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地的老人
初二 记叙文 831字 2756人浏览 黄鹂加速

清晨。冬日的睡眠时间,是极具诱惑的。而我深藏被褥的双手,却渗出许多冷汗,那种感觉仿佛是膨胀的血脉在跳动,一张一缩,正是我我的那双长满冻疮的手在隐隐作痛。心中按捺不住,就很早就起来了。

“沙——沙”一种极富韵律的声音,又带着几分慵懒的感觉,传进我的耳朵。许多人是听不惯这声音的,所以这个声音才在大家都听不到它的时候发出。我行到阳台,看到一个穿了蓝色外套的矮老头弓着背,一杆比他还高的扫帚被紧紧攥在手上,他短小结实的手臂好像是专门做这一行的,一顶宽帽遮住了他的脸。事实上,大街上只有这么一个人。

月亮已归,太阳未出,城市在此刻安静如熟睡的婴儿,落叶就飘落在地上。因为这条路还算是繁华,还是有些塑料袋和纸屑,所以他才能有这样一个养家的工作。落叶,一吹就落下,给大地铺上一席凌乱。扫完之后还有落叶。对此,他静默,不断重复地扫。还有什么技巧会比这耐心更有效果?大概不会吧。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后来,又是一个清晨,在楼道的大理石地砖上,我看到一男一女。他们每人抱了一个拖把。拖把并不是很湿,这样拖过的地面很快就干了,不会被过客的脚印踩黑。绕完一圈后他们来到电梯口,按下按钮,挺了挺背。他们的身躯却还是驼的,中年的他们,脸上带着一种憔悴的颜色,一双正如他们身旁桶里污水的浑浊的双眼。

那位男职工冒了一句:“唉,这手套捂着好热。”于是他用另一只手脱下了白色的塑料手套。

看着他们的手,我震惊了!露出来的是一双浮肿的手,深紫色的冻疮上还开了口子,绽开的口子里肉呈黑紫;五指长短都看上差不多,肉上是一层很光亮的皮。情况比我的还糟糕,我这很清楚,这冻疮捂着越热,就不仅痛,还会有些痒,当它和冰凉的塑料手套摩擦,是一种怎样的痛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现在,每个早晨,我都会看到那老头认真地扫地,用黑塑料袋来装垃圾,用力拖到垃圾桶旁。一双同样白色的手套里会是什么样的手呢?我经不住想。

有人说他们伟大。

其实,他们也非义工,也是为了报酬生计而工作。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只是在太阳未出,春天未至的天气,无人寂阔的大街上,更令我们对其有些感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