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醉在纳兰容若的世界里
初三 记叙文 1114字 730人浏览 好好先生ye

沉醉在纳兰容若的世界里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长相思》

认识柳永,想寻找“花间词人”的情感密码;走近辛弃疾,是想触摸一颗壮志难酬的心;读席慕容,是想感受隐约朦胧的小资情调;沉醉于纳兰性德哀感顽艳的词,是想…… 纳兰性德何许人也,究竟何德何能,他的词竟“家家争唱”,荣膺大清王朝“国初第一词手”?

纳兰性德,字容若,正黄旗人,是康熙王朝权倾一时的首辅之臣。他天资聪慧,博通经史,工书法,擅丹青,又精骑射,十七为诸生,十八举乡试,二十二殿试赐进士出身,后进一等侍卫,三十一岁因寒疾而逝。其人品与词品都与南唐李煜有着惊人的相似,被称为“清朝李后主”。 纳兰词愁心漫溢,恨不胜收。“梨花一枝春带雨”的意象美丽而凄婉。他路过人间, 偶尔停

留, 人间用悲喜为他作了一次停顿,31岁, 即作永逝,“惊鸿一瞥”。他就像昙花,亦像烟花,花期如此之短暂,却在这世间留下太多太多芬芳,太多太多凄美,记忆淌过时间的长河,驻足人们心中最柔软的角落。

“人生若只如初见”,此句,参透了世情,问懵了苍生,短短七字,炸断了多少故事的尾巴。小时候听故事,喜欢听故事遥遥的开头。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个美丽的地方,有某个人,在某一天……一切刚刚开始的时候都是美好的,可是后来的故事总是那么凄惨。 如若,人生只如初见,愿宝黛初会就各自转身,两两相忘,省却那滴不尽的相思血泪抛红豆。如若,人生只如初见,诸葛亮隆中相见,清茶奉君,转身就该掩了柴扉,关门高睡,不六出祁山,光复汉室……一切都在变数,猜得着故事开头,却往往料不到最后的结局,没有人能躲得开,尘世后那只翻云覆雨之手。 纳兰词中好句斑斓若星河,但每次读到“当时只道是寻常”这一句,心就像被锤子重重敲击着。很多事,很多人在你遇见之时,没有

太多的感触,没有特别的印象,比方妈妈无微不至的关怀,比方同窗四年的友谊,你认为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当你失去,再回味,才发现一切都不复存在了,只因“当时只道是寻常”。

他不倦不悔地倾述对感情的执着,对友情的坚定,像一道道疗伤的温泉汤药,温暖了、唤醒了我们冰封的情愫。

纳兰性德的词,清新隽秀,哀感顽艳,卓然而立,婉丽凄清。一如其人,豪放是外放的风骨,忧伤才是内敛的精魂。

我想沉醉于纳兰性德那哀感顽艳的词,是因为我期待出现一个有情有意的空间, 期待一份天长地久的情愫。

青衫泪尽声声叹,融化得了冰山,唤不回已逝的人。他终于看见老天的惩罚——是要他在最完满的人生中体会到最大的不完满,像梨花在春光最盛之时凋谢。

沉思往事立残阳,当时知道是寻常。 看得见开始,料不到结局——一生恰如三月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