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班网络作文
六年级 散文 4176字 106人浏览 森echo

年味

年味儿有时候不一定是盛开在夜空中的烟花或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停的爆竹声,但它一定是浅浅地弥漫在我们心底的幸福。

——题记

大年三十的早晨,我早早地起了床,妈妈已经在张罗挂灯笼、贴春联了。我们把灯笼撑开,接上电源,两盏喜气洋洋的灯笼就挂好了。望着这喜庆的灯笼,我疑惑不解地问:“为什么过年就要挂灯笼呢?”妈妈说:“喜庆呗,可以让我们在新的一年里过得红红火火。”接着,我们又贴上了春联,爸爸正要把老的撕去,我急忙阻止,说:“不要撕,把新的贴上去,这叫‘连年红’。”妈妈笑着说:“不错吗,都了解一点民俗了。”我得意地说:“是哦,我还知道,有一句古诗叫‘总把新桃换旧符’,说的就是春联的来源。”爸爸妈妈连连点头。而我在心里想:这些大概都是年味儿吧。

午饭后,我跟着妈妈上街,发现路旁的大树挂上了一盏盏红灯笼,远看就像一串串诱人的糖葫芦,成为大街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瞧,街上卖年货的小贩也多了,有卖烟花的,有卖春联的,也有卖中国结的„„叫卖声此起彼伏。走进最为熟悉的超市,我惊呆了,眼前的一切让我耳目一新。橱窗里写着“新年快乐”几个醒目的大字;天花板上挂上无数的倒‘福’字;收银台也贴上了彩带;连收银员也穿上了喜庆的唐装。看着琳琅满目的特价年货,一会儿,我们就把购物车装得满满的,但当我们来到收银台时,我傻眼了,队伍像一条长龙似的,从收银台一直排到了售货区。我想:这也是一种年味儿吧!

下午三四点钟时,天空中竟然纷纷扬扬飘起了雪花,这让一向喜欢雪的我欣喜万分。我和妈妈带着年货来到了外婆家。外婆已经在准备丰盛的年夜饭了。一番忙碌后,一桌香喷喷的年夜饭就呈现在我们的眼前。大家吃着,笑着,说着一年来的收获。这时,喜欢摄影的外公拿来相机拍下眼前的一幕幕。窗外,邻居们已经在燃放烟花,妈妈说这是“关门炮”,我和妹妹也迫不及待地开始了“烟花大赛”,五光十色的烟花在空中飞舞着、绽放着,承载着我们的希望。我想:这也是我们中国的年味儿吧!

晚上八时,一年一度的年味大餐——春节联欢晚会闪亮登场了。今年是“春晚”三十岁,所以有许多的不同。我感觉节目特别新颖,连机器人都能演节目了;舞台特别漂亮,怪不得报纸上说今年春晚的舞台是会跳舞的舞台。十二时的钟声敲响时,我再也看不好晚会了,因为窗外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妈妈说这是“开门炮”,预示着新的一年已经正式开始。在鞭炮声中,晚会结束了,我也在这浓浓的年味中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感受着浓浓的年味儿,我仿佛听到了2015的呼唤,听着它的呼唤,我许下一个新的愿望:希望在新的一年里,我的亲人朋友吉祥如意、芝麻开花节节高!

韩陵镇初级中学 七一班 李梦情

年味

寒假中的许多时间我都草草地虚度过去,唯有过年那几天我是真真切切感受到:愈近年关,年味愈浓。

排在年味之首就是那一阵阵浓郁的鞭炮味。从地上忽然飞向天空的那一个个花炮,垂直地飞向天空,以一种傲慢的姿态在天空中绽放,闪现出一个一个的“小星星”,转眼间又消失在黛蓝色的天空中。它完美地飞跃,完美地落下,完美地展示给我们看,一颗接一颗,在天空中绽开出一朵朵巨大、闪烁、晶亮的花朵,仿佛花朵上镶满了水钻,又消失了。空气里面弥漫着氧气夹杂着那股硝烟味,虽不好闻,但是闻着闻着也习惯了,只有闻到这股硝烟味那才叫过年呢。

