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人类文明的悲歌
初一 散文 3684字 96人浏览 wuhunlove123

中国文化在绵绵数千年的黑暗封建统治的摧残下已经失落了,只剩下一个腐朽的躯壳,那种文化之精神被深深禁锢在这个腐朽的躯壳之中,但是,中国文化之精神不死!那心还在跳动,就象一个还在孵化着的新生命,在黑暗之中悄悄孕育着,恰恰是黑暗在孕育着新生命,保护着幼稚的生命胚芽。一个世纪以来,这个新生命几次试图破壳而出,但是都没有成功,因为那种几千年积淀形成的躯壳太坚硬了。 但是,黑暗的统治将要终结,当新世纪的太阳升起的时候,这个中华文明的新生命将要破壳而出!我们并不急于让这个新生命过早出世,应当遵循自然的原则,当这个新生命孕育到有足够的力量打破坚硬的外壳,那时,任何力量也阻挡不了这个新生命的诞生。 20世纪的人类在精神上已经是穷途末路,所有的偶像都被打破了,所有的尊严都被消解了,所有的信念都已经灰飞烟灭!人类自己创造的文明现在已经被人类自己所否定,也许这个工作还没有最终完成,但是,旧世界的大厦确实已经从根基开始腐烂并且摇摇欲坠了。 在西方,资本主义已经走到尽头,资本主义神话面临着最后的崩溃,西方在文化上兴起的后现代主义已经完成了对启蒙主义以来西方全部思想的否定,那些过去的信念、理念、价值、原则、教条等等,在后现代主义的冲击下已经溃不成军,但是,后现代主义仅仅是一种否定性的思想,她可以打碎一个旧世界,却不能建设起一个新世界。后现代、后工业、后科学这些观念丝毫也没有给人带来希望,而只是把西方精神世界再次推向更深的绝望。因此西方文化更加流于颓废,精神趋于堕落,散发着暴力与色情的粗野,比如美国那样的国家,已经如同一个严重的狂想精神病,整天想着的是要称霸世界,只是靠着这个狂想才支撑着美国的精神,可是世界是世界的,永远也不是美国佬的。[!--empirenews.page--] 在这个世界上,到处是强权在肆虐,强盗们依靠着他们把持着的权力在肆意妄为,他们以为用F-117和坦克进行无人性的虐杀就可以征服这个世界,就可以让人民俯首听命了,就可以对生命、对人性的尊严进行审判,殊不知那强权也是要腐朽的,当强权腐朽之后连狗屎都不如。 在中国,54以后我们试图循着西方的道路完一个强国梦,我们试图离弃自己的传统,远远地跟在西方的屁股后面,在西方文化的垃圾堆中寻拣着破烂,试图从中发现一些至尊宝,用来完我们的强国梦。就象每一个垃圾拣拾者都梦想着拣到金镏子一样,当我们发现了黄色的东东就会兴奋不已,以致于我们把驴粪球也当做是金旦旦。于是,德先生、赛先生就这样被中国发现并当作至尊宝被供奉在殿堂上了! 我们还发现了西方的工业,以为那又是一个金旦旦!建国后在北京城市建设规划中,建筑学家粱思成先生试图保护住北京的文化古都风貌,毛泽东否决了,说:“不,我要站在天安门上满眼望去全是烟囱,冒着滚滚的浓烟!”于是粱思成遭到批判,北京的城墙——那是中国的项链啊——被无情地拆除了,我们建成了一个喧嚣的现代化的北京,却永远失去了一个宁静的文化的北京。当时的一位中宣部官员,现在已经成为中国科学院院士的何祚庥先生还建议要拆除故宫,理由是“建筑是有阶级性的,故宫是封建主义的象征”,可惜没有被毛泽东采纳,如果把故宫拆掉,那块地方的确是可以建一个钢铁厂的。 西方的东东就是好啊!就是西方人扔掉的臭袜子到中国来也能卖大价钱。当西方已经完成了对现代主义的批判和反思,我们还在高喊着要现代化,用现代主义的鸦片麻醉着人民,把科学当成最摩登的宗教,鼓吹科学主义,捍卫科学尊严,用西方廉价的垃圾货来围剿着我们自己民族的文化。[!--empirenews.page--] 目睹中国文化汉奸的所作所为,我们只能感谢他们,正是他们的无知和愚昧,他们对中国文化的围剿,才把中国文化之精神推向全世界,为中国文化的最终崛起准备着条件。中国文化正需要这种黑暗,因为中国文化的躯壳已经腐朽不堪,只有让她彻底归于腐朽,那内在的生命才能破壳而出。腐朽吧,没落吧,围剿吧,在这新世纪即将到来的时候,我们为这种腐朽、没落和围剿拍手叫好。 中国人之迷恋科学,讨伐迷信(中国人喜欢把自己祖国文化叫做迷信),实在是出于崇洋媚外的洋奴心态,同时也是因为没有搞懂这里的问题,有些人以为中国人反正都不懂,就可以随便糊弄中国人了。科学在西方也只是被当作是科学,从来没有被当作信仰和真理。可是这个泊来货到了中国就顿时身价百倍,就如同一只西方穿过的散发着恶臭的袜子,我们拣过来以后,现在已经

