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朋友
初二 议论文 2108字 170人浏览 爱咳嗽1990

论 朋 友

撰文:李文进

论到朋友关系,总觉得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比如,由陌生人到朋友,总是要经历许多自我心理防线的突破,感觉你的心扉是一点点地向对方展开的;有的则不然,比如一见如故、相见恨晚等等,似乎冥冥中早有预备

我们很难想象,为何两个人萍水相逢,就能一见如故? 随之而来的新朋友带给你的也许是欢喜和牵挂,随着价值观的交锋和碰撞,你们或者联系的更加紧密;也许很快会走向一种相识的陌生,他们躺在你的人脉圈里似乎成了“僵尸友”,或者完全是另外一种境遇。这个新朋友带给你的也许是机遇和挑战,也许是烦恼和痛苦,也许是水火不容和冲破禁忌的融合,一种欲望的沟通。总之,因为朋友,它打破了你生活的平衡,触动了你原本安逸的生活圈。

朋友也许成就了你的事业和家庭;朋友也许毁了你一切原本还算美好的东西,然而,这一切似乎都因为朋友„„。

作为个体的人,似乎能力再大,他都需要朋友,在受到伤害之后对何为朋友的定义就不在那么模糊,古人有云,择其善者从之,其不善者改之,然而生活中并非如此,正如某位哲人所说的那样,世界是联系的,每一个自然人都是这个社会的主体(西方社会叫着合法纳税人),因此,我们需要多一点关爱,少一点猜忌和算计,多一点援助,少一点索取、多一分单纯,少一点心

机,这个世界一定少很多烦恼的。有一个群体,有一种人,他们似乎年龄越大,经历的坎坷越多,吃的苦越大,他(她)似乎活的越来越单纯,我几乎相信这样的人生境界,因为,当他有了一个救恩的朋友,他会好起来的。然而,世间许多事情,似乎都将人性的良知掩盖了,雾霾模糊了人们的心扉,导致朋友关系变得复杂。

在商海打拼的人们发现,有的人善于交际,朋友很多,但仍然看不到他的快乐;有的人不善言辞,朋友虽少,确是真朋友多,有的人见面就称兄道弟,饭桌上高谈阔论,古今中外无所不知,似乎关键时刻能帮你的并不是那些“鸿儒”。现实中发现在人与人的交往中,总是白丁很多,儒者仁心的少,在你事业上真正能给你帮助的凤毛麟角,这让我想起了白居易的一句诗:“试玉要烧三日满,辩友须待七年期”,古人的经验之谈何尝不是我们的间接经验呢?有的朋友平日里嘻嘻哈哈,拍胸脯保证,遇事就闪烁其词,眼神游离不定。似乎没有几个人愿意在朋友需要的时候说,我愿意帮你„„。最有趣的是关键时刻帮你的朋友不在于和你相处相识多少年,有的人一见如故,乐意在你需要的时候支援你;更有意思的是,当你认为有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更容易帮你的时候,你竟然发现,那曾经谆谆教诲你的“鸿儒”答复你的竟是美丽而崇高的虚伪,并且是受教于崇高而失望于单纯。

都说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有的朋友虽然并不直接给你带来物质上的帮助,但他可以是你精神的导师、或是心

灵的慰藉、亦或是你人生道路上的向导、或者是你心仪的长者。然而,这种精神上的帮助更是一种纯真的利益驱使,尽管他不能解你生活上的燃眉之急,但他一定能尽其所能帮助你。他会是你坚定地支持者。你会因为有这样的朋友终生受益。

有的朋友打破年龄和性别的障碍,成为忘年交,或者红颜知己,他是隔代人和跨性别之间的人找到了一种共同价值观、共同兴趣爱好有着强烈沟通的愿望,他不因为他的年轻而自高,反而因为他的睿智和锋芒的思想所吸引,她不因为他的性别不同而局限于两性话题,乃是一个才子佳人。一个意气风发,或者一个纯情睿智,一个曾经沧海,他们和她们不应为异性相吸,乃为人格魅力的吸引和智识的交流,这种关系的存在可以是实际上的朋友,也可以是网络空间的,完全不以对方的意志为转变。

活在当下,可谓天涯海角,朋友满天下,这在90年代,那一定是很了不起的人啦,今天,完全改写你对朋友的定义了。你可以随便就拉进来一个,也可能随时就把你拉黑,这就是朋友圈,他(她)可以不需要见你面,但他几乎随时知道你在干什么,除非你不出现在朋友圈子里。你可以和很多朋友24小时零距离结束,成为全天候的朋友,但是,由于这种网络化的时代,朋友不再需要深深地眷恋,似乎一切都是浅层次的沟通,甚至连恋爱都变得那么简单自白和没有距离感,因为每个人几乎要在同一时段处理与多个朋友的关系和工作,如果让你们隔空探讨某些问题(除非你不需要工作)往往要耗费你大量的精力和时间,这样下

去,你就真是被陷进去了。

我深信,“朋友圈”已经改写了所有在线朋友们的观点,他们看似无禁区地沟通,实则心门封闭的更严,他们只是大海中许多漂流瓶子中的一个故事而已,还有那么多未被挖掘的潜在的朋友太多,你似乎变得疯狂地接受邀请和发出你的确认和邀请,但是,你会慢慢地发现,情感危机就在朋友圈,他一点一点地稀释你的真我,使那虚拟的似乎变得更加清晰,使那真实的变得更加模糊,因为你在和世界走的越来越近,而且从未有过那么的近。

朋友,谁来拯救我们的朋友圈,谁来做你最真的朋友,我突然发现,有一种力量,他正在把逐渐下沉的我向上、再向上提升,使我重新得见光明,使我重新获得抗拒诱惑的力量。他是我一生中最美的朋友,用尽世间的赞美和沙漠中的玫瑰来形容这位朋友的尊贵都不为过,因为是祂让我看到光明,是祂让我得到灵魂的拯救,祂对我的爱情超出世间的朋友的爱,祂就是我的灵魂可以得着依靠的自由永有的救主。

2015年7月8日于 心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