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美丽
初三 记叙文 929字 30人浏览 luyinuo0504

远去的美丽

踏在青青的草地上,美丽渐渐远去,回首,绿色已经不再。当一种美,离我们远去的时候,我们才更能感受其中的韵味,正如草色,遥望才更显青翠。 这是一种纯粹和乡野的声音。

那应该是一个夏天的傍晚,一位老艺人和他的儿子来到了这里。这样的村庄,这样的季节,非常幽静,似乎更适合渔鼓这样的民间声音的存在。老艺人是个盲人,大约已经七十多岁了。老艺人在台上唱渔鼓的时候,他的儿子就静静地坐在台上的一个角落,用二胡为他伴奏。老艺人的嗓音嘶哑而又嘹亮,那几块用门板拼凑起来的舞台便成了他演绎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无边空间。 直到现在,我仍然固执地认为,渔鼓的悠长韵律便是被寂寞擦亮的,这仿佛是寂寞雪野里的一枝雪莲。在缺少生机的雪原上,雪莲的开放就是照亮这片寂寞荒野的炽热火焰。

我的家乡虽然有许多竹子,许多鸟儿,有青山绿水,有鸬鹚,这些生灵足以让我的村庄婉约而灵秀,可是,我的村庄又被一种很宽广很深厚的寂寞覆盖着。就是在这种寂寞中,渔鼓的声音就像深山古刹里的木鱼一样,让我的村庄平添了一种近乎禅一般的清幽余韵。让村里的人从虔诚的聆听中找到一道精神突围的城门。

我无法知晓,那些曾经边走边唱,一路潇洒的渔鼓艺人是什么时候开始停止他们行吟的歌喉和行走的蛩音的。我无法知道,我的家乡是什么时候陷入一种无边的寂寞的。

但是,我却牢牢记住了我所见到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渔鼓艺人——那个盲人。他虽然看不见我,看不见我们的村庄,但是,他却能看清许多我至今未知的事物。

现在,渔鼓在我们这里几乎已经消失了。

有一天,我在小镇的集市上行走,不经意间看见一个卖光碟的小摊上堆满了渔鼓光碟。这显然是一种差不多已经被我遗忘的民间植物,它现在居然被移植到了现代化的载体上,让我产生了一种犹如将油菜或水稻当作盆景的感觉。 我毫不犹豫地挑选了几盒光碟,就像在花卉市场上挑选盆景一样。在这一刻里,我的心里有一点点赏玩的意味。

然后,回到家里,我便将这盒光碟草草率率地放了一遍。

当然,我是不可能从这些光碟里找到老艺人父子俩地那种韵味的,我看到的只是六七个人同台说唱的阵容。我从中听出了花鼓戏的诙谐散淡,也听出了越剧的清越悠扬。

但是,我并没有失望,也没有感到很兴奋,只是平静地见证这远去的声音,远去的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