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爸爸兄弟情
初二 记叙文 4938字 194人浏览 才子文化

兄弟就是手心和手背, 当抚摩荣誉感受温暖的时候, 让给了弟弟; 当抵御寒冷迎接挑战的时候, 有哥哥的保护。兄弟, 有福可能不必同享, 但有难必定同担。

初见王桂明, 记者难以想象, 眼前这个苍老的男人才42岁。

在他的家乡, 他是个远近闻名的“光棍”。42岁了, 没有女人肯嫁他, 因为他拖着四个娃。一个未婚的男子, 怎么会有四个娃?

人心都是肉长的

王桂明的家在村尾, 一处破旧的平房———湖北咸宁市崇阳县沙坪镇, 最破烂的房子就是他家的。天上正飘着小雨, 家徒四壁。厨房和正堂的屋顶都在漏雨, 地上的塑料盆已接满了水, 四处穿孔透风的墙壁长着霉, 卧室床边的灶台锅里, 盛着没吃完的胡萝卜和小白菜。门框上剥落的上联写着:“愧无佳肴款宾客”。

坐下来, 记者顺手给他递了根烟。他看了一眼, 怔了几秒, 而后憨笑着:“不会抽”。“他哪是不会抽哟? 抽了十几年了。”过来串门的女邻居插话说, “他戒烟, 可是为了养这些孩子”。见自己的话被拆穿了, 王桂明搓搓手, 笑了, “最便宜的烟也要5块钱, 一天两包扛不住。可这钱, 就够一个孩子一天的生活费了。”

王桂明说。他不介意人们喊他“光棍”, 他只在意他的四个娃。他是怎么会有了四个娃的呢? 1999年5月, 这个家遭遇变故。王桂明的嫂子突发心脏病, 留下3女1子四个孩子, 走了。最大的孩子才9岁, 最小的还不到2岁。孩子突然没了娘, 靠打临工维持生计的哥哥王达明, 已手足无措。

亲戚街坊说, 家里这么穷, 现在又没了娘, 你让孩子以后怎么办? 跟着你受苦受累? 大家的意思是, 把9岁的大女儿王清送给别人家养吧。事到这份上, 王达明便依了, 把孩子送给了广东的一个老板。

两天后, 在县城打工的王桂明听说了这件事, 疯了似的连夜赶快回了家, 拉着哥哥找到那位介绍领养家庭的乡邻, 拿到了对方的地址。凌晨, 他就动身去武汉, 坐上了开往广州的特快列车。 这是他生平第一次坐火车出远门。此前, 他去过最远的地方是武汉。是和老乡一起打临工时待过几个月。

王桂明家有兄妹五人, 除了哥哥, 他还有三个姐姐。王桂明十岁的时候, 父母双亡, 年长他14岁的哥哥像父亲一样, 关爱着这个小弟弟。他永远忘不了上小学时, 有一天突然狂风大作, 倾盆大雨瞬间就落下了。看着别的同学都有家长送来雨伞雨衣, 王桂明心里有些隐隐失落。正在这时, 他突然听到窗外有人喊他的名字, 原来是哥哥给他送雨衣来了。这天, 哥哥一直等到他傍晚放学, 然后接他回家。经过一段山坡路, 哥蹲下身来, 把他背到背上, 赤着脚一步一步走在泥泞里, 把王桂明背过了那段湿滑陡峭的山坡。哥哥的脊背宽厚温暖。

后来, 三个姐姐陆续出嫁, 王桂明就跟着哥嫂一家生活。嫂子黄落桃是个心地善良的女人, 对小叔子非常关爱, 经常给他买衣服和日用品, 从没让他饿着冻着。初中毕业后, 王桂明开始在外打工养活自己。随着侄女和侄儿的诞生, 他们这个特殊的大家庭增添了无数欢乐。在王桂明心中, 哥嫂的家就是自己的家。当听说大侄女被送人时, 王桂明伤心极了, 眼前浮现着侄女娇小可爱的脸庞, 心里如针扎。

坐了一天一晚的火车, 王桂明一路走一路问, 来到白云区一个高档小区, 敲响了当事人的家门。当打开房门, 侄女一眼看到了小叔, “哇”的一声哭着向他扑过来。养父母迅速拉住了她, 又强行把王桂明往屋外推, 说他认错人了, 并打电话喊来物业保安, 把他轰了出去。

第二天, 那家人开车出小区门, 看见门口的王桂明, 一踩油门, 车子一溜烟地跑了。第三天, 王桂明蹲在小区门口, 被几个陌生男人围住, 威胁他滚远点。还有人对他动手动脚, 他的大腿、后背被打青紫了好几块„„第七天, 那家人见王桂明每天“阴魂不散”, 堵在小区门口, 就主动找到他谈判。说我可以再付你两万元钱, 你不要再来找麻烦了, 我们会对孩子好的。王桂明不要钱, 直通通地说, “我要孩子。她九岁了, 不是两三岁的孩子还没有记忆。她记得家, 记得亲人,

