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飞舞时一写给十年后的自己
初二 散文 908字 1711人浏览 黄齐森

曾想写下一篇外省的女生不哭,以此自勉同时也撒给在世界不同角落的你们,结果的结果在没有写完之前就写不下去了,因为没有人会知道第二天你的眼角是否被盐水带走过水分包括自己。每条新闻都在播,每条街都有人说,昨天的烦躁,今天的忙碌,明天的不安,后天的忘记。内存卡坏了才知道原来上边什么时候有了350个名字,陌生而又熟悉的名字和已经遗忘了的名字迟迟没有时间筛选,是真的没有时间还是给自己找的烂借口,烂借口听太多了难免也学会了不少。什么时候什么东西又加了一个一,什么时候什么东西又减了一个一渐渐的不会在意了。什么样的时间或相同或不同的重叠的数字又是什么样重叠的感觉呢。有人不喜欢流行歌手,其实可能只是不喜欢反复无常的自己吧。下次见面只有用敌人的身份才会相见,看似优姬一样悲惨的命运,殊不知更悲剧的剧本还安排在后边等待着她。当种种突如其来,当种种压迫,当种种选择,当种种面对,当种种的种种而来,切莫再退后,人生最寂寞的痛是不敢在有梦。

透过阳台的窗看着几丝风划过的痕迹,脆而硬的玻璃带走了室内的温度和我最后一丝余温,有时候真的多么想变成调制钢。一切寂静之后只有几件飘动的衣服还在进行无声的交谈,当年欲赋新词强说愁,如今笔下之景为何积极的如此可怕。深夜隔着5个小时差我又期待和执着什么吗?12点便是日出的感觉很神奇,而未来也是这样太多的想不通和意外,太多了能接受原理和结果却不能接受过程。一路走过来,一路的风景,一路的感慨,一路的陪伴,一路的不同换的时间空间,不变的是什么,变换的又是什么。是我长大了还是爸妈变小了,怎么这个年龄会不协调的如此明显,世界变的扭曲,人性变的脆弱,或许有一天我如果跟虚一样心被腐蚀了我会不会也会去虚圈游荡没有心没有痛的游荡,又有谁会用刀度化或者夺走我的灵子,消失后的我又会出现在哪里?有时候真的在问自己如果有一天我突然蒸发了,没有一丝痕迹,除了父母还会有谁会发疯似的找我。夜深了还好记得给自己泡一杯温暖的燕麦,慢慢消融的燕麦,缓缓浮起的白烟,很烫也很温馨。破掉的杯子的一角划破了嘴角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世界上最高兴的是事情莫过于无喜无悲,不痛不痒,无欲无求;世界上最悲伤的事情莫过于把悲伤的事能快乐的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