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梦失词
高一 记叙文 917字 67人浏览 故十艾

绕过生锈的铁栅栏,在尽头,便是大大的后院,空旷的院子里有一个生破的桶,裂痕斑斑,父亲告诉我,那是外祖母的老房子,快要拆迁了,所以带我来看看。

外祖母生前对父亲疼爱有加,所以父亲一踏进院门就伤感万分,平日神采奕奕的瞳里,尽是暗淡。我细细观察着这已有上百年历史的老房子。房顶上的黛瓦已经黑白不清,不少都有了裂痕,还碎了许多。

父亲对我说:“你外祖母生前很能干,瓦房经常漏水,都是她自己修的哩!现在,人去楼空了。”我点点头,并不说话,不想打断父亲的回忆,便自己走走。墙早已不是雪白,也许本来就不是,飞檐已经腐烂,青苔爬满了地上、窗台、木门。爬藤的植物显得特别青翠,攀着墙,努力伸展着,紫藤与清冷缠绕,遍布整个围墙。用自己的躯体固执地守护着这个院子。一个桶里满是泥土,那是打水用的桶,上面的土沙应该是不干净的水沉淀而成的吧。土的上方有几株不知名的小花正在开发,给死寂的院子增加了生气。黄色的墙砖上布满了苍黑,瓦片碎了一地,这座院子不知受了多少次暴雨的侵袭。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院子旁有一条小路,小路两旁,都是小溪,我好奇地通往小路,“小路的尽头才是外祖母住过的正屋。”父亲对我说。我想过小路去看看,对外祖母的生平充满了神秘感。正当我准备过去时,父亲提醒:“小心,我小时候打水不小心摔下去过,还亏得你外祖母照顾了半个月呢!”小路上都是青苔,踩上去滑滑的,粘粘的。斑驳的屋门内,一片阴暗潮湿,被虫蛀过的桌子,椅子已破旧不堪,缺了不少木材,木雕上也有着岁月的洗礼,唯一幸存的是一个老式靠椅,一碰就‘吱吱’响,听着声音,仿佛看到一个满面皱纹却慈祥和蔼的老人躺着上面。推开不稳固的房门,又是一间屋子,上面是用竹条编成的木床,已经面目全非了。类似纺锤机的的物什上是一张沾满油渍的破布。一张老旧的茶桌上有几个脏兮兮、泛黄的木杯。墙角的四处已长满杂草,一点儿生气都没有。看着简陋的家具,可以感受到外祖母生活的艰辛和简朴。

我四处看了一圈,看见平日流血不流泪的父亲眼眶红红的,手里是一件老式大衣,父亲说,那是外祖母唯一一件像样的衣服,只有过年过节,来了客人才舍得穿。在我的陪同下,爸爸少了那件珍贵的大衣,我合上双手,想:外祖母,天堂一定很冷吧?爸爸给你送了一件棉大衣呢,以后就不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