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的语言(散文)
初一 记叙文 1811字 438人浏览 hanxuesong163

公元2016年,时光荏苒,有如一支如椽巨笔,在地球上尽情挥洒,画出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弹指一挥,就横跨了东西两个半球,石破天惊,鬼使神差一般,无论是黑眼睛黄皮肤,还是金发碧眼高鼻梁,乃至黝黑发亮的人,一半儿在暴雨中,一半儿在烈日下,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据说,这是俩妖魔,一个叫作厄尔尼诺,另一个称为拉尼娜,沆瀣一气,煽风点火,无恶不作,玩的是刺激,花样翻新,层出不穷,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不让人好好过日子。

红日当空,澳洲大陆漂浮在汪洋大海之中,好似一片打蔫的荷叶,更像一块发红的砧板,享受着上蒸下煮的生活模式。一个白人小男孩被灼伤了,小脸红红的,俨然猴子的屁股,他拖着书包,打着赤脚,鞋子让融化的柏油路给抢走了,跌跌撞撞跑回家,却发现房间酷似密不透风的大闷罐,即使开着空调吹着风扇,也是汗流浃背,气喘如牛,寝食难安。于是,他逃出来,身后紧跟着一只焦头烂额的猫儿。

一对难兄难弟心急火燎,走走停停,不敢加快速度,似乎害怕自己和小轿车一样发生自燃。他们的脚步在一座公园里戛然而止,环顾四周,满目疮痍,低矮的花草和小灌木仿佛被烧焦了,尽是枯萎,高大的乔木也几乎都失去了绿色的衣裳,呆呆地矗立在那里,形影相吊,一些不知名的鸟儿还有几只小松鼠躲藏、踯躅其间,探头探脑,叽叽喳喳,慌里慌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男孩干净利落,迫不及待,把自己脱的全身上下只剩一条裤头,仰面朝天躺在一张长椅上面,举目凝望着君临天下的炎炎烈日,用心体验着大自然特别的馈赠——那是一股清爽的风,沁人心脾,源源不断,空气早已被阳光烤热了,热浪滚滚,正宗的桑拿天气,凉爽从何而来?溯本求源,一番寻觅勘察,终于找到了它的出处。

原来,这个公园正对着一带远山,风儿就是从峡谷里吹来的,浩浩荡荡,愈演愈烈。猫咪偎依在小男孩的怀里,简直就是垂死人一把揪住了救命的稻草,他们大口大口酣畅淋漓地呼吸,感觉自己随着风儿扶摇直上,一会儿飘向了棉絮一样的云端,一会又抛下了黑黝黝的地平线,大呼小叫,飘飘欲仙。这是一场美丽的梦境,是一个神奇的境遇,沉浸其中,如痴如醉,谁也不愿意睁开眼睛,生怕她长出翅膀,销声匿迹,化为乌有。

突然间,美好的一切消失了,小男孩的脊梁沟一阵发凉,从内心深处激荡起一种不可名状的恐惧,猫咪“嗷”的一声,犹如弹簧一般跳起来,在他的肚皮上挠了一道深深的带着血痕的爪印儿,他恼羞成怒踢出了一脚,猫咪翻滚而出,随即又投入了他的怀抱,小眼睛直勾勾,全身哆嗦,抖成了一团儿。

小男孩瞠目结舌,大吃一惊,吃惊的不是猫咪而是周围,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许许多多数不清的蜘蛛,挈妇将雏,成群结队,密密麻麻,铺天盖地,它们一边快速的移动,一边吐丝织网,短短的几分钟,就在枯草荆棘丛中、房屋、栅栏、长椅之间搭起了高低错落四通八达的道路,开路先锋前仆后继,奋不顾身,后来者摩肩接踵,呼朋引伴,攀援而上,一直奔向了山坡和高岗,狼奔豕突,波澜壮阔,好像千百条江河在四下奔涌,一时间,公园门庭若市,窸窸窣窣,络绎不绝。

许久许久,小男孩才从错愕中清醒过来,他歇斯底里,发了疯似的尖叫,撇下失魂落魄的猫咪,一个人足下生风,溜之大吉。回到家,关上门,面如土色,上牙直打下牙,断断续续说出了十几个字,连成一句耸人听闻的话儿:“大祸临头,蜘蛛上山逃难去了,我们也快跑吧?!”

起初大人们以为是恶作剧,嗤之以鼻,不料小男孩撒泼耍浑,倒在地上打滚,翻蹄亮掌,一再坚持自己的说法,声嘶力竭,脸色惨白,不禁半信半疑,一边信誓旦旦承诺,一边慢慢腾腾挪步。等小村里的人走上山坡,眼前早已风云突变,狂风席卷着乌云,雷声夹杂着闪电,大雨如注,从峡谷里冲出了一股排山倒海的气浪,推动着浑浊的水花滚滚向前,不大工夫,村庄和公园所在的地方都被吞噬,变成了一片水乡泽国,化险为夷的男女老少倒吸口冷气,庆幸自己大难不死。

乡亲们对小男孩感恩戴德,千恩万谢,众星捧月,而他却把目光投向远方,凝聚在脚下的那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人扳倒山一般,跪在尘埃,以头抢地,喃喃自语,泪流满面。大自然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又一次提醒了人们,远离危险境地,躲开死神的魔爪。很显然,这些人是幸福的,小男孩也是幸运的,他们一定会把大自然当成再生父母,顶礼膜拜,敬若神明,俯首称臣,一心一意地聆听大自然发出的声音。 听,虫声如雷,振聋发聩,上穷碧落,下达岩泉,无微不至,润物无声,你听到了吗?那是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神奇感觉,更是一道高深莫测无与伦比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