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三峡》有感
初二 记叙文 532字 2070人浏览 着装顾问培训

读《三峡》有感

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

——题记

三峡一点点消失在水坝一侧,猿未三鸣,泪已沾裳。

望着屏幕上一个个毫无生机的数字,我想我已无缘再望三峡。

不断地提及同一个话题,发展似乎总是伴随着破坏。自刀耕火种时就让人心驰神往的长江三峡,倚着三峡擦出火花的巴楚文化,都终于被葬在了那一方死水之下。古文明兴起地,天下奇景,无数文人墨客留下笔迹的地方,无数帝王将相刻下剑痕的地方,就只能换成几捆不断贬值的钞票,几行毫无意义的统计数字。

三峡长逝了,她只能带着泪痕长眠。可故去的不只是三峡。

曾经一望无垠的大草原科尔沁消失了,戈壁吞噬了那里的一切气息,干涸的只剩下怨灵的罗布泊,只能和时时断流的塔里木河,回想曾经的一碧万顷,归来不看岳的黄山圣地,被随手丢下的垃圾掩住了灵气,罪恶枪声时常划破黎明的可可西里,越来越浑浊似泥浆的黄河,煤烟废气染黑了天空的西北,还有,被水泥大坝掐断了经脉的长江。

新中国的确在发展,可是谁还记得那个魅力而富饶的东方古国?曾经的一切正在被岁月蚕食,被儿女蚕食。

精明的国人,丝毫不怜惜脚下的土地。只顾一次次将其剥皮剔肉,挑经抽血。当这片赖以生息的土地只剩一具骷髅时,也许我们还会称斤论两地计算这副劳苦了几千几万年的枯骨吧。

被枭獍劫掠的文化,还能走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