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义范文
高中 其它 3141字 2520人浏览 落旅

1 近而不染 吕顺成

君子常常贴有“舍利取义”的标签,人们理想中的君子之风也往往是高洁无瑕,将利益踩在脚底下,不允许沾上一丝铜钱味。

但在马克思眼中,思想一旦离开利益就一定会使自己出丑,认为世人对于君子之风的看法是偏激的:一个脱离了“利益”而“完美”的君子在马克思眼中不过是一个做作小丑。

有人搬出孔夫子的话“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认为与利益搭上边的人是平庸无为的小人。其实不然,君子不过是重义大于重利,小人反之而已。君子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当他们驰骋在思想境界深远的世界里,或许忘却了俗世利益的牵绊,但当他们回归平凡时,还是需要为自己的基本生活考虑。否则,成了完美无瑕的圣人,却把自己给饿死了。

因而,君子对“利”当近而不染。

思想不能离开利益,风花雪月毕竟只是精神粮食,没有人可以不靠物质生活,即使是精神粮食异常丰富的圣人:因此君子当近利。

同时,利益不能占满人的整个思想。“喻于利”的是小人,染上只知追名逐利的世俗之气的是小人:因此君子当不染俗气。

梭罗是“近而不染”的典型例子。他不得不为生计四处奔波,赚取生活费,然而在他闲暇时,他沉浸在瓦尔登湖的自然风光中,暂时抛却了世俗的一切,将自己融在了瓦尔登湖里,摆脱了身上的枷锁与羁绊,洗去了世俗的尘埃与渣滓。

2 近而不染,才是真正的君子之风——它是一种面对名利诱惑谦逊而不拒之门外、接受而不沉沦的姿态。这就需要强大的自控力与意志力,因为很多人一旦投入利益之中便难以自拔,只要嗅到一丝金钱之味便会毫不犹豫地扑上去。听到利益的召唤仍谦逊地与之保持一段距离,比丝毫不食人间烟火困难得多。 于名利,不近者洁,近之而不染者尤洁。真正的君子当如后者,不刻意清高、不沾染俗气,方才是一个真实的、值得敬佩的思想者。

心存浩然之气 黄晓辉

子曰:“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而马克思却说:“思想一旦离开利益,就一定会使自己出丑。”两者似有莫大矛盾:马所指,没有真正不图目的的思想,既然思想是“有利可图”的,那么所谓“子曰”的仁义君子看来都是假道学,伪君子之类吧。

其实不然,两位先哲只是看问题的角度不同罢了,两家之言都是正确的。孔子所追求的是不慕名利,不谈富贵的君子形象,是相对于小人而言的,重在个人修养、为人处世的态度。隐含条件是有对比的,有选择项的。类似于孟子的“舍生而取义者也”,即人在类似环境具有自主选择的权利,权衡之下,君子会求义,小人会求生。换句话说,这是不得不在利、义之间所必须做出的一道痛苦的选择题。舍生者凛然正气,求生者则似乎仁义不足。这种分法,黑白分明,一刀切,却没有模糊的边界,表明了利、义这两个非空集合并没有交集,道德存属取向上即为非正即反。

3 而马克思则将利、义这两个集合定义为有交集。即所谓求利者并不一定都是小人,心存浩然之气之君子有时也会谋小利而动。然而此时“利”的概念却非大家的定俗成的金钱,名财,而是更加具有广义性,可以指能促进人发展的工具,也可以指有利的条件。所以马克思说,“思想”都是为了“利益”。

由此观之,在道德取向这样的大问题前,我们不可只持一家之言就否定天下事。孔子言君子喻于义,马克思说,我们的思想是要有利益的。所以,何不我们将两者的观点结合起来,做一个心存浩然之气,却能为自身、他人、甚至于社会谋利的君子呢?

貌似此为无稽之谈,但其实是容易做到的。在街边看到了垃圾,你将其拾起放入垃圾箱内,你宣扬了美德,且又美化了社会,诚信考试时,你学会慎独,有保证了公平,公交车上让座时,你懂得孝顺,又传递了爱心……可见,人在完成道德修养之时,是同样可以为自身、他人甚至于社会谋利的。

心存浩然之气,滋养小草、野花、大地,乃至日月乾坤,浩瀚星辰,留下的是划落天际间闪耀的流星。你是选择为他人的光芒所吸引呢?还是抉择取义,心随利动,在天地间留下名利双收的佳话呢?

