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在凋零也在开
高二 散文 1018字 48人浏览 zjszwgj2

理清后的释然,是忘记后的疤痕,残留在记忆中是宿命的伤口,不再留鲜血。                                         ------题记
本来是两个世界里的人,一个在凡间,一个在灵界,却在生命中有了不得一次交集,然而又是两条相交的直线,一生只会有一次匆匆一瞥随后又成了陌路,也许这就是命运。
那年冬天
有些时候习惯是致命的,这是我后来才明白的道理。
我们所共有的回忆都是属于哪个冬天的,那个冬天经常下雨,而我们则天天唱着JAY的《晴天》那是他所喜爱歌手唱的;
那个冬天是我记忆中最快乐的日子,或者可以说是我最想怀念的日子,也是他人为我最快乐,最无忧无虑的日子;
那个冬天他教我如何去喜欢一个我最讨厌的人;
那个冬天他对我最好的朋友说我可爱,然后微笑,我也笑了;
那个冬天很冷,可我丝毫没感到冷,很温暖;
那个冬天后我们的关系变得僵持,他走了,没有任何音讯,没有通知我,什么都没有,我的世界里边,从此就不在有晴天了``````

曾经以为 世界很美 没人流眼泪
吹熄蜡烛 许的心愿 全都会实现
原来的我 怀念从前 是因为太留恋
懵懂的岁月中只收藏了简单的想念。
今年冬天

长大以后不现在的我 忘记了快乐
人来人去 留在身边的朋友不多
那些天真 纯纯的笑哪去了
洁白翅膀美丽天使不见
这个冬天我只能无数遍熟悉而又陌生的JAY的歌;
这个冬天我依然会有笑容,但他们都说我的笑容里缺乏温度;
或许吧,或许我两成了一条直径,那是圆上最远的距离``````
那天他的声音穿如我的耳里,他就在我身后。
2年,我不曾再见到他。
3年,我们不曾讲过话。
4年,我们美好的回忆。
5年,我怀念他的时间。
我听见他低低地叫我像怕吵醒这沉寂的氛围。他知道吗?自从他走后,一直没有音讯,他是不懂的,人最伤心的表情不是哭泣,而是把什么都藏在心理而眼里早已六不出眼泪了,他走的太过决绝。他把整个天空的痛苦统统留给了她``````
他对我笑,我抬起头来对他笑。我们讲起以前的种种,开心得像孩子般。
他说送我回家,我迟疑,然后微笑,他说的笑容里缺少了些什么。
我摇头,然后转身,走。我听见他叹息的声音,很无奈的! 我没有回头,我知道,我告别的不只是他,还有我那段纠缠的岁月。
太长的时间,伤心都成了一种习惯,习惯了似乎也就不在伤心了,我学会了处理,渐渐释怀,有些风景注定只是路过,当初我们不懂得永远的意义却对彼此说了永远,尽管说的时候多么认真,或者珍惜不够,或者珍惜方不对,总之,终究是错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