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
初一 记叙文 2855字 444人浏览 烟雨霓裳home

风波

这几日,楼上楼下人心惶惶的。以前下班后到处逛街的阿姨也不逛了,晚饭后喜欢散步的老夫妻也不散步了。一下班,人们就火急火燎的赶回家,上班前更是再三检查门窗是否关好了。楼下停着的几辆自行车又加了好几把锁,相信您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没错,就是小区进贼了。

这几日小区是陆续有人家中失窃,小区便整日笼罩在小偷的阴影下。每天院子里都围着一群人要么就是哭天喊地叫喊自己的损失要么就是忧心忡忡地担心自己的财产。什么张家叔叔李家奶奶楼上阿姨楼下爷爷平时没打过几次照面,还不太认识的这下子全到齐了。每天定时在院子里哭喊抱怨过后,人们也觉得该想个办法了。一场楼里的会议就这样开始了,张家叔叔开口了:“要不咱们安个摄像头吧!”李家奶奶立马反对了:“那也不安全呀,那要是被人破坏了呢。”大家都觉得很有道理于是激烈的讨论就展开了,终于得到了一个大家都认可的方案:装个大门。得到解决了,居民们都高高兴兴的回家去了该吃饭吃饭该逛街逛街,日子又恢复了平静,可不久,人们又坐不住了,说装门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呢,小区里又热闹起来了,有人去问提议的人:怎么还没装门呢?那人只是尴尬笑笑说:“没钱啊!”大家一下子明白了,东家给点,西家凑点。钱的问题解决了,事情很快就解决了,一扇电子大门很快就安好了,每家得到三把钥匙,风波似乎已经平息了。

可不久问题又来了,电子大门用的是一楼人家的电。一楼人家就开始今天家里有客进出不方便把电给断了,明天家里钥匙丢了把电给断了。一楼人家这样做邻居间自然有人有怨言,这把电断了,装门和没装门有什么区别。终于在又一次无理电断电后,争吵爆发了,楼上阿姨开始吵了:“你说你天天断电也不考虑下邻里做人怎么能这么自私呢?”一楼的也不肯服输:“我自私,用的又不是你家的电。”楼上阿姨也不说话了,楼上楼下又开了个小会,决定每家承担一个月的电费。这下可好了,以前只是偶尔断电,现在却是经常断电,最后干脆不通电了。

可怜的大门每天被人重重拉开又使劲关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似是叹息,又像是咒骂。这场由闹贼引起的风波平息了吧,平息了吗?

风波

站在走廊上,看着来来往往嬉闹的同学,心里很是不好受,特别是难以忍受窗户里的那道犀利的目光。干脆背过身去,任凭风击打着我的脸。

刚分班,班上的人都还认得不是太熟,对她们也不是很了解。晚上吃饭,以前一个要好的朋友来找我吃饭,手里拿着我最爱吃的海带丝。海带香脆可口,撕开外包装,红红的油里浸润着散发着墨绿色光泽的海带丝。吸一口,连汁儿带丝“哧溜”一下就进入你的嘴巴,可真是人间美味!我拿出饭盒,迫不及待的打开盖,准备抢过朋友手里刚打开的海带丝,在和朋友谈笑之际,前面的女生说:“哎呀A ,你的衣服上有 好多油啊!特别多!这肯定洗不掉了啊„„”我稍微钝了钝,看着A 同学一声为吭的坐在前面,任凭旁边的人给她擦污渍。“不会是我弄的吧!”我迟疑的问。A 同学“唰”地转过来,皱着眉头,眼睛怒铮铮的看着我,似乎要喷出火来一样,没好气的说:“我怎么知道反正是从我后面喷过来的。”连给我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就狠狠地转过去,椅子在地上发出尖锐的响声。

看着她白色衣服上星星点点,显得格外刺眼的红,像一张张会说话的嘴,仿佛都在说:“就是你弄的!都怪你!”我的气就更不打一处来。又不是我弄的,我才刚刚打开盖子,而且又没带汤,怎么溅到她身上呢!真是莫名其妙!我也不甘示弱的一脚踢开椅子,气哄中共的出去了。

