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无言,只需一粥
初一 记叙文 1052字 33人浏览 仲间育职

挽着庄子的臂膀,在街上逛了三个小时。人潮中,他俯下身来轻轻地问了一句:饿了吗?想吃点什么?我笑了笑,说,我只想喝粥。因为在我心目中,有粥喝就是幸福,何况还有爱人作陪。 我最爱喝的是皮蛋瘦肉粥,能清火解暑。皮蛋细细碎碎地点在乳白色的粥中,清泠的颜色,再加上一份清凉,让心也变得清清静静。在沙锅里小火熬上两三个小时,使皮蛋的滑嫩与瘦肉、小米的香气充分混合,真可是色香味俱佳。用一把白色的瓷调羹慢慢地舀起送到嘴里,有一种东方古典的优雅。喝粥时,粥铺里一定要配上古筝乐,在高山流水的弹奏中,生活就会慢慢流进胃里。曾经因病动了个小手术,躺在床上,疼痛不已,到了午饭时间,庄子就为我做了一碗这样的粥,原本没胃口的我竟然如刚下山的饿虎一般,风卷残云。 后来我也学着做皮蛋瘦肉粥。但我总做不出那种爽口滑嫩。不知什么原因? 父亲老了,牙齿如树叶般不停地落。于是,他也渐渐喜欢上了熬粥。尤其是夏季。厨房里没有空调,用的是煤火,温度高得让人受不了,就在这样的厨房里,父亲用小火慢慢地煨,沙锅的热气与煤的温度、空气的温度一起煎烤着年迈的父亲。他却不以为然,守着火,时不时地调整着火眼的大小。实在热得受不了了,在空调房中凉快一下又继续工作。当然,他做的这些,我没有看到,全是我想像的。这种想像很有根据,因为每每喝父亲精心熬制的粥,总能喝到一股爱的味道,有时是土豆泥粥,有时是瘦肉粥,有时他还在清白的粥里放上几颗红枣,红枣的皮已翻了起来。粥里就会带着隐隐的香甜。像缥缈的浮在水上的歌声。 父亲花着心思,就为我在桌上能一口气吃上三碗。每到这时候,我也会不停地赞扬他高超的手艺,他就会露出没齿的牙床,使劲儿的绽开菊花般的笑。父亲的粥,是看不到米粒,也看不到水的,全不像平常人所做的米是米,水是水。那充其量只能叫稀饭,配不上粥这个称呼。稀饭的营养价值也远低于粥,因为稀饭没有经过时间的历练,精华的部分没有完全散发。而那个时间里全是爱。 偶尔我也去“壹德壹”“德老家”或专门的粥铺里买碗粥,但总品不出味道,直到现在我也想不出哪家的粥是最有特色的。生产线中的产品寡淡无味。因为他们缺少用爱作原料,最后用爱的时间熬制。 我也明白了,为什么我熬不出父亲的味道?因为我没有父亲的耐性。我的浮躁注定了,我所生产的食物也带有浮躁味道,不值得品,不值得细细琢磨。吃下、喝下,不能口齿生香,不会有记忆中的难忘。 一粥一饭,当思之不易。父亲很沉默,如金的沉默中,他给我奉上一粥一饭的爱。 原来大爱无言,只需一粥。 2012年5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