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望风雨,一蓑烟雨
初二 散文 1074字 62人浏览 安心移民3

一阵清风,一枕梦。入夏后,风里渐渐有些暖意。夜风吹过的情绪不明所以,窗前的月印着厚重的窗帘伴着风起伏不定,宛如那时的心境。

自春梅凋零后,微风轻拂,嘉木绿荫,繁花如幻境。素园的后庭,入眼杨柳霏霏,芳草萋萋,与碧蓝的天交相辉映,总能让人流连徘徊。一切的一切看起来美好而又沉静。万物逢春,姿态婀娜,犹如天鹅遇水,扑扇着翅膀,仰天鸣歌,情至喜于言表。

时间一分一秒,时节不停交替,沿途的风景越走越朦胧,世界万物不论开始与否都逃不过尘归尘、土归土的宿命。仿佛是一场归期,望风月,一蓑烟雨。是否浅夏的风太弱吹不散眉宇的烟火,是否春天来得太迟去的太匆,那场风负担不起素园的雅致。葱郁的竹子抽出的嫩芽,繁花辗成花泥的芬芳,折断的柳枝折射的光线,以及那开在风里的温情都在这个六月里招摇讽刺。素园渐渐不复存在。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说过喜欢那一抹烟雨,蹁跹在蝴蝶的翅膀,飞不动的永恒里。蝴蝶不必飞过沧海,一切不过一桩茧,一缕魂。那便在心里筑一座园。花,草,篱笆,青苔,溪水,亭台,楼阁或是及至的书卷,铺散开来。为每一个景起个名字枕着入眠。泛花,离草,墨篱,龟壳上的青苔,潺溪,听雨台,离殇楼期待于每一次的入梦。

素园的一砖一瓦,每一个角落都来自于没日没夜的构思以及一次次的更新重组,这样极致的净土,一卷书,一杯茶,一缕风都是纯净。外界的风吹雨打,世俗冷漠在这里溶解消散,为每一颗心修篱种树,长于尘土。素园的存在,不仅仅是为了那些迷茫的囚蝶。

风月不知世俗事。素园的惨败开始于何时,何时已狼藉到无处立足,仿佛就是一个梦境。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望风月,一蓑烟雨。

若借华胥调入梦,是否那些不明所以的情绪可以找到根源,是否一年不写字依然心若明镜,是否终日穿梭钢筋水泥瓦仍一如当初,是否那股漫不经心的势力不会一步一错

假设大概是世界上最自欺欺人的行为,假设不过是不满于现实而寻找的对立面,假设不会成真,只会徒增伤感。素园的不复存在让风月,烟雨茫茫。繁花凋零,千草枯黄,木叶稀落的杨柳与斑迹痕痕的竹子在躁动的风里摇摇欲坠。天空呈现晦暗。那破败的琉璃瓦悬在屋顶与翻涌的云嵌入在十九世纪灰色的画风里,孤独。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路行来,花,草,篱笆,溪水,亭台,楼阁皆不见当日繁茂。素园的惨败太过彻底,大多归于尘土找不出痕迹。自此以后大抵会永藏于心不再涉足。夏风袭来,吹不散眉眼的尘埃,身的时刻——窥见那石缝里的青苔,墨绿。

风催着青苔,催谁回家,留小楼一处,与谁共叙,便随了书墨终不负这一纸烟雨风月。

当时明月依然在,是否试天下?素园初相逢,年少懵懂,弹指年华易落,回望物非人非,星月依旧,何以弃园?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重建素园,净尘,净心。

望那时风月,一蓑烟雨,和风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