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主义教育观的提倡者
初一 记叙文 6853字 436人浏览 昆医茶协

集体主义教育观的提倡者──马卡连柯

一、马卡连柯的生平

安东·谢妙诺维奇·马卡连柯(Антон Семёнович Макаренко,1888—1939),是苏联著名教育革新家、教育理论家、教育实践家和作家,是一个崭新的教育思想体系的创建者。他的教育理论著作是他开创的社会主义教育实践的概括和升华,他的文学创作以生动的艺术形象和丰富的事实反映了他为之付出毕生精力的教育实践活动和教育理论探索,生动地体现了他的教育理想。

马卡连柯1988年3月14日出生于乌克兰哈尔科夫省别洛波里城的一个铁路工人的家庭。1900年他12岁时,全家随父亲所在的工厂迁到克列勉秋格城,马卡连柯进了当地的一所四年制学校,以门门功课5分的优异成绩从学校毕业并进了该校附设的一年制师资训练班。1905年17岁的马卡连柯在克留科夫城的一所铁路小学担任高年级教师,开始了自己的教师生涯。当时正值俄国第一次革命进入高潮,他的学生的家长大都是铁路职工,他本人也来自这一阶级,因此他与工人群众有着密切的联系。马卡连柯深受工人阶级革命情绪的影响,积极投身到进步工人运动中。他开始接触马克思主义的著作,尤其喜爱并大量阅读了高尔基的作品。高尔基成为他人生中的“第一位导师”和“行为的典范”。他把高尔基的人道主义思想作为自己处理教育问题的出发点之一和重要的思想基础。这一切对马卡连柯世界观的形成起了重要作用。马卡连柯因从事革命活动遭到了沙皇政府的迫害,于1911年被调到偏僻的多林斯卡亚村的铁路小学任教。1914年马卡连柯进入波尔塔瓦师范专科学校深造,1917年毕业,因成绩优异荣获金质奖章。这段经历使马卡连柯一方面积累了教育、教学经验,在教学实践中与学生家长建立了密切的联系,开始形成要尊重学生个性和兴趣的人道主义思想和有关劳动教育的思想;另一方面奠定了比较扎实的自然科学、哲学、心理学与教育学的知识。这一切决定了他必然以积极的态度迎接十月革命,而十月革命的胜利又为他施展抱负、建立新的教育思想体系提供了思想基础,创造了条件。

师专毕业后马卡连柯被任命为克留科夫高级小学校长。他到任后不久便爆发了十月革命,马卡连柯怀着高尔基的那种“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的喜悦迎接人类历史新纪元的来临。1919年他调任波尔塔瓦第二市立小学校长,开始寻找新的教育手段和方法。

十月革命胜利初期,帝国主义的武装干涉和国内白匪的叛乱造成战火连绵不断,使许多青少年成了孤儿,流落街头。他们的年龄在8~18岁之间,大多数人没有道德观念,目不识丁,无责任感,以乞讨、偷窃、暴力甚至卖淫为生,成为年轻的苏维埃共和国的严重问题。收容、教育这些青少年成了国家的一项特殊的紧迫任务。1920年秋,波尔塔瓦省教育厅委托马卡连柯,在离波尔塔瓦6公里处开办一个少年违法者工学团。十月革命前这里是改造少年违法者的场所。马卡连柯刚到时这里所有的一切全是破烂不堪的,全部设备都被破坏了,甚至连果树都被挖走了,生活和教学用品一无所有。第一批学员都是犯过刑事罪的少年。出于对高尔基的崇敬,马卡连柯把它改名为高尔基工学团,并与高尔基建立了密切的联系。他在该工学团工作了八年。1927年乌克兰国家政治保安部决定在哈尔科夫郊区组建新的儿童劳动公社──捷尔任斯基公社。马卡连柯应邀筹办并兼管该机构。从1928年9月起他完全转到捷尔任斯基公社,直至1935年。在捷尔任斯基公社成立之初,从高尔基工学团转去了50名学员。马卡连柯来公社后又有100名高尔基工学团的学员转到捷尔任斯基公社。

由于健康原因,1935年7月马卡连柯离开教育第一线,任乌克兰内务人民委员部劳动公社管理局副局长。1937年他迁到莫斯科,专门从事教育理论研究和文学创作,并经常去教师和广大群众中讲演。1939年他荣获劳动红旗勋章。1939年2月,马卡连柯向苏联作家协会