至人喻于“利” 石晴宇

先哲孔子告诫世人,欲为君子,当喻于义,不可喻于利。儒家之道,向来鄙弃功名利禄。伯夷叔齐不食周粟,为义忘利,以至抛弃生命,此为君子。文天祥“留取丹心照汗青”,在卫律之流封王拥众、马畜弥山之时独赴黄泉,心指南方,至死方休,此亦可谓君子。

4 可见君子放弃一己私利,为自身清洁,为道义光大,不会与小人同在世间俯仰。

然而,马克思说,离开了利益的思想会使自己出丑。言外之意,思想当与利益并行。而这似乎与孔圣人语大相径庭。但细细想来,二者并无冲突。前者限于个人角度:一己之私固不可求;后者则并不仅仅局限于个人,作为伟大的哲学家、革命家,马克思一生致力于改革和发展,他的“利”是着眼于全人类的。

君子可以为一己之义放弃一己之利,而“至人”却殚精竭虑,为芸芸众生谋求福祉。他们的思想中处处包含着民众的利益,他们不愿做隐士,而自愿奔赴世俗之流,劳碌奔波,在利益之海浮沉,一马当先冲破荆棘,留下身后的康庄大道。

小人喻于利,君子喻于义,至人喻于天下大利。

有人像伯夷叔齐隐遁山林,有人像文天祥以死殉国,但还有人不做喻于义的忠臣,而做喻于天下大利的良臣。至人不会讲忠于某个王朝作为最高准则,他们忠于天下黎民。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革命志士方志敏曾在《清贫》一文中调侃:革命者都是清贫的。他们处于利益的风口浪尖,本可以选择富有,也可以选择一无所有。但他们是君子,更是至人,凭借博大的胸怀,以天下为己任。因为心怀他人的幸福,所以讲利益作为思想的导引,而非汲汲以求的私利,或是标榜格调的工具。

至人喻于“利”。他们摒弃私利,转而求取众人之利。人之立志,也应如此。当今之世,多少人只求一己之安乐,只低头追求安逸的物质生活,而缺少为社会争大利的勇气与胸怀。

至人默默奋斗、奉献、燃尽一生汲汲求取“利”,即使归于寂灭,也终会雁过留痕,无愧于天地。

思利未必小人 顾兆麟

5 孔夫子曾冠君子于义之名而以利之名冠于小人,而在马克思的眼中,思想是离不开利益的,为何?

小人谋利乃是谋私利。他们的思想中充斥着“自我”二字,于是便想方设法利己,追求自我利益的最大化。然而,他们所求之利,只是自私自利,同时又往往以损人为代价。他们被动地追求利益,成了利益的奴隶,失去了赤子之心,因而备受诟病。

然而,若思想中不存一丝利益的念头是否可取?答案显然也是否定的。一切的思想最终均为实践服务。若是没有利益,思想将没有实践的必要——它也将不具备任何意义,无法改变思想本应改变的现状。此类“思想”,或许称之为“畅想”、“空想”更为合适。那是空有包装的食品,徒有其表,而无营养。这或许就是马克思所说“会使自己出丑”的原因。

因此,思想中还应保证利益的存在。与此同时,又应避小人之利,转而追求更高的境界。为城市街道的清洁默默劳动的清洁工人,无论严寒酷暑始终如一;戍边将士、为“飞天”“探海”等技术突破不懈奋斗的科学家们,他们或许也有私利,但更多的却是为他人、国家、社会的利益而奋斗着。他们的付出换来的是更多人的幸福,他们也将收获更多的肯定和赞许。

思利未必小人——思利是迈向“君子之义”必须的步骤。关键在于对利益的选择。当官员选择贪污受贿,即便身处高位亦是小人;当普通人选择为受灾的同胞捐钱捐物,即便是街头乞丐也可称为君子。人会选择利己,往往出于即使奉献也一无回报的考虑,但这么想的人往往忽视了一个关键:当你思想中的利益是更多人共同向往的,甚至是全世界通行的公利之时,你为之奉献的一切都将在更广阔的领域里开花结果。能耳闻目睹自己所做出的任何一点积极的改变,不就是最好的报酬吗?

无利益,不人生。我们终究无法摆脱利益的束缚,却有办法通过提升自己的品行来把握利益。小人被利益侵蚀,君子则与利益为友。既然利益本身并无光彩可言,我们就用自己的内心和行动使其焕发光彩——伏一魔而成一圣,何乐而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