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代悲观虚无以乐观的哲学
初三 其它 2841字 181人浏览 xing1080

替代悲观虚无以乐观的哲学

——更换我的人生哲学

没有意义\虚无感\悲观主义

加上, 斗争哲学\强人哲学

尼采和叔本华, 意志论的出发点就是悲观主义. 虽然尼采的超人哲学走向了乐观, 但整体前提是悲观的.

斗争哲学和强人哲学, 曾经支持我发展, 但是在现在阶段, 已经深深影响到我的发展.

对于欲望和声色犬马, 自己纵然放不下. 未来精神上的快乐, 必须放弃感官上的快乐.

我需要提出”悲观主义和虚无主义”, 保留斗争哲学和强人哲学.

这样选择的信仰是“儒释道”或者王阳明、曾国藩、稻盛和夫等等(这些都是政教,都是正派)。

其中,从哲学家本身的活法和生活方式来看,我暂时接收稻盛和夫的哲学。原因有1)其哲学比较成体系;2)其经营和奋斗方式,自己比较接受。

原来为了意志,现在为了灵魂、自性、心性、心中佛。(或者致良知)

这是价值主体的变化。什么是有价值的,为了什么而做事和活着。

六波罗蜜。

六项精进。

人生工作的结果=思维方式×热情×能力,这里自己改变的就是思维方式,该悲观的思维方式为积极乐观的思维方式。

自己要学习LP 用积极地方式思考和工作。

四个老婆的故事

有一次,释迦牟尼在法会上给他的弟子们讲了个故事:

从前有个商人,娶了四个老婆:

大老婆是他四台大轿,明媒正娶过来的,但她经常躲在房间里不出来,因此商人也很少到她那里说话。

二老婆是他和家丁费尽周折从外地抡过来的,可称得上是让无数男人为之动精的绝色佳人。

三老婆论姿色很一般,不过她精于算计,打得一手好算盘,整天打理内外,让商人可以当甩手掌柜,商人也很是满 意。

小老婆呢?长得美丽又善良,每天像影子一样跟着商人寸步不离,商人也经常带着她在各种场合与自己的那些生意 场上的朋友周旋。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光阴似箭,商人上了年纪,身体也一天比一天差了。这一天,一家人用过了早餐,商人对他 的几个老婆说道:“我的身体越来越糟糕了,生意也大不如前了,往日我对你们都不错,现在是需要你们照顾我的 时候了,我也要把咱们的仆人、家丁辞掉了。”

小老婆说:“我还那么年轻,哪里能前后在你身边伺服啊?我自己都需要人照顾呢。” 二老婆说:“当初我就不愿意嫁给你,是你把我抡来的,现在也该是我离开你的时候了。” 三老婆说:“你老了,我也不用考虑维系我们的感情和算计你的钱财的出入问题了,我也该考虑我自己今后生活 了。”

这时候商人看了看他的大老婆,令商人出乎意料并感动不已的是,这个老婆话都没说,就起身走过去,坐到了他的身旁,表示默许。

讲完故事,释迦牟尼问众弟子:“你们听明白了吗?这四个老婆就是人生的四个方面啊!” 禅悟管理:

小老婆是指人的肉体,人死后肉体要与自己分开;

第二个老婆是指财产,许多人为了金钱财产辛苦劳作了一辈子,死后却不能将它带走,只能带着遗憾离开人世;

第三个老婆是指自己现实中的妻子,虽然生前可以相依为命,但是死后还是要分开的,永远不可能求得永世相伴

大老婆是指我们自己的心灵,也即人的自性。不可以不在乎它,但是它会永远在乎你,永远忠诚于你,无论你 是贫穷还是富贵,快乐还是痛苦,它与你永不分离。 身体是本钱,固然重要;财产是基础,亦不可缺;老婆是伴侣,少了会寂寞;但最重要的还是自己,还是自己 灵魂和天性,把它培养塑造好, 你才会一生受用不尽!

外财固然好, 内财更微妙!