年味之二当然要酒香味了,我们这乡下虽不酿酒,但是非常钟爱喝酒。在过年这么重大的日子里,喝酒自然是必不可少的。家家户户都会在过年的前夕准备上好的陈年老酒。在过年团聚的饭桌上,许多爱藏酒的人都会纷纷打开自己珍藏多年的好酒,也许只有在这种日子里,他们才会收敛自己对酒的吝啬。这时候,不管是会不会喝酒的人,都得沾沾酒气,仿佛只有喝了酒的团圆饭才像过年。

饺子味在年味中也是不可缺少的。那肥中带瘦的馅,加上些料酒,那味儿真是让人口水流下三千尺。再在馅中加入葱、姜、蒜,那滋味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蒸煮完后,那香味真是扑鼻而来。一碟醋,一大碗饺子,再加上几瓣蒜,香气四溢,一碗下肚,可能还填不饱肚子哩。吮吮饺子上的醋,一咬开饺子,又会有一股汁混着醋一起流入口腔中,令人回味无穷。

有人说:饱尝痛苦,才能真正品味快乐。在以前我愿意经历寒冬,是因期盼呼吸过年的味道。现在春节一到,四处张灯结彩,炮仗声声,人来人往,随处可见洋溢着幸福的脸。随处可闻空气中的年味浓到极致。

过年时候还有许多讲究呢!如吃年夜饭又称团圆饭,吃完年夜饭后,每年都有那必不可少的春晚这“菜肴”。正月初一吃汤圆表示“团团圆圆”。拜年可分级别的,就像给长辈拜年要说一些关于身体健康的词语,给父母拜年要说一些有关事业上的词,那些小朋友们最最高兴的就是拿压岁钱,有了它可以去买自己喜欢的东西了„„

这就是我们充满年味的年。

韩陵镇初级中学 七一班 张佳慧

年味

每年除夕,爷爷、伯伯、爸爸都会准时从被窝中爬起来放鞭炮,对他们而言,这已是保持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习惯了。他们不需要闹钟,却总是那么准点,或许是他们的心灵感知新年的气息比我们更早更准吧!

我一直认为,乡下的年味儿比城里要更浓些,因为这份“美味”中加了更多调料:纯朴、感恩与真诚。城里的路旁商店张灯结彩,这是他们对新年的期许,希望新的一年红红火火,步步高升。但这其中不乏有些应付之意,过多花哨的装饰只是随了大流,迎合时代发展的需求。相比较而言,乡下人家门上贴的春联更有寓意,这些春联并不昂贵,并不华丽,却寄托了一家人对新年的美好期待,都说平凡之中见真情,春联不也是如此吗?

年味儿要与家人共同分享,所以除夕也就少不了与家人共进晚餐。随着经济的发展,生活水平、物质需求的提高,“年夜饭”人们更热衷于去饭店吃。一家人在餐桌上有说有笑,吃着现成的饭菜,吃完结账就可以走了,方便、快捷,何乐而不为呢?但在乡下大多数人家都是在家里吃,即使比不上饭店菜品的美味,但这是家人亲手烹制的,里面充满了浓浓的爱意,即使比不上饭店用餐的方便,但与家人一起劳动是开心的,充实的,享受的。我们吃的不是美味,是气氛。只要一家团聚,一起吃饭,我相信,无论饭菜的丰盛与否,大家都是开心的。

吃完年夜饭干什么呢?当然是看春晚了!虽然现在对春晚的意见褒贬不一,但依然不减低人们对春晚的热情,很早就开始关注春晚了,除夕晚上八点钟,春晚终于揭开了她神秘的面纱,一家人和乐融融的坐在电视机前,看着春晚,说说笑笑,体味春晚带给我们的乐趣,等待零点钟声的敲响。

除夕,除旧迎新。年味儿,充斥心田。希望人们可以在新年中过的更轻松、更舒适、更愉快。如老虎般虎虎生威。

韩陵镇初级中学 七一班 靳立业

年味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任然保留着春节这一传统节日,可是它那火箭高速般的发展却让这中间的有些东西变了味道。

