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一 散文 799字 35人浏览 可靠的千堆雪

比起这喧嚣的市俗,乡土更有韵味.姥姥已经走了,相隔十年,只留下外公还在.我热切地想握住外公干枯的手,望着他那混浊的双眼,然而外公呢?——而他已遁入林中....他又何曾不怀念老伴,这片落叶是落了,可它哪还怕什么冰雪的炙伤!

小屋虽陋,苔痕草色.屋内也简陋,才明白"斯是陋室,惟吾德馨"的韵味.走进姥姥房间,灰尘飞扬,朦胧里,一段木质,在精致的储藏柜中."这是好几代传下来的."外公说的.岁月告诉我,它已经沉睡了将近两千年了...

不管在深埋的地下,还是被人又置放在这里,它都在长睡不醒,甚至它的睡姿,都是保持着原来的样子.不管在深埋的地下,还是被人又置放在这里,它都在长睡不醒,甚至它的睡姿,都是保持着原来的样子...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它曾经闪动光泽的漆面,曾经映照着一位美丽的面容。现在,那漆皮已经剥落,但分明还能感觉出那个美丽动人的面孔:长眉,妙目,花鬘,髻上的茶花,侧目垂睫,细腻妥帖的梳妆...曾经的晨光明媚,绿柳婆娑;或荷塘月色,静影沉璧.明眸,皓齿,银簪,繁花。一双玉手,轻拢慢捻,撩拨春风.满腹心事,交付指端.或不远处有一琴,在与之和鸣互答,相应成曲.

现在,已看不出是一种哀伤还是惟美.那浓长的云鬓,似是幻化了这一根密密的细细的丝弦...

瑟,在马王堆汉墓,第一次看到这种掩藏于古诗中的乐器.它总是与琴放在一起,琴瑟和鸣,似是男和女,爱和情.瑟字本身,似就是一个形象,是女子的形象,还是乐器的形象呢?相比于琴和筝,瑟确实是显得小巧和精细.由它发出的声音,也许并不是那样雄浑高亢,而更显现出清越和悠扬.瑟瑟并在一起,就是形容声音的细微,秋风瑟瑟,轻微的声音里,还有了某种特征.现在,有竖琴、古筝、古琴、编钟甚至箜篌的独奏,但没有听到这种叫瑟的乐器的表演,有人把它用琴替代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柜子里的瑟仍在沉睡着.它也许已在最后一曲中迷醉过去,它像一枝古典的干花,散发妩媚.我真想透过明净的玻璃探进手去,将它的好梦猛然拨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