四个妻子 ∙

发布时间:2006-05-15 文章来源:[标签:出处] 作者:管理员 点击次数: 366 字号:放大 普通 ∙ 从前,有一个汉子娶了四个妻子。

第四夫人深得丈夫的喜爱,不论坐着站着,工作或休息,丈夫都跟她形影不离。当她每天洗澡、梳发,甚至更衣、添衣时,都能得到丈夫的照拂,只要她喜欢什么衣服,丈夫都肯买给她。她喜欢吃什么,就给她买什么。不论丈夫去哪里,都会偕同她去。丈夫对她言听计从,非常宠爱。

第三夫人是经过一番辛苦才得到,几乎是向别人抢来的。所以,丈夫常常在她身边甜言蜜语,但不如对第四个妻子那样宠爱。

第二夫人常常见面,互相安慰,宛如一对能够推心置腹,尽兴谈天的朋友,只要在一块儿就彼此满足,一旦分离,就会互相思念。

而大夫人,简直像个婢女。家中一切繁重的劳作都由她担任。她身陷各种苦恼,却毫无怨言,任由丈夫驱使。她得不到丈夫的半点爱抚和只字片语的安慰,在丈夫的心里几乎没有她的位置。

一天,这个汉子必须离开故乡,出国做长途旅行,他对第四个妻子说:

“我现在有急事要出国,你肯跟我一块儿去吗?”

第四个妻子回答:“我可不愿跟你去。”

“我最疼爱你,对你言听计从,为了取悦你,我全力以赴。怎么现在不情愿陪我一块儿去呢?”丈夫惊异万分,不解地问。

“不论你怎么疼我,我都不想陪你去!”第四个妻子固执地说。

丈夫恨她无情,就把第三个妻子叫来说:“你能陪我一块儿去吗?”

第三个妻子回答:“连你最心爱的第四个妻子都不情愿陪你去,我为什么要陪你去?”

丈夫说:“你可知道我当初追求你,费了多少心血吗?不管寒暑、饥渴,我都为你尝过了。有时为你赴汤蹈火,遇见强盗,与人纠纷,几乎粉身碎骨,好不容易才得到你。为什么现在不肯陪我出去呢?”

不管他怎么说,第三个妻子仍心坚如石,就是不肯去:

“那是你自己百般追求我,而不是我追求你。如今你远赴国外,为什么要我陪你出去受苦?”

丈夫恨第三个妻子的无情,不得不把第二个妻子叫过来说:

“你能陪我出国一趟吗?”

“我受过你的恩惠,可以送你到城外。但若想要我陪你出国,恕我不能答应。”

丈夫也憎恨第二个妻子无情无义,就叫第一个妻子过来说话。

“我要出国旅行,你能陪我去吗?”

第一个妻子回答:“我离开父母,委身给你,不论苦乐或生死,都不会离开你的身边。不论你去那里,走多远,我都一定陪你去。”

他平日疼爱的三个妻子都不肯陪他去,才不得不携带决非意中人的第一个妻子,离开都城而去。

原来,他要去的国外乃是死亡的世界。拥有四个妻子的丈夫,乃是人的意识。第四个妻子,是人的身体。

人类疼爱肉体,不亚于丈夫体贴第四个妻子的情形。但若大限来临,生命终结后,灵魂总会背负着现世的罪福,孤单寂寞地离去,而肉体轰然倒地,没有办法陪着前去。

第三个妻子,无异于人间的财富。不论多么辛苦储存起来的财宝,死时都不能带走一分一毫。

第二个妻子是父母、妻儿、兄弟、亲戚、朋友和仆佣。人活在世上,互相疼爱,彼此思念,难舍难分。死神当头,也会哭哭啼啼,送到城外的坟墓。等到把死人埋在地下,他们垂头丧气地返回家舍。但用不了多久,就会渐渐淡忘了这件事,重新投身于生活的奔波中。

第一个妻子则是人的心,和我们形影相随,生死不离。它和我们的关系如此密切,但我们也最容易忽略了它,反而全神贯注于虚幻的色身。我们应该多多照顾忠诚不二的大夫人,给我们的心灵一些智慧的活水,才是善于享受人间至爱的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