枇杷树,演绎冬天里的春天
初三 记叙文 2字 72人浏览 但你没有22

小时候,在我家的院子前面,种着很多果树。一打开门就可以看见,有桃树、杏树、李子树、梨树、柚子树、枇杷树等等。开花的时候,如火如荼,满院芬芳,成熟的时候,鹊笑鸠舞,果香飘荡。我一直以为,与这些一起成长的果树很熟悉,不管是花型、叶状还是味道。直到今年的冬天,一位好友在空间里惊叹枇杷树开花了,才意识到,我从小就熟悉的枇杷树,居然是在冬天里开花。或许是离家多年,早已忘记了一些花开的时令,或许是从来就没有刻意去记住过,只是悄悄地住在我心里的某一角落。其实,第二天我就发现邻居家的桔子树旁就有一棵枇杷树,而且枝桠还伸在墙外,只要我出门一抬头就可以看见的,而我竟然也熟视无睹。果然,在这个天寒地冻的季节,枇杷树上,却开满了乳白色的小花朵,五片花瓣,密密匝匝,在浅黄色的花托衬映下,犹如一座座微型宝塔。椭圆形的叶子又大又长,状似琵琶乐器,有锯齿的边缘,背面有细细的茸毛。咋看,枇杷树是如此的葱茏,也是如此的不起眼。枇杷树又叫芦橘、芦枝,属于蔷薇科常绿小乔木,果实是淡黄色的,表面光滑,果肉细软,果汁香甜。记得小时候,每当感冒咳嗽,母亲总是会摘下几片枇杷叶子,清水洗后放在锅里加冰糖烧水喝,这样感冒很快就好了。据说枇杷止咳露的主要成分就是叶子,而鲜枇杷的果肉不仅香甜,也有治肺燥咳嗽以及预防流感的功效,甚至树皮、树根都是治病的好药材。冬天的枇杷树,在唐代诗人白居易的笔下是“回看桃李都无色,映得芙蓉不是花。”在杜甫的田舍里又写道“榉柳枝枝弱,枇杷树树香。”可见诗人无论在什么季节都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一个写了它外表的惊艳,一个写了它内在的幽香。而宋代诗人戴敏曾在写初夏的诗里说:“东园载酒西园醉,摘尽枇杷一树金。”可以想象在绿意蔓延的夏天里,吹着淡淡的风,站在乡野成片的枇杷树下仰望,那鲜活水灵的果实该是多么的诱人,那金黄亮丽的盛装该是多么的迷人。在这个萧条的冬季,北风猖狂,掠去了桂花的清香,寒露凝冰,冻伤了菊花的笑脸。而唯有枇杷树,傲视严冬,凌寒独开。风霜的飞刀没有让你的头颅低下,雨雪的冷箭没有击中你含苞的梦想,你独立寒冬,披露含霜,气定神闲地演绎着冬天里的春天,其实你比梅花开得更早,但你从不去炫耀,也无需争辩,静静地居住在自己的天地里,因为你有足够的冷峻和内敛。枇杷树在冬天开花,春天结果,看似多么反常的逻辑,却告诉我们一个深刻的道理,在逆境中成长,就是胜利的佼佼者。或许,你不能选择在姹紫嫣红的春天与百花齐放,也不能选择在天高云淡的秋天同瓜果飘香,那么,你在逼仄的处境里,没有绝望,唯有以百倍的精神来抵抗寒风的肆虐,没有悲哀,而是以傲然的风姿来迎接一场冰雪的洗礼。你懂得,这何尝不是人生旅途中,一种获得成功的经验。站在枇杷树下,怀着与生俱来的亲切与喜欢,带着久别重逢的温暖与感动,有淡淡的花香袭来,穿透流年,清寂悠远。我分不清这是小时候熟悉的味道还是记起了多年前的自己。不然,为什么,在这不经意的情境里,恍若梦境,我依稀感觉到,这芬芳还是从前的芬芳,不管我是忽略还是忘记,一直都在最美的光阴里,静静地飘香。原来,穿越了时光的曲折,我们依然息息相通。人的一生其实也像枇杷树,即使环堵萧然,也一样要装着梦想与希望,即使在寒冷的冬天,依然可以凌寒怒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