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角落
初三 记叙文 5019字 555人浏览 感性的孙萧

蓝色调的办公室,银白色的电脑,刚冲好的咖啡。夏芷那起小陈刚送进来的文件走出了办公室。每个礼拜一下午都有会议,夏芷是这家公司酒店的副总经理。夏芷总是保持着她干净的笑容,这样可以提高亲力,也可以帮助她和同事间的沟通,夏芷总是受同事的尊敬。一小时四十五分钟的会议结束,人们从二十五楼乘

电梯下来,大厦前的小车一辆接一辆开走。夏芷依然保持着她干净的笑容,然后回家,她今天升职了,成为明升有始以来最年轻的总经理。城市里有着数不完的故事,而总是有人在不倦的数着永远也讲不完的故事。

夏芷习惯每天黄昏看着窗外成排绿得发亮的梧桐被不再炽烈的夏天的风吹动,男孩子骑着单车载着心爱的女生回家然后消失。水泥地上散发着白天的余热。

华灯初上,繁华的城市再一次躁动起来。光与光之间构成了精美的图画,人与人之间形成了城市不眠的夏夜。粉红色的背心,超短牛仔裙,精致的水晶鞋。胸口刺画着只有一只翅膀的漂亮女生走进一家叫“昏天暗地”的酒吧。啤酒还有香烟,重金属的音乐和摇摆不定的青年。她点了一根烟,游移不定地看着周围的人,妩媚的笑容。一个带着红色领带的男人向她走来。

“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她把烟轻轻吐到那个男人脸上, 挑衅的眼神。

“现在已经很少人用这个牌子的香水,因为过于凛冽,很少人配得上,你很特别”。

“哦”微微翘起的嘴角,她把那个“哦”拖的很长,双手搭在男人的肩上。“如果我说这个味道是从左边第三个喝二锅头的女人身上传来的你不会太失望吧”。

他朝那边看过去,那个女人拿着酒杯走过来。

“夏诺姐,今天好有兴致啊,怎么叫啤酒啊,来,喝我这杯”。

“二锅头?”

“二锅头?”她朝他瞟了一眼,不屑一顾的说“二锅头?你sb 啊,你见过红色的二锅头吗?”

“好了百合,今天算你好气运,明升公司的三公子陆梓,交给你了”。

随着他惊鄂的表情,他看到她手上拿着他的名片摇晃。

“那是你欠我的,你抢了我的男朋友,三天就甩了他,他为了你去飙车,现在还在医院,我就想不明白。我的好姐姐你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

“妹妹,姐姐我可是为了你好啊,如果他真的喜欢你,怎么我说了一句就离开你了。妹妹你可别辜负了姐姐的一番苦心啊”。

“好,夏诺,看在你我这么多年姐妹的分上我今天就不和你计较,还有,谢谢你的礼物”。百合转过身朝陆梓冷冷地笑了笑。

夏诺轻轻拉着陆梓红色的领带靠近他的脸,陆梓可以清楚地看清夏诺的脸和她长长的睫毛下黑色的瞳仁,她说“你不适合这里”。然后摇摆着手中的皮包离开,身后留下浓浓的香水的味道。

夏芷拿着一杯咖啡站在办公室的窗前,楼下马路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夏芷笑了笑,就像她平时那样的微笑,然后继续在电脑前工作。

小陈打电话到办公室。

“夏经理,酒店大堂里有一个人躺在那里不肯起来”。

“好,我马上来”。夏芷觉得有点可笑,居然有人会躺在五星级酒店的大堂里。

“先生,你需要什么服务吗?”夏芷微笑的说。

“不,不需要,你们走吧,别烦碍我睡觉”。

“那好,本酒店每小时空调收费四十元,你刚才把烟灰打在毛毯上,毛毯清理费是三十点五元,共计七十点五元。小陈,现在开始计时。你可以到柜台付帐,谢谢你的光临。”

男人看了看夏芷,笑了笑,起身离开了。

“喂,老同学,你还好吧”。

“你”?

“喂,你不会连我都不记得了吧”?那人有点埋怨。

“我只是没想到是你”。夏芷站在窗台,看着楼下一个拿手机在打电话的男人。

“哦,下午有没有空,叙叙旧”。

“恩”。

夏芷把手机挂上,依然是干净的笑容。

波西米亚风餐厅前总是盛开白色的蔷薇。夏芷看到他坐在窗边和咖啡。

“你总算来了”。

“恩”。

“你如果不来我就走不了了”。

“你还和以前一样”。夏芷透过窗看着餐厅前的蔷薇。“你现在在华大工作对吗?林栎”

“你也和以前一样聪明,夏芷。以后你一定是我最厉害的对手”。

“那么,今天的闹剧也是你们公司策划的对吗”?

“恩,没错。第一次出手,可没想到的是你居然是明升的经理”。

“今天你不计较是我运气好我应该谢谢你。你没砸了我的工作”夏芷拿起咖啡。“只不过这是我的工作,我会用心做好,以后还要多多请教你了林栎”。

夏天的风总是不知疲倦,轰轰列列的奔向世界的尽头。我还去哪里?哪里才是我的家?

