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我还记得你
初三 其它 1922字 95人浏览 杨幂张杰

少年,我还记得你

贾赛赛

很惊讶,有四年没有见过他了。四年后的今天,我在表姐家的店里厨具店里帮忙,竟然机缘巧合的碰到了他——孙超,那个在我印象里曾经失去父亲的少年。

其实,我们并未有过很多的交集。只是,上高中时,他们一家四口在学校外的小区里占了一个位置卖饭,主要是炒米饭,煮面条,那时的我和宿舍姐妹几个经常穿过宽宽的马路,去光顾他家,时间长了,一来二去,有时候也会聊上几句。我最爱吃的莫过于他家的鸡块面,白嫩的面条刚出锅,冒着热气,面里夹杂着几片翠绿的青菜,卤好的鸡汁浇上一两勺,再加上在油里炸得焦红的辣子,当真是美味极了。在我们几个可以承受得起的价钱范围内,每星期我们都会去他家吃上两三回,就连过生日时我们吃的长寿面也必然是在他家买来的。因为饭菜的可口,自然他家成了我们这群中学生那时最钟爱的地方。四年的时光一晃而过,今天,偶尔在繁忙的生活里我还会回味那时的小惬意,一小碗鸡块面,几个形影不离的宿舍姐妹,成了我的青春时光里最美的画面。

我还记得他父母和他妹妹的样子。孙超继承了他爸爸的摸样,俊俏的脸庞如同刀刻出来那般刚毅,小小年纪因为经常炒米饭掂勺,两只胳膊异常的健硕;他的母亲看上去一脸的慈祥,和蔼的笑容里仿佛含着某种单纯的力量,清除了一切市井的嘈杂;还有他的妹妹,乖乖巧巧扎两个小羊角辫,还在上小学的年纪就经常帮着父母收拾桌子上客人走后的残迹。都说小本买卖不好赚钱,的确,不过我看见他们一家人在勤劳中靠自己的双手去打造属于他们的小康天堂。

上了高三后的生活异常繁忙,隔了那么一段时间,我们都暂时收起的自己的馋虫和时间做着无声的抗争,暂时忘记的鸡块面的存在。当我们再次想起美味的鸡块面时,已经是两个月过后了。

那天,他家开张很晚。他的母亲缓慢地收拾着很乱的摊位,那有气无力地感觉病怏怏的,两个月未见,她看起来老了很多,那一脸温和慈祥的笑容被无奈的叹气所取代,红肿的眼眶也没了往日的神采,我们并不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但我们知道那天孙超的父亲没有出现。

我上前去问:“阿姨,今天卖面吗?”

她看见我们几个,忙挤出一脸的笑容,往脑后捋了捋看上去几天没洗的花白头发接茬说:“哎,卖,卖,你们等着,你们等着······”继而动作便麻利了些许。

以后的日子里,我们再也没见过孙超的父亲,那位个子不是很高但看起来还算健壮的叔叔。一家四口只剩下了一家三口。学校的传言像流水那般汹涌:癌症晚期。我们不再奇怪那天阿姨为什么变成了那样,也不再奇怪后来终于有一天孙超变成了顶梁柱,小小年纪便辍学和母亲一起养家。那是一种很恍惚的感觉,活生生的一个人就那么突然间消失了,那是我懂事以来第一次如此亲近地面对死亡,虽然他们不是我的亲人。

我们依旧会为了他家的鸡块面而舍弃午休的时间,我们也像形成了默契那般从不当面过问他关于这件事,我相信我的姐妹们和我一样,每次去他家时都会在心里默默地说:“孙超爸爸,希望你们全家的人可以安好。”

有时候,孙超会笑着对我们说:“哎呀!好好上学吧!还是上学好呀!”然后,他便挥舞着他的大勺,旁边的一位学生喊道:“老板,再来一份鸡块面,多放辣椒。”他便应道:“好嘞,马上就来!”嗓音已经开始变得些许浑厚。只有他那满脸的青春痘似乎在向我们诉说他真的很怀念那时上课偷偷趴在桌子上开小差的日子。

高考像一阵风,吹散了住在同一个宿舍的我们姐妹几个,我们像蒲公英,有的飞往别

的城市,有的散落在这座城市的各个角落里,难得聚在一起。赶上假期聚会时,有时我们还会一起怀念,那段放学后争在人群前面买鸡块面的日子:紧张的心情从最后一节课的最后十几分钟开始,我们忽略了老师在课堂上的喋喋不休,只是屏住呼吸静等铃声敲响的那一瞬间,我们都像伏击而出的猫咪,铃声一响,撒丫子就往门外冲,全然忘记讲台上留下了老师愕然的表情。

四年后的今天,我怎么也没料到还会遇到这位少年。还应该称少年吗?我们都已经过了少年的年纪。他依然和四年前一样戴着眼镜,脸上挂着微笑,胳膊还是异常的粗壮。

我也问起他的近况。他说:“学校那边的摊位已经不让干了,小区位了整理环境,明令禁止不让摆小摊了。不过他还是抡大勺,卖炒饭,一家三口承租了一所学校里的食堂,收入很不错,累是累了点,可是为了生活,着都不算什么。”

他向我感慨了生活的不易。是啊,生活真的像爬山,山顶的美景吸引着我们一路向前,而山路的坎坷让我们历尽了苦辣与辛酸。只是,无论怎样,我们都不应该放弃,不是吗?有时候或许我们遭遇的心痛是前所未有的,可是,那又怎样呢?时间不会因为我们的心痛而停滞不前,何不放下心痛和时间比一比呢?说不定,走到最后,笑的是我们自己呢!

少年的日子蒸蒸日上,由衷为他感到高兴。

少年,愿你的明天更加美好。

我会永远记得你,那个叫孙超的无畏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