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尾虫
四年级 其它 1272字 662人浏览 费钰皓07

一半截约矿泉水瓶粗的桑树在余晖下格外显眼。

桑树发枝的部分在很久前就被砍掉了,事实上,这是一颗完全没了生命迹象的桑树。 在一处枝头被砍掉的地方,旁边有一只很小的剪尾虫(学名:蠼螋),它正在感受落日余晖。天气转凉,这也许是它最后一次出来透风,此后便要进入漫长的冬眠。

小家伙不足一厘米长。几个月前它的母亲来到这棵树定居,后来产下卵并成功孵化出一大堆小剪尾虫。不久后的某天,它的母亲刚爬出洞便被一只小麻雀叼走了。它们从未见过这种情况,原来生存并不容易,还要时刻提防各种掠食者。对于杂食动物而言,食物倒还算充沛,但没有了母亲的庇护,生存要艰难得多,它的兄弟姐妹或被饿死,被吃,走散,最后活下来的并不多。所有剪尾虫长大一点能够独立生活后,便要各奔东西,自己出去闯荡一番,这个小家伙就近找了个小洞住下了。

就在十分钟前,桑树剧烈地晃动了一阵。待静下来,小家伙爬出洞口张望,一探究竟,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了。刚才有个背背篓的人经过,撞上这半截树,树上有一只在爬行的小毛虫,正好被压得稀烂。这对小小的剪尾虫来说,绝对是一顿美餐。

现在的它,正是饱餐后欣赏夕阳。不巧,刚才那背背篓的人回来了,一双人类的大手伸了过来,小家伙瞬间窜进洞里。

接下来是不住地摇晃,这种摇晃比先前背篓碰到树要厉害的多,简直反江倒海。五分钟后,一种难以忍受的震动并伴随着巨响后晃动逐渐停止。但感觉光线暗了许多,好像一下子从白天变到了夜晚。

在这以后的时间里,白天不再看见太阳,当然剪尾虫也并不喜欢太阳,晚上比以前更黑,总之,昼与夜的界限已经不清晰了。气温也一天比一天冷,剪尾虫不再进食,终于,小家伙睡着了,正式进入冬眠。

两个月后的某天,晃动又开始了。当然,这并没有惊醒沉睡中的剪尾虫。但随后温度逐渐升高,剪尾虫结束了它的冬眠,一步步苏醒过来。也就在此时,一股很热的浓烟从洞底涌出来,剪尾虫被熏着了,不得已爬出了洞口。

两月不曾出洞,竟不知洞外景象已全然不同。以前,桑树立于土地之上,剪尾虫生活在空中,四周一片空荡。而今,眼前一片大火,桑树横置于火盆之中,已被烧成两截。

剪尾虫慌忙乱窜,想逃出这片火海。他先爬到树的顶端,就是被砍掉的枝头发叉处,那儿背着火,可以暂作遮掩。但这并非权宜之计,因为老有浓烟从那些小缝里窜出来,剪尾虫不停的来回躲避。

本来这里是离火盆边沿最近的地方,目前火盆边沿的温度还不足以烫死剪尾虫,要想爬上火盆边沿,还得下去在灰里面爬一段距离,但会的温度会不会很高呢?谁知道呢?剪尾虫并没有选择余地,所以它只能拼一把。

偏偏不巧的是,树皮缝里钻出一只蜘蛛,蜘蛛个头不大,但小猫同样能逮大耗子,剪尾虫只能逃跑,另找他路;蜘蛛呢,也并不追,“大难领头各自飞”也正应了这句老话。

剪尾虫的慌窜引发了火盆边三四个小孩的哄笑:“跑不脱,跑不脱了,哈哈哈哈哈!”“那边去,那边去咯,一口把你吃啦,哼哼!”此时,一中年妇女走过来“让哈,让哈,你们在笑啥子哦?”边说边把烧成两截的桑树夹到火中央。

剪尾虫和蜘蛛不慎落入火盆的灰烬里,似乎消失了,也没看见两者爬出来,只听得小孩子们发出了一句遗憾的感叹词:“喔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