记得我这个小叔, 就算你们给她再富足的生活, 她内心也会一辈子痛苦的。人心都是肉长的, 请你们高抬贵手! ”

对方无言。次日, 主动将孩子还给了王桂明。

手心手背

孩子要回来了, 王家既喜又忧。哥哥忧愁地说, 以后咋养活四个娃呢? “我养! ”哥哥话音未落, 王桂明斩钉截铁大声说。他和哥哥商量, “侄女是我要回来的, 我来养她。”

可是王桂明在当地打工的收入每月只有三四百元, 刚够生活生存的, 怎么养孩子? 为了兑现承诺, 不久他就和同乡一起奔赴广州、深圳的建筑工地做小工, 一天从早累到晚, 也就25块工钱。但就这样, 每个月都固定往家寄回600块钱, 供孩子读书和生活。

“那时, 最怕下雨。一下雨就停工, 就赚不到钱, 急人! ”王桂明说这话时, 语气平淡, 像是在说别人的事, 但蹙起的眉间, 却渗着唯有他知的苦。

2007年, 王家迎来第一桩大喜事。王桂明还记得, 那天, 大侄女来电话说, 叔, 你回趟家, 他赶回家, 迎接他的是侄女烧的满满一桌菜, 还有一张盖着鲜红印章的咸宁学院的录取通知书——王清考上大学了。那天, 侄女哭着给叔叔下了跪:“没有小叔, 哪还有我? ”

王桂明心里盈满幸福。这是他平生吃的最开心的一顿饭。也是最美味的一顿饭

总想着, 这日子会过得越来越好。但厄运再次降临。2009年7月的一天, 正在镇上工地打零工的王达明, 眼前一黑, 栽倒在地。送到医院一查, 白血病晚期。

从外地赶回来的王桂明怎么也不信, 连夜把哥哥送到崇阳县医院和武汉协和医院。复查结果还是那几个字。主治医生把王桂明叫到一边, 劝他, 算了, 放弃治疗吧, 免得最后落得个人财两空。

哥哥一辈子命苦, 兄妹五人中, 王桂明和哥哥感情最好, 不能让兄长就这样走了。王桂明狠狠心, 把原本准备结婚用的100多平方米的房子卖了2.4万元, 然后又东拼西凑, 筹了4万元带到武汉给哥哥看病。

17天时间,4万元钱用光了; 又四处求人借来6000元钱, 把哥哥接回崇阳县医院, 但不到4天, 又用得精光„„一个月后, 哥哥离世。

“你傻不傻啊, 人没治好, 婚房也搭进去了。”乡亲们说是这么说, 可大家看在眼里都心疼。 王桂明一点不后悔。他更担心的是几个侄儿侄女。哥哥临终时, 已知时日不多, 他对弟弟不停念叨着他的几个孩子, 怕他们吃不饱穿不暖, 怕他们没人照顾没人疼。在哥哥床头, 王桂明一字一顿地说, 你放心去, 我来照顾他们, 最起码到他们都成了家。听了这话, 哥哥才咽下最后一口气。

现在, 他是这4个父母双亡侄儿女的爸。另外, 还有哥留下的每一笔欠账。

处理完哥哥的后事, 王桂明把几个孩子召集起来, 给孩子们讲了以下几个原则:大侄女王清已经在上大学, 他负担不起学费, 就靠国家助学货款完成学业; 另外三姐弟的学费和生活费, 由他外出打工来挣, 每月汇钱回家后, 由二侄女王茹意去姑妈家领取, 安排好三姐弟的生活和学习; 四个孩子都要好好学习, 自强自立, 只要有小叔在, 这个家就不会散。

哥哥的四个孩子, 成了王桂明的娃。为了多挣钱, 他来到苏州工业园区一家机电厂打工。初来时, 他什么都不会, 但厂里听说了他的事, 二话不说, 留下来先打打杂, 每个月1200块。因为吃住都在厂里, 王桂明省了不少花费。他一边努力工作, 脏活累活抢着干, 闲时就跟着师傅学喷漆和组装零件, 工资也涨到2400元。厂里的活并不稳定, 有时候忙了需要多招人, 有时候闲了要裁人。不过王桂明的“拼”, 厂里的人看在眼里, 即使身边的工友来来去去, 他始终是老板所信赖的二十人“固定班底”中的一员。

同宿舍的还有两位咸宁老乡, 他们起初看不惯王桂明的“小气”, 从来不请客吃饭也就罢了, 平日除了牙膏牙刷, 几乎什么也不给自己买, 平时就三套衣服换洗, 一件内衣都成网筛子也不肯扔。休息时却哪也不去, 打发时间就只会拉人下象棋, 因为“下棋不费钱”。

