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偷
高二 其它 1380字 205人浏览 qq15013970450

钱·偷

又是盛夏。第六个盛夏。

傍晚的天空蓝得深湛,有流动的霞光。仿佛是院内榆钱树干连同枝叶一齐插入云霄所流出的血液。日光是分明的红色,透过繁密的枝叶倾泻。微风过境,我和小开摊开手接住漫天的榆钱抑或一些流动的“血液”。就在刚才和小开骑车在院内追逐了几圈,衬衣被汗水浸透。微风和日光若能蒸发掉什么,仅有汗液,而非灵魂。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和小开坐在树下,地上稀疏地躺着枯萎的叶。虽然是盛夏,而有些生命仍被生命遗忘,遗忘后死去。

小开拉我站起。她说,口渴,去买冰。

我没有钱,亦是知道她没有钱。可我们还是踩着稀疏的落叶径直走过大门。杂货部在大门旁,是从一家住户延伸出来。经五六级阶梯到达小店抑或是触及到。店有几平方。柜台上放着廉价的食品,而在我和小开看来却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两只光顾的苍蝇,还有食品上不净的尘埃。一个婆婆守在柜台一旁,愣愣地看着我们。冰,是我和小开唯一想要的。放冰的白色冰箱在柜台的后面。可我们没有钱。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们从五六级的阶梯走下来。小开从包里拿出贰元钱。她应该没有钱,就在一分钟前。我看到她脸上挂着的汗水比刚才还多。

我自然是问,钱哪来的。她指了指杂货部里一个泡沫箱。没等我回神,小开又拉我走上阶梯。

两个冰棒。小开说着把贰元递给婆婆。本应有找零,却没有。因为垄断经营,杂货部的食品比一般商店贵上一倍。小开接过冰棒后,又递给我一只。婆婆仿佛是笑的把钱放进了白色的泡沫箱。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切都是一个骗局。

我和小开走下阶梯,步伐快而沉重。我们站在杂货部前啃着冰棒,望着杂货部里的婆婆。她把钱从白色的箱子里取出,一张又一张叠好后放在左手,嘴里一边默念着,一边小心翼翼的用右手拨动零碎的小抄。然后又微笑着把他们叠在一个蓝色的布袋里。此时,起风了。背上的汗液被蒸发。手中的冰棒也被我们蒸发在嘴里。又甜又涩。

院内的树被风吹得摇晃着枝间的叶,一切循规蹈矩地进行,却又如此被动。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几年后,我和小开相继搬家。没有留下任何联络方式。我们便如此地笑一笑,相忘于江湖。

常去儿时的家,仰望那棵巨大的榆钱。我深知,抬头又会是一片天光。守门的大爷没有更换,包括那只猫,那间更旧的杂货部。院内一切都如故,仅有地上浅浅的轮印。因此,我相信时光无法改变一些……

后来去小楼,也只是匆匆地路过了。知道里面有一个守门的大爷,一只猫,一棵巨大的榆钱,一个挂着公用电话的生锈牌子的杂货部……别无其他。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时光不会迅速地捏碎一切,它缓慢地……如同不断生长的榆钱,仿佛终有一天会回插入灰色的天空,溢出血液。

杂货店婆婆的死我是几个月后才知晓的。每次路过向内望去,并没见杂货部开门。几个月后才进去询问了守门的大爷。原来,人已经走了。我轻轻地踏上杂货部前的几级阶梯。婆婆仿佛如当初般愣愣地盯住我。而如今,物是人非。生锈的公话牌静静挂在卷帘门旁。风吹过,也不会晃动。似乎已被定格。阶梯的边沿生长着一片淡淡的苔藓以及一些不知名的草类。许久没人走过,就连门上那几个“铺面让”,也是几个月前贴的。有被雨水冲刷的痕迹。淡淡的,仿佛泪痕。

听守门的大爷说,钱婆婆因为气胸,恨钱,所以没有到医院。她媳妇第二天送完小孩回来就发现人……恨钱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原来,婆婆姓钱。

我又悄悄来到杂货部前,步伐慢而沉重。我打开钱包拿出两块硬币,塞进卷帘门内。四周很静,金属碰撞的声音悦耳,却又短暂地消失在卷帘门内的世界。

我偷了钱婆婆的钱,而钱偷了她的余生……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