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 右手
高一 其它 1055字 50人浏览 1122hamei

左手,右手

——田语

当我的左手牵上她的右手,当我的右手牵上他的左手,我知道,耗尽的将是他们一生芳华。

我常常伏在桌上思忖:是不是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都会赔上另一人的一生? 那日,阔别重逢的温煦的冬阳妩媚的抚摸着毫无生气的一草一木,一桌一椅,一楼一瓦。让人感觉一身都酥软软的:“妈,来我给你剪指甲。”

“你是不是想让我给你剪脚指甲啊?”妈妈笑嘻嘻的说着。

“哎呀,妈!我就是想给您剪剪指甲嘛,你看我那么乖。”我撒娇的对着妈妈说。

“哎哟,我可承受不起。你还是去给你爸爸剪吧!”妈妈一脸坏笑。

“妈——!先给你剪再给爸剪,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我心里哑然一笑,“嘿嘿,看我的。”

当我托起母亲的手时,原本开心的心情一扫而空,盯着母亲的这双手,鼻子里酸劲汩汩的冒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不争气的就掉了下来。这双手,这双我曾经想拥有的手,这双曾经的纤纤素手,这双曾经抚摸我嫩稚脸蛋的白皙柔软的手,为何?为何变成了这般模样?为何变得这般冰裂,浮肿?为何变得这般沟壑纵横?为何指甲变得这么不堪,这么指甲是指甲,指头是指头,指甲与指头毫无牵连?我的心一阵一阵的疼痛着。眼泪滑过脸颊,滴在妈妈手背上。

“怎么了?小语??”

“妈!”我大哭了起来。

“没事,怎么了。跟妈妈说说怎么回事?”妈妈一把抓紧我的手,把我搂在怀里。我心里莫名的涌动着温暖与感动。感受着妈妈怀里的温度,感受着妈妈手心不变的温暖。原来手可以变模样,而手心里的温暖却从未改变。

儿时的记忆是那么深刻。我喜欢指着妈妈的一条米白色的裙子说,“妈妈,以后我也要穿这条裙子,你给我留着。”那时候妈妈是那么年轻,那么漂亮。修长的身子,白净的皮肤,还有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那时候感觉妈妈是最漂亮的。

抬起头望着母亲,憔悴而焦急的模样,眼泪变得更加汹涌了。白皙的脸庞已不复存在,代替的是布满一颗颗小小斑的古铜色的脸颊;以前澄澈而干净头发已

长得枯灰枯灰的,没有了亮泽;身子也没以前轻便,变得臃肿了些许。我的很恨自己,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无情的小偷,偷走了母亲最美好的岁月。

“哦,没事啊,我想起来我还有好多好多作业没做,心情不好。”我打着哭腔说着,抽泣着,撒着谎,心里的酸楚一波一波涌着。

母亲翻了个白眼儿,瞪了瞪我:“都高中了,还动不动就哭,不就是作业吗,现在就去做呗。把指甲刀给我,快去!”

“哦~那我去了。”

“快去,我剪完指甲,就去做午饭,你最喜欢的红烧鱼哦。待会叫你,去!” 眼泪再一次猛烈的袭来,我转过头去:“好勒,我先去做作业了!”一溜烟就跑去楼上。

留下妈妈臃肿的身子,孤独的剪着她的指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