每当发了工资, 他第一时间就跑银行给家里寄钱, 隔几天就给家里打电话。大家原以为他寄钱是给老婆孩子花, 后来才得知,42岁的他还是光棍一条, “孩子”倒是不少, 但都不是自己亲生的。自此, 两位老乡才由衷钦佩起他来。也理解了他的怄门了。

在王桂明的姐姐吴新碧家, 一本泛黄的账本上记录着王桂明这几年寄回钱的明细, 其中2011年, 共汇回2.2万元,3个孩子共领用了1.8万元, 余额4000元。

吴新碧告诉记者,22岁的大侄女王清去年大学毕业, 已经在广州工作;20岁的侄女王春, 去年考上黄冈师范学院;18岁的侄女王茹意在崇阳读职业高中;15岁的侄儿王正官, 现在还在上初

三。“平时, 这3个孩子住校, 都从我手里领生活费。每个月, 桂明发了工资就寄回来。”吴新碧说, 两个侄女上大学的费用, 王桂明负担不起, 靠的是国家助学贷款。

一个濒临破碎的家庭, 竟然出了两个大学生, 不禁让当地人啧啧称奇。可是, 这也没什么奇怪的, 因为很早以前, 《诗经》就有云:“笾豆有践, 兄弟无远”, 《辞海》里说, 兄弟就是手心和手背, 当抚摩荣誉感受温暖的时候, 让给了弟弟; 当抵御寒冷迎接挑战的时候, 有哥哥的保护。兄弟, 有福可能不必同享, 但有难必定同担。

你并不是一无所有

转眼12年过去了, 孩子们纷纷长大, 王桂明已是42岁的中年人, 仍是光棍一条。眼看弟弟半辈子过去了, 却仍没能成个家, 姐姐吴新碧坐不住了。由于弟弟穷, 她还几次想给弟弟“骗”个媳妇, 但对方只要一打听, 得知王桂明连套房子也没有, 还带着4个孩子, 谁也不愿意。

有街坊曾给王桂明介绍了邻村一个离婚的女子, 女方觉得王桂明人好, 又勤快, 已经表示愿意和他结婚, 唯一的条件就是希望他不再负担4个孩子, 王桂明得知后, 当即一口回绝。

几个懂事的孩子们也在为叔叔的婚事担心。就在2011年除夕的晚上, 姐弟几个开了个家庭会议, 在大姐的提议下, 四姐弟决定以后靠自己的能力养活自己:由大姐打工挣钱供最小的妹妹和弟弟上学, 二姐的学费靠国家贷款和勤工俭学来完成。姐弟四人还击掌盟誓, 相约以后一定要孝顺小叔。

第二天是大年初一, 当姐弟四人一本正经对王桂明宣布这个“决议”时, 王桂明眼眶红了, 愣了半天, 他说了一句话:“如果没有你们这4个娃, 我就真的一无所有了。”这几个孩子最懂得啥叫一无所有了, 听了叔叔的话, 他们抱着叔叔痛哭了一场。

很多人都劝王桂明放弃这4个“拖油瓶”, 但他说什么也舍不得。“孩子们已经成了我全部的精神支柱, 再苦再累, 我也要把他们都供出来, 起码要等到他们全部都成家, 为了他们, 我心甘情愿打一辈子光棍。”

“光棍爸爸”的故事传出后, 感动了鄂苏两地许多人。苏州电视台《全城热恋》栏目主动找到王桂明, 邀请他加入18个男嘉宾的队伍, 挑选自己心仪的女嘉宾。以前该节目都是由女方根据男方的描述进行挑选, 但这次他们要来一次反转, 让王桂明在节目中根据自己的要求, 从女嘉宾中寻找合适的另一半。“这样的好人, 值得更多苏州市民了解。”

据悉, 目前已有多位女方对王桂明表示有兴趣, 愿意“进一步互相了解。”

网友们也纷纷在论坛对王桂明竖起大拇指, 赞扬他是“有情义有担当的汉子”, 很多人表示愿为他和孩子们捐款捐物。可王桂明一一谢绝了, 他说, 我年纪并不大, 有劳动能力, 不能接受别人的捐赠, “请把钱捐给更需要的人。”

2012年春节过后, 崇阳县相关部门主动联系王桂明及其侄儿侄女, 县领导前往县职校和大集中学, 看望了“四孤儿”中的老三和老四, 并为姐弟俩送去了慰问金和生活用品, 表示今后将按国家相关政策, 给孩子们享受相关救助金政策。政府的关心让王桂明和孩子们倍觉温暖。 本刊记者采访王桂明时, 他高兴地透露出一个好消息, 咸宁本地一家汽车销售公司看中他的人品和强烈的责任强, 愿意开出高薪聘请他回家乡工作, 以方便照顾孩子们。

王桂明的床头, 摆放着哥哥的彩色遗像, 只要在家, 他都要把它擦了又擦。他坚定地对记者说, “我现在已经看到了光明, 哥哥交代的事我一定会完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