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燃心中的明灯
初二 其它 1572字 598人浏览 伊年珊

点燃心中的明灯

张仁斌

各位教师、同学

你们好!我今天演讲的题目是:点燃心中的明灯。

最近看到一则报道,济南一15岁女孩,策划了一起劫车杀人案。这个女孩名叫童童,系济南某中学辍学学生,为了钱财,伙同三个男青年劫持一辆出租车,并将司机残忍地杀害。报道中没有提及15岁的童童是怎样辍学,怎样走上犯罪道路的,但我想像得出,逃学、说谎、不接受师长的劝告,小偷小摸,对她来说肯定是家常便饭,大恶由小恶渐习渐染而成,古人云:“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为之。”逃学、说谎、打架、滋事,在一些同学看来也许是小事,但它却侵蚀健康的心灵,使人贪图安逸,不思进取,过早的将大好年华交给了堕落,曹植写“铜雀台赋”时不过十九岁,莫扎特写著名的一百八十三号交响乐时才十七岁。同这两个人相比,童童是不是过早地断送了自己的成功?

丑陋的心灵犹如荒芜的荆棘地,杂草丛生,绊住人前行的脚步;美好的心灵犹如一盏明灯,使人保持高尚的节操,健全的人格,昂扬的精神。美好的心灵很脆弱,它经不起一点点恶行恶念的玷污。

一次逃避责任的说谎,一次偶然的顺手牵羊,都可能使我们的心灵蒙尘。诱惑邪恶总以华丽的外衣引诱着年少的我们。而一时过失,就可能成为堕落的导火索,据说古罗马有个皇帝,经常派人观察那些第二天被送上竞技场与猛兽空手搏斗的死刑犯,看他们等死的前一夜,是怎样的表现,如果发现居然有能够呼呼大睡,面不改色的人,便偷偷在第二天早上将他释放,训练成带军的猛将,恶行恶念便是竞技场、便是猛兽,它们在考验你是否有成为曹植、莫扎特的可能。

小女孩童童过早地使自己离开了教室,离开了校园,离开了欢乐,犯罪后的她也许会想,没有阴影的生活多么美好啊!可以尽情地游戏,可以躺在父母的怀里撒娇,可以自由舒畅地学习„„,但这些都已离她而去,人总是在失去时才知道拥有的可贵。再想想我们,我们中间是不是也有很多同学正在重复她的故事呢?怪异的发式,成人化的衣着,呼朋唤友的喧闹,没有节制的挥霍„„,我们不正站在泥潭的边缘,慢慢滑向万劫不复的潭底?“孟母三迁”讲述的是一位殷殷期盼儿子成人的母亲的故事,而我们每个人的父母、师长又何尝不是正在做着孟母式的努力?别厌烦关爱的唠叨吧,也许正它使你躲开了不幸,别拒绝那伸出的帮助之手吧,也许正是它拉开了与你擦肩而过的罪恶;别放弃自己吧,只有一次的生命不能

轻言不再努力,我们没有理由放纵自己。灿烂的阳光,花季般的年龄,热闹的生活,充满挑战的未来,都提示着用一个闪光的心,迎接生活的丰富多彩。

“与善人交,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与恶人交,如入鲍室之肆,久而不闻其臭”,“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些都说明一个问题,交友不可不慎,友谊是人生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友谊匮乏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人生,人生的道路上,我们每一步的成长,都伴随着旧友的搀扶,新友的提携。益友如良师,能以宽广的的胸怀容纳我们的不足,而又能以二十分的耐性帮助我们洗刷掉哪怕是一点点的瑕疵,把友谊定位在吃喝,胡闹上的人,他们的友情除了庸俗以外,还潜伏着危险,这种用功利目的捆绑起来的友谊,在将你推向悬崖的同时,又迅速地离你而去,而友情塌方,带来的心灵的裂变是不可估量的。

青春的眼睛应该是好奇、清澈的,青春的精、气、神洋溢着咄咄逼人的生机,青少年是花朵,是希望,我们该怎样书写自己的青春呢?用理想,用信念,用追求„„理想能使贫瘠的土地发出绿意,信念能使懦夫变成勇士,在自己的心田栽植下理想、信念、希望、追求吧,它能荡涤你心灵的尘垢与躁动,点燃你眼中的童真之火 ,每个人都希望得到别人的承认和尊重,人们敬重的永远是那些自强

不息,知道别人的脸色和自己的血色,知道别人的语调和自己格调的人。允许自己犯错,纵容自己的欲望,便是自毁、自弃、自欺。年轻的我们,点燃自己心中那盏真、善、美的明灯吧,无论面对怎样的诱惑,它必将指引你成为成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