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非主流到主流
初三 散文 915字 75人浏览 小可爱别吱声

从传统到现代,总有许多是未尽人意的。我们只是希望,这种未尽人意能够在未来的某一天成为过去,女企业家们脱颖而出,成为能够与现今男性企业家一起同台对垒的劲敌。

考察近几年来,山西女企业家们的生存状况,我们发现至今仍在扛大梁的,还是那些活跃在第三产业的巾帼们。这其中,人们最熟悉的,还是那几个一成不变的名字:唐兰生、赵光晋、阎继纽„„对应的企业分别是迎春楼广东酒家、双合成、六味斋等太原的几家著名老字号。她们依靠商业服务积累起自己的人生财富,成为同行中的佼佼者,但很多人囿于所处行业的局限性,无法获得更好的个人发展空间,只能随着社会大潮的变迁而被动适应,引领各自的企业抢滩掠阵。如今,新晋的女企业家已挺立潮头,但无论如何,这几朵金花仍开放在人们的心目中。

事实再一次说明,如果不是男性企业家甚少关注商业服务业领域,山西的许多女企业家所面临的商业经营环境,可能会更为恶劣也难说。

这里,我无意冒犯山西的女企业家群体,相反我为她们而始终深感自豪:因为她们的存在,山西的许多老字号服务企业成功度过了各自的生存困境:迎春楼广东酒家虽然在餐饮业上一蹶不振,但饼屋及月饼业务还能与双合成、江南酒家三分天下有其一;郭杜林月饼原本是北京饼业丢掉的一个产品品类,借助于赵光晋的努力,如今的郭杜林俨然成为了山西人自有的一个特殊品牌,双合成也如愿以偿地藉此跻身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行列。阎继红在精心打理“六味斋”老字号的同时,副品牌“好助妇”快餐,也正渐渐成为企业重点打造的一个餐饮连锁品牌。

山西老字号的发展变迁中,唯一令人扼腕的大约是清和园了。先是商标被抢注,后来虽然打官司夺回了商标拥有权,可惜企业好景不再,加之太原市铜锣湾拆迁后,清和园一夜之间变得居无定所,十分尴尬,不得不以内部职工分店经营形式继续生存„„当社会不断发展的过程,也是一个主流与非主流身份互换的过程。也许,山西女企业家从非主流到主流的过程,是一个难以逾越的过程。但企业从主流到非主流的转变,实质上也反映了社会的变迁。 从传统到现代,总有许多是未尽人意的。我们只是希望,这种未尽人意能够在未来的某一天成为过去,我们的女企业家们,也能脱颖而出,成为能够与现今男性企业家一起同台对垒的劲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