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居
初一 散文 1108字 52人浏览 仲间育职

因了要去旧居取回些曾经遗留在那儿的东西,我和母亲在离开了三年之久后,重新回到那块我曾扎根过、却又并无怀念的土地。

其实这并不算是我的家,不过是外婆在这儿住了好些年,而我和这儿也因此私交甚深罢了。

再次踏上这片土地,不觉有些生涩的熟悉。典型的江南小镇的风貌,终日不散的湿气沉沉地吸附在狭窄的青砖路上以及两侧说不清材质的灰蒙蒙的墙壁。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一步三滑地在青砖路上行走。不知是犹豫还是不适,一向步履矫健的我忽地像被氤氲的湿气缠住了脚步似的变得蹒跚起来。

我暗笑。其实我过去是怎样地想要挣扎着逃离这里。无论是它的狭窄、潮湿、喧闹,还是这里人们有一搭没一搭的嚼舌根,都让我极度厌倦。

我承认,我开始讨厌这里了。于是,这些年我都没有回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可是,我是很清楚的。无论我当时想要逃离的心情多么的迫切,无论我搬家时的喜悦是多么的溢于言表,无论我发誓永不回到这里时的表情是多么的决绝,我都不会真正忘记这里。因为这里养过我,而人又是何等恋家的动物呢!

它的陈旧,它的腐朽,它的阴郁,甚至是它的破败,都像是一束束温柔但却极具透视力的聚光灯,缓缓地牵扯出我心底沉沉的钝痛。

一如现在,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已近黄昏。橘黄色、柔软的夕阳无力地拨开沉重的湿气,将略带凉意的阳光注射进了这墙壁与我的夹缝,死死地定格在那里,平淡地叙述着一场背叛的回归。

在阳光意味深长的注视下,墙壁上冰冷的苔藓也开始无意识地吞吐着夹杂着浓重湿气的略带腥臭的混浊气体。这两种一如既往苍桑的物质纠结在了一起,使得此时视线中所接触到的一切都显得异常的绵长且无力。

不过我不怪它,因为我知道,此时我眼中,一定有着质地相同的悲凉。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向前走了几步,愈发感觉到了从它骨子里渗透出的衰老。

斑驳的墙体,凹凸不平的小路,空无一人的弄堂,破旧不堪的房屋。

这不一直是我所厌恶的吗?这不一直是使我狠下心来多年不归的始作俑者吗?可我为何依旧如此疼?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是的,它像外婆一样垂垂老去,可我又怎能忘记,曾经的我又是如何践踏在它的衰老之上,肆无忌惮地变本加厉?我又欠了它多少。

我触摸着身旁的冰凉,忽然觉得这些年心头凝结住的冰在瞬间瓦解,变成了鸿沟中翻滚的怀念。然后变得冰凉。

我的眼中涌动着灼热的液体,呼啸而出,而我却咬着牙逼着它退了回去。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阿瞳,东西那好了,快些走吧。”母亲有些不安地催促着我。

“好的,就走。”我喘了口气,回过头去。

母亲手中拿着的是我儿时的一些衣服和些小玩意儿。我知道她的用意,毕竟人在经历了太多之后便会轻易地嗅出空气中淡淡的诀别和疏离。而母亲也试着想要挽回。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你还有什么要拿吗?”

“不用了。”我说。

我想我已经拿回来了,那封存的记忆,愧疚的怀念,和那片碎的灵魂。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应该还会再回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