夏诺提着精致的小包走在大街上,看看擦身而过的广告和来来往往的车辆。

“你”?夏诺看着眼前的男人。

“我是陆梓,你还记得吗”?

“陆梓”?夏诺靠上前。“你有车吗?带我去兜风”夏诺毫不客气地说。

倪红灯与汽车灯相辉映在这个没有夜晚的城市。夏诺站在车上伸开双手乱叫。声音和风一起穿越了这个城市。

夏芷疲惫的坐在沙发上不停的按着手上的遥控器,看着不停闪动的屏幕,然后关了,起身走进房间。夏芷没有打开灯,于是整个房间一片漆黑,只有桌上的紫水晶发出幽幽的紫色光芒。夏芷觉得前所未有的疲惫,她坐在床上,发出光芒的紫水晶把她的影子映在模糊的玻璃上。夏芷听到一个声音。

“姐姐,你恨我吗?”

“小诺,是姐姐不好,没好好照顾你不然你就不会死”

“姐”

“如果我找到爸爸,你会原谅他吗”?

“我知道你已经找到他了。可要不是他推开妈妈,妈妈最后也不会死,你和我不会在那么寒冷的夜晚眼睁睁得看着妈妈死。我都不记得他长什么样子了,连妈妈的样子都不记得了。那个女人是她,是她,是她一手毁了我们原本幸福的家。她是魔鬼”夏诺的情绪有些激动。于是夏芷笑了笑,可是在黑夜里谁也不知道她的笑容是不是还象白天那样干净。

安静的大厅里只有有时的人来人往,夏芷走到电梯傍,按下按纽。手上拿着一份文件。今天

是礼拜一。电梯开了,她走进去。陆梓看见电梯开了就冒冒失失的闯进来。夏诺?夏芷朝他微笑。陆梓很喜欢这种笑容,感觉很亲近。于是陆梓把眉毛翘起回应她的微笑。今天陆梓要正式加入公司,这是他开的第一次会议。陆梓忽然觉得夏芷和夏诺长得很象,会不会是她呢?可她们的性格差太多了,夏芷有世上最干净的笑容而夏诺永远是有妖铙的身资和妩媚的脸庞。夏芷开始每天工作加班,因为明大的酒店开始推出活动。林栎是明大酒店的负责人,明大酒店的计划也是他负责的。

陆梓到晚上华灯初上的时候开车到常遇到夏诺的街上,他在想他或许已经爱上了夏诺。

华大集团的计算机系统被侵入,系统瘫痪。华大集团的总裁夏天华坐在沙发上,很疲惫的样子。门没敲,一个女人走进来把手上的一份文件丢在他的面前说了两个字“没用”转身就走了。她是夏天华的妻子。十七年前夏天华娶了她并继承她父亲的遗产才创办了明大,可以说夏天华现在的一切大部分都是他妻子给他的。张静宣一直不能算是好妻子,她是一个骄傲的女人,甚至是在她的丈夫面前,她是乎在看不起她的丈夫,因为十七年前她给了他一切。公司的事务大部分都是她做主。夏天华看着她走出去的身影记忆回到从前,他立刻遥遥头不愿去想,因为那段回忆是他一生的伤疤。

陆梓终于再一次见到夏诺。夏诺依然是妖艳的打扮,摇摆着身体晃动着精致的小包走着,她的心情显然不太好。陆梓看着她从他身边轻轻走过,留下一阵凛冽的香水的味道,浅红色的裙子飘过,一刹那时间冻结。

“没想到又遇见你了”

陆梓感觉好象触电一样,然后看到夏诺转过头。

“有车吗?”

“恩?”

“一起去喝酒”

车开过整条大街,划破了整个夏天。

陆梓扶着夏诺走出了酒吧,送到酒店。陆梓抱着夏诺把她小心的放在床上。夏诺躺在床上,脚伸到陆梓

的怀里。夏诺象一条美女蛇蠕动着柔软的身体。她把包扔到桌上,和以前一样妩媚的笑容,陆梓把她的紫色水晶鞋拖去,上前亲吻她。浅红色的嘴唇,黑色的瞳仁。夏诺忽然用脚轻轻推开了他,套上水晶鞋拿上小包,跌跌撞撞的大开门,然后回首,嫣然一笑。

夏芷穿着和往常一样整齐的衣服和往常一样干净的笑容走进华大公司。用浅浅的微笑面对华大公司的职工的奇异眼光,她知道这是因为她是明升公司酒店的原因,华大和明升一直是对方最主要的对手,而且华大公司的计算机系统在前一天遭到攻击,公司内部信息全部被盗。她现在不该在这里出现。夏芷走进总裁办公室门前的时候林栎正好拿着几份文件从里面出来,

看到夏芷有点吃惊。

“夏芷?”