提交了入党申请书,是年3月被批准加入联共(布)。长期的过度劳累严重损害了他的健康。1939年4月1日因心脏病突发,马卡连柯在出差旅途上与世长辞。

二、马卡连柯的伟大献身精神

马卡连柯短暂而光辉的一生,是在繁重的教育实践活动和紧张的教育理论探索中度过的。他呕心沥血、废寝忘食操劳了整整16年,把三千多名流浪儿和少年违法者改造、教育成社会主义的建设者和保卫者,其中不乏出色的工程师、教师、医生、科学家,有的成了英雄和模范,有的在伟大的卫国战争中为国捐躯。马卡连柯为教育事业的无私奉献也赢得了学员们对他的无限爱戴和崇敬。学员们把马卡连柯看作自己最敬重的师长,最亲爱的兄长、父亲,最亲密的朋友,看作集体中不可缺少的一员。他们在感情上甚至不能接受马卡连柯结婚成家这样一个极普通、极正常的事实。学员们为他高兴,然而心中却涌起惆怅的失落感,嫉妒马卡连柯的妻子“夺走了”他们的“安东·谢妙诺维奇”俄罗斯、乌克兰等民族的姓名由名、父名和姓三部分组成,“安东·谢妙诺维奇”是名和父名,“马卡连柯”是姓。。

马卡连柯是在非常困难的条件下创办工学团的。当时正值苏联国民经济处于极端困难时期,许多人食不果腹、衣不蔽体。马卡连柯一方面要解决学员的吃、住、穿问题,又要同他们身上存在的懒惰、偷盗、破坏纪律等恶习作斗争;另一方面还要抵制来自某些上级和其他方面的种种压力和非难。这既是创业探索时期,又是同资产阶级教育思想进行尖锐斗争的时期。马卡连柯以自己辉煌的教育实践表现出了一位进步教育家的胆略和大无畏精神。正是马卡连柯的这种始终如一的乐观主义,坚定了他的献身精神。他与学员们一起忍饥挨冻,喝一样的稀粥,穿同样的破衣烂鞋,有一段时间甚至没有领到分文工资,表现出了非凡的吃苦耐劳精神。马卡连柯身体力行地实践自己关于“要按新方法造就新人”的诺言,全身心地投入集体的建设中。他每天工作十五六个小时,有时甚至到了要隔一夜才睡一次觉的地步。马卡连柯通过组织学员参与维护国家和社会利益的斗争,带领他们建铁工场、木工场,经营大规模农田建设,办起牧场和养猪场等,自己动手改善生活和学习条件,在捷尔任斯基公社甚至办起了照相机厂,进行达到现代高技术水平的工业生产;公社中还有了完全中学。

马卡连柯在高尔基工学团的八年,是他探索和实践集体主义教育思想的时期。他建立和发展了作为主要的教育组织形式的集体,创造了新的有效的教育方法,在培养新人的过程中克服人们意识和行为中的一切旧的残余,而他本人也在探索和实践的过程中得到了锻炼和提高。捷尔任斯基公社是一个已经有了传统、原则和方法的集体,马卡连柯在这里继续满怀信心地实践自己的教育理想,建立起了自己的教育思想体系,把自己的全部才能、精力乃至生命都献给了这个集体。

三、马卡连柯的集体主义教育观

1.关于“集体”的概念

集体主义教育思想是马卡连柯教育思想体系的基础和核心,如何组织和培养集体是马卡连柯全部教育实践和理论研究的中心问题。马卡连柯的集体主义教育思想是以马克思主义关于个人与集体的关系的原理为依据的,是从共产主义教育的总目的出发的。马卡连柯强调必须正确理解集体这个概念的实质。他认为,集体是一个社会有机体,集体内部有机构、权能、责任和各部分之间的相互关系和相互依赖。马卡连柯在从事苏维埃教育工作的16年中,把自己的主要精力都放在解决集体和集体机构的建立、解决权能的制度和责任的制度等问题上。根据他的观点,集体应该具有以下四个特点。(1)集体不是乌合之众,而是由共同的目的、通过共同的劳动并在劳动的共同组织中把人们团结在一起。(2)每个集体都是整个社会的一部分,与其他集体有着有机的联系;集体首先对社会负责,对整个国家承担义务;集体的每个成员只有通过集体才能参加社会;组织性和纪律性是形成、巩固和发展集体的基本条件之一,在集体中个人的目的和利益必须服从集体的目的和利益。(3)集体拥有管理机构和协调机构,这些机构有权代表集体并行使各种职责。(4)有正确的集体舆论。马卡连柯认为,社

会主义社会是建立在集体主义原则上的,个人不能脱离集体而存在,个人的创造能力和力量也只有在集体中才能得到充分发挥。社会主义教育的目的就是要培养集体主义者,这样的人只有在集体中、通过集体和为了集体才能培养出来。他在自己的教育实践中创造了一整套集体主义教育的原则和方法。