红包

“恭喜发财,红包拿来”这应该是每个中国人都熟知并常用于过年的一句话。红包起源于明清时候,是传统意义上的压岁钱,也是农历春节时长辈给小孩儿用红纸包裹的钱。起初,包的只是1分,只能买颗糖果之类的;五六十年代,包的是几分、几毛;后来,包的钱是越来越多,用处也开始不单纯只是送一份祝福。而是沉重的人情债。 特别是一些下层官员递给上司的红包,大吉大利、红包薄厚,诡异的笑脸相逢却笑里藏刀,互相一个握手点头,你我心照不宣! 年货

趁着特殊节假,商场抓紧时机、提早预备。一堆堆货品前后摆放的价格牌令多数人赞叹不已:现在的一百块能买到些什么呢?物涨、货涨,唯独工资不涨!可是,这真的是物超所值吗?不!这都是人心惹的祸——大多数人选年货的标准是:拿出手的时候要显得阔气。各商家看准了这一商机纷纷给自己的物品包上一件件诱人的包装。由此,价格就突飞猛升,不是一般人能买得起。那些所谓耀眼霸气的包装过后还不是当成废物卖掉,有谁会留着呢?既浪费了金钱有污染了环境,得不偿失。

过年时节,走亲探访肯定少不了满手年货。有些人过年一家团聚普普通通便是福,从来不奢求;有些人一袋年货过百千,从来不吝啬。亲眼可见,要么是推推让让好不容易收下了,今天你送我,明天我送你,转了一圈又转了回来,只是食品已过了保质期了。最后统统被垃圾桶吃掉。

年饭

自从东方的中国巨龙腾飞之后,经济迅速发展,一年辛勤劳动下来大家都挣得盆满钵满。

年饭大家各有各的选择、各有各的特色,而早已提早预订完毕的驰名酒楼敞开大门等待贵客某天大驾光临。要是迟了一步,就只能收到千篇一律的回复,通俗来讲就是:现在想订?对不起,明年请早! 但在中国这地大人多的陆地上,并非所有人都如此:一些人,以幸福为名,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条鱼、配上饺子、带些谈笑,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一些人,以“辛勤”为名,一心只想订间房、配上奢侈、带上银行卡、留下名贵剩菜,于是吃了穷人们一年里的所有饭菜。

谁还记得?那些年,钱财不多、单纯祝福的红包;那些年,普普通通、互相交换的年货;那些年,一家团聚、幸福满满的年饭;那时那日的过年味道真的寻不回了吗?

韩陵镇初级中学 七一班 李龙飞

年味

新年已经过去了,但在过新年的那一段时间里,我过了一个年味十足的新年。

年三十到了,这也是个辞久迎新的日子。在这天,大人们非常忙,他们上午忙着祭祖墓、贴对联和各色各样的年画,我们也在后边跟着凑热闹。中午又忙着准备一大锅的肉菜和年糕,让我们饱饱地吃了一顿。到了下午,还要预备过年吃的饭菜,鸡鸭鱼肉准备了一大堆,还包了饺子。在我们这里有一个习俗,要在饺子里包上一枚硬币,谁吃到了包着硬币的那个饺子,就说明他来年有福。除了这些,大人们还得给我们准备好多过年穿的衣服放在床边。到了傍晚,开始放鞭炮了,这是我们小孩子最喜欢的一件事,抱着一大堆的鞭炮燃放,噼里啪啦的响个不停。年味十足。

吃过晚饭,全家人开心的坐在电视机前观看春节联欢晚会,节目很丰富:有相声、小品、歌舞等等。和主持人一起倒计时,敲响新年的钟声。这一刻,我们与全国人民一起过年!噼里啪啦的鞭炮再次响起,一直到天亮,吵得我一夜没睡好。年味很浓。

大年初一起了个大早,穿上漂亮的新衣服,吃过早饭和大人们一起去拜年,逢人便说“新年好”爷爷奶奶叔叔伯伯都给压岁钱,这可乐坏了我们这群孩子,攥着手里大把的压岁钱,高兴的东奔西跑。吃糖果、瓜子、花生、收压岁钱,让我们一直笑得合不拢嘴。年味甜蜜。

过年既有漂亮的新衣服穿,又有许许多多的好吃的,还有零花钱,真是我们这些孩子的“开心日”啊!

韩陵镇初级中学 七一班 史聪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