讹诈我们?但我又在思考,我是失去了很多,在这次事故中,但我也体会到许多人间真情:扶我起来不知名的老奶奶;背我去医院的叔叔和爷爷;及病房的病友、医生;我的爷爷奶奶;帮我渡过难关的同学、老师;这一切的一切是我在课堂上所学不到的东西。这一切又是在成长中最珍贵的、永恒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