2.集体主义教育的原则和方法

依存和服从的原则马卡连柯认为,在集体中最困难的一个问题是建立服从关系,而不是建立平等关系。他在集体中采用了值日队长制度。一个孩子,今天是值日队长,领导着整个集体,而明天他就是集体中的普通一员,要服从新的领导人。马卡连柯是这样解释建立这种制度的原因的:儿童生活在一个有共同目标的、存在着复杂的依存关系的集体中,每个人要使自己个人的志趣与整个集体的志趣一致起来,使个人目的与共同目的不发生对立。集体成员彼此之间是由自己对集体的义务、关系、职责、荣誉以及行动等互相联系起来的。因此必须教会学生善于命令,善于服从,勇于负责,乐于接受集体的委托,习惯于过有组织、有纪律的生活。

对儿童高度尊重与严格要求相结合的原则为了培养全面发展的一代新人,马卡连柯从自己的教育实践中总结出一条最基本、最重要的原则,即对儿童高度尊重与严格要求相结合的原则。他提出要尽量多地要求一个人,也要尽可能地尊重一个人。马卡连柯认为,对一个人提出要求,就是对他的力量和可能性的尊重,而在这种尊重里表现出对他的要求。如果对人没有要求,就不可能形成集体。从这一基本思想出发,他主张在教育工作中首先必须尊重儿童,即尊重儿童的人格,相信儿童的力量,善于发现儿童的优点,满腔热情地对待他们,把每个儿童都看作发展中的人。因此他在改造少年违法者时从不提他们的历史,不揭人家的疮疤,不伤害其自尊心。

平行教育影响原则这一原则反映了马卡连柯高度尊重和相信学生的思想。马卡连柯在实践中发现,不可以把学生当成孤立的个人进行教育,于是提出了平行教育影响原则。这就要求教师在教育过程中把集体作为教育对象,在教育集体的同时通过集体去教育个人;而在教育单独的个人时也应想到对整个集体的教育,通过对个人的教育影响集体。因此,马卡连柯的平行教育影响原则,实际上也是一种个别影响的方法,但它不是由整个集体直接转向个人,而是以集体为媒介转向个人。马卡连柯认为,教育只有针对集体中的每一个人,而不是针对个别的个人时,才能培养出真正的集体主义者。

前景教育原则马卡连柯认为健康的集体必须不断发展。根据集体运动的规律,他提出了沿近景—中景—远景路线发展的前景教育原则。按照这一原则,首先应该激发生活的乐趣,把欢乐变成现实的东西,然后把较简单的欢乐变为更复杂的、更重要的欢乐,即从简单原始的满足过渡到高尚的责任感。这就要不断地向集体提出新的任务,向集体展示一个又一个前景,引导集体为实现新任务的目标而奋斗,鼓舞集体在追求美好的前景中不断前进。这是使集体不断发展、巩固,永葆青春活力的生命线,个人在集体的这种前进运动中也逐渐地成长起来。马卡连柯还指出了在建立前景路线时必须注意的几个问题。第一,在展示前途方面,永远应当培养集体的意向,而不是个人的意向;要让学生关心集体的前途胜过关心个人的前途。第二,要使个人的前途与集体的前途协调。第三,要给学生机会,使他们努力追求的是需要投入一定劳动的满足。只有在这样的情况下,前景路线的教育才会是有效的。向集体指出它前面的任何快乐,即使是很小的快乐,都能使集体变得更巩固、更和睦、更富有朝气。

集体的作风和传统马卡连柯指出,根据集体继承的原则,优良的作风和传统对于美化集体、巩固集体具有重要意义,培养集体的作风和传统是集体主义教育的重要方法。他认为,优良的作风应有三个标志:(1)集体成员朝气蓬勃、积极乐观、充满信心、团结向上;(2)每个成员都知道自己在集体中的地位、责任,自觉维护集体荣誉;(3)每个成员都能自我克制,对他人谦虚、礼貌。传统是与作风相联系的。传统的建立必须经过紧张、热烈的工作和长期

经验的积累。传统一旦建立就不能用命令方式取消,而要用更有力、更有益的新传统代替。 纪律教育在马卡连柯的教育思想体系中,纪律教育是与集体主义教育紧密联系的。严格的纪律促使集体变得更完善,使集体的每个成员变得更美好。马卡连柯认为,在社会主义社会,纪律是一种道德的和政治的现象。一个人能愉快地去做自己不愿做的事,他就是守纪律的人。因此,纪律首先是教育的结果,然后才是教育的手段。为了使集体有良好的纪律,必须做许多工作,其中包括建立合理的生活制度、奖惩制度,进行大量的行为理论的教育和美化集体等。在纪律教育中教师和家长必须以身作则。

