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之美
初三 散文 587字 23人浏览 四人行系列

分明已是立春,春意却终究未至。天仍是黯淡的铅灰色,滴水成冰。

走在墙边,拐角处是半墙明黄,鼻尖萦绕着一片幽香。

腊梅的香格外清透,毫无半点杂质。或许有雪水的洗涤,使腊梅退却了一身风尘,开得愈发灿烂。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人言道寒梅傲雪,我却觉得梅花与雪是一体的,是相容的。腊梅纤细的枝干上覆了一层厚厚的白雪,腊梅薄如蝉翼的花瓣上落了一片晶莹的雪花,相称是如此之美,一白一黄。梅不畏雪,雪偏爱梅,正是如此。

那暖黄色的瓣盘旋成一朵小小的花,花心却是深紫色,仿佛那黄色沉淀下来,被岁月染上浓重色彩。

梅总是花里笑得最自在的一个,她脱世而独立;孤芳自赏也罢,铮铮傲骨也罢,梅是不在乎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如是之美,也不枉文人墨客留恋。折下须得是最高的一枝,捧在手里像是捧着稀世珍宝。夹在牛皮纸封皮的厚日记本里,哪天想起时一翻看,不用文字再去记载什么;仅凭一片梅花,就已经恍惚忆起了那日,阳光正好,微醺,采花而归。梅的香不会褪去:因为留在心底。梅的容貌亦不会忘掉,她舞,雪亦纷纷。因为不染凡尘,所以更飘逸悠然,悠悠然地开,又悠悠然地谢,无残红之感伤,就算是败了,也仍是洒脱。爱雪,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吧。

沏一壶淡淡的花茶,一边赏梅一边独饮。又仿若望见了冰肌玉骨的梅化成了仙,飘飘然的飞开。醒时,怕是已然雪厚三尺,酒冷茶凉。

有雪,就有腊梅的幽香,丝丝缕缕,忽浓忽淡,在冬日的暗淡里笑开来。如是之美,唯有梅香。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