夏芷浅浅一笑,没有说话。然后要走进去。

“对不起,您不能进去”总裁的秘书阻止了她。

“夏芷?你怎么?”林栎拉住她,夏芷用力摆脱了他的手。然后闯进去。

“夏芷你不能这样”

“我不是夏芷”她说“我叫夏诺”她的笑容不再象先前一样清澈。

“你„„你是„„”夏天华站起来,惊讶地看着她。“小„„”

“你没想到吧,我居然还活着。你是不是就地很失望?不过这真的会让你失望,现实总是这样对不对?”

“小诺,爸爸„„”

“爸爸?你配吗?”

夏诺的眼神突然变的茫然。

“小诺”夏芷哀求地说“小诺,我知道你恨他,可他毕竟是我们的父亲”

“你?”林栎在一旁吃惊地看着她。

一场独角戏。

“小诺她没死,她一直就没死,我知道我知道。我们是双胞胎,从小就有很强的心灵感应。我知道她死的不甘心,她每天晚上借用我的身体。她一直是个好孩子。可是你,你为什么不要我们?”

“不,不是这样的,小芷你听爸爸说”

“有什么好说的”门打开,走进一个女人,张静宣。“我想你们没有谈话的必要了”

夏芷转过身对着她笑了笑,不可琢磨的笑容。

张静宣好象被电电到一样。“你„„你到底是夏芷还是夏诺”

“你的记性倒比我想象的好”

“你是„„不可能,夏诺十七年前已经死了”

“是死了,而且是你杀死的”

“你„„”张静宣的身体冷了一半。

“你怕了吗?我就是你杀死了十七年的夏诺,很吃惊吧!夏天华,这就你爱的人吗?她亲手杀了你的女儿,你没想到吧。你的确不可能想到。如果不是因为她,你就不会在那晚推开妈妈,妈妈也就不会死。如果不是她杀了我,我就不会和姐姐用同一个身体,而你们也就不会有今天的局面”

“不,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夏天华一下摊到沙发上。

夏诺走到他身旁,看到他头上的银白色发丝。突然想到十七年前,当她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父亲经常抱着她,逗她笑,那时她一直喜欢帮他拔出头上仅有的几根白发。可眼前又浮现他推开妈妈离开的画面。

“你后悔吗?”

夏天华无力地看着夏诺,她不知道她现在是夏芷还是夏诺,可他觉得她和她的母亲一样漂亮。夏诺转身看着张静宣。张静宣不敢看她的眼睛,十七年前就不敢。因为夏诺的眼神太过锐利。

“我想在过不久,你们的合作公司恐怕就不和你们合作了。韩国合作社的传真应该快发来了吧”

“你„„”张静宣开始发抖“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就不觉得奇怪,为什么我会那么了解?”

“为什么?”

“很简单,我和韩国合作社有私交。我不仅知道你们所谓的夫妻关系如何,每天做什么事,讲什么话还知道你们公司几年的内部信息,每年的财政状况包括这次信息被盗的所有内容”

“因为这个阴谋就是你策划和执行的”

“不错,你还不算是个笨女人”

“你到底是谁?一个经理不可能会有这种能力,你一定有另一个身份”

“你忘了,我是夏诺,不是夏芷。至于我的身份,你没有知道的必要”

“你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吗?”

“那你在开车撞我的时候你知道后果吗?你的确是个厉害的女人,不过你还不够资格做我的对手”

“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么做就是为了报复我吗?”夏天华脸色苍白。

“为什么?为什么?这是你为这个女人付出的代价,可你付出那么多却一点也不快乐,不幸福。我要你为妈妈的死负责,我要你后悔。你们完了”

夏诺离开的时候回首的一瞬间,张静宣摊倒在地上。

夏芷开车来到一片阴冷的墓地。一棵古老的枯树摇摇晃晃独自伫立发出呼呼的风声,在一个墓前发出两点青黄色的光芒。夏芷走过去。一个黑影迅速窜到枯树下,那是一只黑猫,也是这里的守墓者。

夏芷蹲在墓碑前,轻轻扫去上面的泥土。

“姐姐,我好累,我好累”

“小诺”夏芷哀求说“你可不可以不要走”

“姐姐我看到妈妈了,她在叫我,她在叫我”夏诺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消失在夜幕中。

“小诺”夏芷抱着墓碑哭。这块墓碑是十七年前夏诺的墓碑。

第一缕阳光刺破天空,斜斜地照在铁轨上。夏芷站在铁轨上想到小时侯拉着夏诺的手到这里玩,两个人一模一样漂亮的脸。夏诺一直很好动,喜欢在铁轨上跳舞。而每次自己总是站在轨道上看这远方,因为她一直相信妈妈在看着她们,她想让妈妈看清楚自己的脸。夏芷掂起脚尖,安静的转了一圈,虔诚地看着天空就象小时侯,突然想到一个词语“归宿”灵魂的归宿。阳光照在她胸口只有一只翅膀的蝴蝶上,闪现着华丽的色彩。然后射入她的眼睛里,一切就开始变得模糊了。夏芷听到一阵躁杂火车的声音,最后变成一声尖锐刺耳的声音划破了整个长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