马卡连柯特别阐明了纪律与要求、奖惩的关系。他认为,要求是纪律的基础;没有要求就没有教育,也就不可能建立集体和集体的纪律。他把要求的发展与集体的发展联系起来,根据儿童认识发展程度把要求分为三个阶段:(1)在集体初创阶段,由集体的组织者和领导者提出要求,而且以不许反对的专断方式提出;(2)集体中出现了一些积极分子时,他们以自己的要求来支持领导者的意见;(3)集体已形成和巩固时,应由集体提出要求。达到第三阶段时,集体已有了一定的步调和作风,集体和个人达到了高度纪律化。

马卡连柯对奖惩问题作了精辟阐述。他认为适当运用惩罚是必要和有益的。在必须惩罚时惩罚既是教育者的权利,也是他的义务,惩罚同样体现对人的高度尊重和严格要求相结合的原则。惩罚是集体影响的形式,其出发点是集体,施行惩罚的理由是被惩人违反了集体利益。惩罚是一种教育,其本质是让被惩罚者知道自己有错,它不应造成精神和肉体的痛苦,体罚是决不允许的。他的观点体现了以集体主义教育为基础、以培养自觉纪律为目的的惩罚,同剥削阶级的惩罚的本质区别。

劳动教育马卡连柯的劳动教育理论是与他的集体主义教育理论紧密联系的。在他培养集体的教育实践中,组织学员劳动一直是基本的工作内容之一。他的劳动教育观点以马克思主义关于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基本原则为依据,从社会主义对人的基本要求出发,把劳动教育看做教育的重要因素,并与政治思想教育、文化教育紧密结合。他教育出来的人,既懂生产和生产组织,也懂生产过程,还达到中等教育水平。在马卡连柯时代这样的人被认为是理想的人才。因此可以说马卡连柯提供了第一批全面发展的新人的雏形和范例。

3.集体的组织结构

统一的学校集体马卡连柯一生致力于建立统一的学校集体。统一的学校集体是班级集体和社会之间的联系环节,它是一个统一的社会有机体。马卡连柯认为,只有建立了统一的学校集体,有了学校集体的舆论,才能使学生养成使个人的行为有利于社会的习惯,养成儿童的公民荣誉感和责任感并认识到自己对别人的义务。统一的学校集体的形成要有两个条件,一是统一的教师集体,二是统一的学生集体。为了建立统一的学校集体,就必须有统一的学校利益、统一的学校工作方式、统一的学校自治。此外,还要有集体成员之间的交往和了解,因此马卡连柯建议学校中的学生集体不应超过一千人。

基层集体和集体中的自治马卡连柯认为,理想的基层集体的特点是,它既感觉到自己的统一、团结和坚强,又感觉到自己是一种社会制度,是具有某种义务、职权和责任的一个集体和组织。在马卡连柯的教育实践中,这样的基层集体就是分队,这是由队长负责的一长制的权力机构。基层集体的人数在7~15人之间。集体中的自治机构是全体大会、队长会议、值日队长制度等。全体大会要解决一切日常生活问题和工作问题,所有学生都参加全体大会,它是主要的自治机构;队长会议是处理一切日常工作的管理机构;值日队长是集体的全权代表,所有的人都必须服从他。这些传统对巩固集体、教育自己起了很好的作用。

马卡连柯一生从事教育事业,创造了光辉业绩。他既是伟大的教育实践家,又是出色的马克思主义教育理论家。他丰富的教育遗产集中反映在苏联教育科学院马卡连柯全集编辑委员会编辑出版的《马卡连柯全集》中。马卡连柯的教育遗产不仅属于苏联人民,也属于全世界人民。高尔基就曾肯定过马卡连柯的教育试验是具有世界意义的。世界各国有214个代表团参

观过捷尔任斯基公社,公社的教育实践让他们赞叹不已。马卡连柯的著作被翻译成许多国家的文字出版。中国的教育工作者对马卡连柯是很熟悉的。人民教育出版社早在20世纪50年代就出版了《马卡连柯全集》(7卷本)的中译本,80年代又出版了分为上下两卷的《马卡连柯教育文集》。这套文集把马卡连柯的主要论文和报告集中了起来,更便于我国的教育工作者学习、研究马卡连柯的教育思想和实践。根据马卡连柯的《教育诗篇》改编拍摄的同名电影,也译成中文在全国放映,引起了轰动。报刊上大量发表研究马卡连柯的文章,各级师范院校的教育史和教育学教材,都专门介绍他的教育思想和教育实践。在我国教育工作者中间,他的教育思想已深入人心,他对教育事业的忠诚、热忱和献身精神,起了很大的鼓舞和表率作用。马卡连柯的影响早已越出他的祖国的国界。有人说,他是与卢梭、裴斯泰洛齐、托尔斯泰、福禄培尔等杰出教育家齐名的经典作家,这并不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