“真是没见过这样不讲道理的人,明明不是我弄的,还„„”我不耐烦的朝我朋友抱怨着。视线往教室里一看,A 的眼光还是充满愤怒的射向我。心中的气像一个正在充气的气球不断扩大,无论外面的风有多大,也不能吹灭我心中的怒火。

在我一通抱怨后,朋友拍着脑袋,惊讶的问:“会不会是我撕包装带的时候把油溅到了她身上?”想起她衣服上的油渍确实是在左半边,果然不是我弄的,“不行,我要找她说清楚!”我推开门,恰好看到A 同学在和别人说话,看见我,就立刻转了回去。“不是我弄的”我大声的喊了一 声,希望能解释这个误会。“我知道不是你,是你的同学,对不起。”A 同学小声的说。

“对不起”。

我真是为我刚刚的态度感到很不友好,如果我能早点静下心来和她解释,也许两个人之间的不愉快也就立马化解了呢。

在发生误会时,多体谅一下别人,平心静气的解释,那些误会就会烟消云散了。

风波

天气逐渐转凉,校园里秋风瑟瑟。

虽然我家住市内,但是离学校太远,为了不耽误我的学习,让我晚上能有充足的睡眠,爸爸妈妈决定让我住校。可是这对于我来说却是极其的不情愿。从前在家里从来都是吃 好的穿暖的,什么最好的都是我的,爸爸妈妈也总是十分顺从我,总是把我当成小公主一样哄着,可是这次,我说什么他们也不让我走读,铁了心的要我在学校里磨练磨练脾气和性格。 可是我也绝不妥协!我在家里“大闹天宫”,又是绝食,又是哭闹,吵着要上吊,我都把所有的招数用尽了,他们就像是雕塑一样,丝毫不动摇。没办法,既然如此,反正他们也不想管我了,好,我自己走!于是我收拾好箱包,拖着箱子潇洒的丢手就往学校走。心里想着,哼,我也不管你们了。于是,我和父母之间的冷战开始了。

在学校里,我除了偶感孤独之外,其它的也还没什么,当然这只是前几个星期,到了接下来的一个月中,气温陡然下降,班里的同学陆陆续续都穿上了厚厚的外套。可是我出门太急,忘了带厚衣裳。衣衫单薄的我在学校中冻的瑟瑟发抖,手脚像寒冷,握笔的时候字写的都是歪歪扭扭的。熬了一天后,我多想给爸妈打个电话让他们给我送衣服过来,但是我转念但打消了这个念头。我不能服软,绝不低头,正想着,老班说我爸妈给我打电话让我出去接,我心里一震,难道他们原谅我了?

我拿起电话小心地:“喂?”了一声 ,那边连忙说:“姑娘,我们看了天气预报,冷空气南下了,你走那么急,没有带厚衣服,是不是冻坏了,我们马上就给你 送衣服来啊,你在学校门口等着我们。”我漫不经心地回答道:“不要紧,反正你们不是赶我走嘛,还给我送衣服干嘛?”妈妈接过电话声音颤巍巍的说:“是我们做错了,我们不是不在乎你,我们只是想要锻炼你”,这时,疾风阵阵,从领口乘虚而入,我结实地打了个大喷嚏。妈妈急了:“已经感冒了吗?我们赶紧给你把衣服送过来!”十分钟后,爸爸妈妈出现在校门口,要知道我家离学校的车程可是要半个小时的呀。只见他们匆忙的向我跑来,眼中溢满了担忧与心疼,妈妈赶紧帮我套上了外套,系上了围巾,捂的严严实实和跟粽子一样。同时,爸爸拎了一大袋感冒药,向我絮絮叨叨地介绍药量,一天喝几次,怎么喝„„

我看着他们还未穿戴整齐的衣服,妈妈穿的还是拖鞋,不由自主地愣住了。我瞬间百感交集,原谅了他们,理解了他们对我的爱,后悔自己的不懂事,也感谢父母的体谅与包容。 父母的爱就像放飞筝一样, 我们手中握着长线,时时刻刻,我们记挂着长线那端的冷暖,却有多少人记得,在我们的身后,也有一根爱的长 线,也有一双紧握着我的越来越衰

老的手。儿女似行舟,父母是日月,在人生漫漫旅途上,顺利也好,曲折也罢,都有他们的爱的光辉无私普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