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中学生活
初一 记叙文 2108字 1734人浏览 庄妈妈670

我的中学生活

我的中学生活充满了苦与乐。

就物质上而言,我是艰苦的。

1978年9月,我上了村里的初一,开始了中学生活。那时刚刚粉碎四人帮,农村的生活还没有大的好转,尤其是像我们家,九口人,只有爸爸一个劳力。我是家里老五,上有两个姐姐,两个哥哥。两个姐姐的中学正赶上文化大革命,上不成高中,那时还没有恢复高考制度,于是她们初中毕业后都走上了文艺道路,但都在求学阶段,不争钱,还得花钱,两个哥哥运气好,正好赶上恢复高考中考制度,还都幸运的进入了县城中学。我们家的经济之拮据可想而知。吃的是粗粮为主,很少吃上白面,更不必说水果和肉食之类了。记得初三我考上了乡里的重点中学,每天中午骑车回家,带上早晚的干粮,晚上住在同学家,用人家的火热饭吃。我的饭比起我同学的来总要差一些,同是高粱面,人家的比我的细,人家能吃饱,我则顿顿凑合;我穿的衣服自然也是陈旧的和 打了补丁的。多是姐姐们替下来的。大姐穿小了二姐穿,二姐穿小了我再穿……直到补丁多的实在不能再穿为止。

初三毕业,我也考上了县城高中。只是不能住校。骑车跑吧。

好在有同伴。十多里路,多是土路,我和同伴每天天不亮就上路了,天黑了再回家。每一趟少说也得四五十分钟。遇上下雨下雪天就倒霉了,我逼着父母想办法,于是,后来我住到了离城稍近一些的姑姑家,多是油路。可毕竟时间长了也不是好办法。因此,我和另一位同学又在我们老师的帮助下在城里找了一间小屋子,那是怎样的一间小屋啊。其实就是一间茅草屋,夏天漏雨,冬天风吹的刺骨寒冷。我和同学蜷缩在那里,熬了一个又一个夜晚,我们的腿经常抽筋,我们欲哭无泪,谁让我们要求学呢?

上了高二,经过父亲的奔波,我终于住校了,虽然睡的还是潮湿的木板,又是十几个人的大房间,但毕竟比原来好多了。 高中的学校饭量是有规定的,小碗平平一碗,还是粗粮为主,菜也是素菜,我吃的很香,点滴不剩。有时爸爸也送点干粮玉米窝窝片给我,但我说:我够吃,让哥哥们吃吧。

瘦小的我已经习惯了吃不多。

记得我第一次吃油条是在高中,大概已经高三了吧。我身上装有五角钱,平时我是没有零钱的,即使有一点,也会一分不少的给了妈妈,这是爸妈培养成的规矩。这一回,我突然想自己花一回。买什么呢,饥饿的我自然想到了吃,对,买根油条吧,记忆中,我好象还没吃过它呢。于是,我将那五毛钱都买了油条,啊,好香啊,那时感觉我吃到了天下最好吃的东西。

那种香味至尽想起来都让我颤动——贫寒出贵子,我相信这句话是深有道理的。虽然我现在还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民教师,但我

觉得,正是贫困的生活给了我刻苦学习、战胜各种困难的勇气和要做一个有作为的人的志气。我真的感激我的父母,我的家庭,我的苦难的中学生活。

就精神上而言,我是丰富的。

一想起来,好多事都涌上脑海。

初一时,有一段,我的数学跟不上,主要是解应用题,父亲边担起了我的家庭教师。在他生动而耐心的辅导下,我的数学突飞猛进,初二期末考试,我的几何、代数得了全校唯一的双百分,数学老师高兴,我的喜悦难以形容,算是我对父亲的报答,我现在想,假如没有父亲的辅导,恐怕我就考不上乡重点中学、县城中学,也就没有今天的我。人生真是每一步都得小心啊。冥冥中每一步都紧密相连着。

初一时还有一件事令我羞愧难忘。我的同桌是个男生,他的数学书不知怎么到了我的书包里,害的他挨了老师的训,我却怎么也不好意思拿出来给他。直到最后也没给他。

那时村里还没有电视,只是隔上十几二十天边演一场露天电影,那对我们小孩子来说可能是最快乐的事了。下午盼着老师早下学,晚自习是不上的。早早的边等候在那里了。同伴们有说有笑,有打有闹,电影一开,就觉得到了另一个世界,随着那里的人物喜怒哀乐,直到电影完了,还会沉醉其中,久久玩味,一到第二天,同学们到了学校, 便又开始了大讨论,有的扮演电影中的人物,回演电影精彩情节。正是尽兴快乐时,忽有学生叫到:

“老鼠(老师)来了!老鼠来了!”我们边吓的赶紧都坐回自己的座位,不吱声了。

初三时我还不懂得用功,同伴半夜里常常起来看书,我暗地里笑她。我常常抽时挤空的看“闲书”,晚上则常去看电影,欲罢不能,等到升学考试我只考了县城普通中学时,我的心开始难过了,同村的有的考上县城重点中学,小时我们是并驾齐驱的。我开始明白学习得用功,感情得克制。

可到了高中,我还是常常克制不住自己,爱看闲书,看电视(80年代电视开始普及),为此也常常苦恼,后来我想出了办法,只要我看一本闲书或一次电视,我就命令自己写一篇日记,读后感或观后感之类,这样,就觉得没白看,看〈血疑〉和〈霍元甲〉后激动地回味,久久难以入睡,看女排姑娘夺世界冠军时热血沸腾,顿升民族自豪感和爱国热情。为看春节联欢晚会跑到了邻村,为张民敏、飞翔的歌声舞姿倾倒,也对某个男生的指挥或某个女生的小提琴演奏羡慕不已,心里想着什么时候我也能拿出自己的“绝招”……

到底在高中懂得了用功,高二期末考试,学的不好的物理竟然能考了93分,但我还是在高考中名落孙山了。于是开始了更深沉的思索:今后的路,人生的意义……

思索之后,我终于有了自己的决定:弃理从文,在家自学。前者因为我爱好文学,后者因为家境仍然拮据,一年之后,我终于扣开了大学的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