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我的母校二
初二 散文 1390字 197人浏览 太阳雪04

怀念我的母校二【念想】我们的黄妈

早想为黄妈写段文字,上次朋友让写母校回忆的时候徘徊很久,后来写了“瓦哥”,是怕拙笨的文字不能详尽内心的感恩与思念。我们的黄妈,我们的老妈。

昨日孩子们很多打来电话道别,一声声“叶爸……”除了感动和感伤,不由地全是我们的黄妈。昨夜大雨倾盆,梦里依稀回到了母校,回到那个熟悉的教室,那个最靠窗的位置,早上的朋友圈,发现母校的复读班招生信息,亲爱的老妈又当仁不让地是文科的老班,16年,从我们开始做高三班主任整整16年,做复读班班主任15年。

在青春期的尾巴上分到了文科班,高2001届5班。实话一开始挺失落,也没有多少斗志,一群同学整天画画,改诗,出糗的事情层出不穷,黄妈接手了范sir 的班主任,开始给我们目标,给我们一群“野孩子”一个温暖,今天想来最关键的给我们一种性格人格的塑造,改变了我们绝大部分人的内心,这个对于我们,对于我来说才是最为重要。包容我们的小心思,小小的狡猾,我们想吃火锅的时候,骗她说张硕生病了,她给我们钱,以为她不知道,多年后师生聚会,她笑着告诉我们,早就知道只是不拆穿。我们去打游戏上网,她深夜找到我们,没有骂我们,但她的眼神至今犹记,后来再也不敢偷跑去上网。重来不阻止我们交“笔友”但所有的信件必须有文采,不可以给文科班丢脸。我们被欺负了,她第一个来维护我们,甚至和当时的教导处主任现在的陈校长理论……没有老妈当年的温暖,就不会有后来的我们,特别于我,从小几乎一个人长大,在初二和高二这两个性格形成的关键时期所幸在高二遇见黄妈,今天想来就如同今天的自己,内心淡然地给了我们太多的影响,她用她的魅力影响甚至说改变了我们这一群人。

2001年的高考,被宜宾学院专科录取,选择了出来做事,跟着一位叔叔管工地,又跟着叶家大哥学做木匠,中间黄妈来过很多次传呼,后来老妈请调往一中的杨妈给我写了一封长长的信,洋洋三页,当场泪崩,至今装裱在老家的卧室。其中的一句我现在常常用来激励我自

己的孩子们“你是一个能比别人更能去感受和明白自己内心的人,你感受的幸福比很多人真实,不一样,但是没有象牙塔的四年,你未来感受幸福的能力会有所欠缺的,去吧,记得你的初衷,去吧,那有你最该看见的幸福……”没有犹豫地给黄妈电话,“老妈我可以回来吗?”“教室里有位置,明天早上来报道吧。”回家收拾书本,告诉母亲,我决定去复读,一定考到本科。

于是,我,菠菜,毛人,厨子,猴子,宣,西门,小攸,丽姐……出现在了新一届文科班的教室,班主任,我们的黄妈。复读的日子是有压抑的,是特别辛苦的,落下的得补上,新的要学习,怀念那段岁月,老妈的鼓励,无论学习还是生活的关心,老同学的探望和祝福。一年,那一年,匆匆却实实在在。一年后考文科综合的发挥,幸运的被川师院录取,选择了继承老妈的衣钵“政治”那是最初的情怀。没有太多感谢的话语,老妈面前深深的一鞠躬,这个传统被我现在的孩子们也继承了真好。老妈第一次喝酒,在我家,像个孩子,比我们还开心……

今天,我们这群人都早已经成家立业,很多奔向了远方,我们也为人父为人母,但在老妈那我们依然是当年的那群孩子,老妈早已不仅仅是我们的老师,她是我们的亲人,我们的婚姻,我们的工作,我们的想法,她是最好的导师,而我内心的力量,她是最初的本源。

内心中深深地祝福,每一次见面,她都笑颜如花,每一段人生,她都幸福安康。想念,我们的黄妈。

老妈,我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