不只是当作一只洋袜子,而且还把这个臭袜子绑在竹竿上当作一面大旗,四处摇晃,并且口口声声:捍卫科学尊严,反对封建迷信云云! 20世纪中国人的这些迷狂将作为历史的笑话记录下来,那些科学斗士的姓名将作为卖国贼被历史记载下来,永远遭到人民的唾骂。20世纪中国人的文化境况也表明中国人在文化上的茫然与绝望,一方面我们已经失去了我们自己的传统,我们毁弃了我们自己的精神家园,可怜地沦落为精神的乞丐,曾经四处流浪的以色列人是有精神家园的,可我们拥有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却没有了精神的家园。我们梦想着从西方的垃圾堆中发现一些可以拯救我们的稻草,可是西方人也已经陷入了绝望的困境,西方人连自己都不能救度,又怎么可能来拯救中国人呢? 在我看来,科学无疑是有用的,但是科学又代表了极度的无知,用科学来救国,就象让一个泥瓦匠来雕琢一块美玉一样,会把美好毁灭掉的。西方的科学无非是以严谨的理性的包装贩卖的荒唐,而中国的迷信却是以荒谬愚昧的形式所传达的真谛。科学的荒谬是根本性的,在于科学在方法论上的分析主义,科学人为地把对象抽象孤立地锁定加以研究,比如,核物理学就是研究核反应,化学只是孤立地研究化学反应,分子生物学就是研究DNA ,而不考虑这个研究最终给人类带来的后果,世界是一个相互联系的整体,而不是孤立的概念,在世界之中所有那些被孤立研究的对象都不是孤立的,这些科学研究是要影响到我们的世界的啊!在资本主义的社会条件下,所有的科学发现都成了资本的奴仆,被用来赚钱,被用来推行剥削、殖民、屠杀和掠夺,世界已经被这个科学恶魔摧残得不成样子了。[!--empirenews.page--] 人类文明的世界不是科学所描述的那个冰冷残酷的世界,文明的世界应当是自然的,自然应当是和谐的,应当是充满着真善美的,充满爱的亲情,人应当是有尊严的,人的尊严不是那种资产阶级鼓吹的以毁灭他人和自然的为代价的私人的尊严,人的尊严来源于自然,来源于世界,来源于存在。可是,现在世界已经被科学这个恶魔毁灭了,人与人成了敌人,地球家园被破坏了,森林、草原、湿地在消失着,物种在大量灭绝,生命大千在呻吟,爱滋病在肆虐,良田在变成沙漠,空气和水在变得污浊不堪,在资本的煽动下,人已经变成了疯狂的野兽。 虽然,20世纪的人类创造了辉煌的物质文明,但是人的欲望却更加炽烈,欲望的火焰使人丧失了尊严、理智和情感,生活已经不复有那种“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的甜美,也没有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宁静。这也叫做人的生活? 被当作是迷信的中国文化,虽然从外部看来是荒谬愚昧的,可是这种荒谬愚昧之中却包含着生活的真谛,包含着朴素的真理。比如对于神佛的信仰,烧香磕头,表面上看来是荒谬愚昧的,可是对于信仰者来说,却可以籍着信仰的导航进入一个神圣的世界,她可以带来心灵的宁静,境界的提升,灵魂的飞升,把生命投入到一个更高层面的世界,她教导人敬畏,启迪人的良知,教导人高尚,给生活带来温馨和满足。当一个人与神灵相通进入出神入化的境界,那就可以有随心所欲的自由创造,获得如去如来的自在,得到灵魂深处的快乐。迷狂的现代人呀,什么时候你才能理解,幸福就是超越,回归才可以安宁。 在毛泽东时代,中国人曾经也有过信仰和精神的皈依,但那种信仰是短命的,因为那不过是把一个人神圣化用来替代无限的上帝,而随着这个人的去世,神圣的光环消退了,中国人终于从这种虚幻的个人崇拜中醒来。毛泽东死后,中国人的精神也就死了,邓小平可以砸烂毛泽东的神殿,却不能重新给中国人民建设一个新的神殿,只是给中国人民提供了一点廉价的猪肉,以致于人们放下碗也还是要骂娘。[!--empirenews.page--] 一个没有精神信仰的社会只能是走向堕落,对物质利益的追求就象是一种着魔,最终将把人引向一个不可自度的深渊,下堕到不可救药的地狱。拥有物质财富掩盖不了那种灵魂的空虚,现在许多人干脆就不要灵魂了,过着出卖灵魂的生活,所以腐败现象在全方位不可遏止地蔓延扩散,这就是走向毁灭的前兆,这样的社会也只有依靠专制和强权来维系,但,这样的统治是可以长久的吗? 20世纪的人类再一次演出了一幕悲剧,在辉煌中迷狂,在迷狂中死亡,从东方到西方,精神的大厦都已经崩溃了,佛祖说过:一切都有成、住、坏、空。毁灭掉一个旧世界或许也不是一件什么坏事,只有把一个旧世界毁灭掉,干净彻底地毁灭掉,我们才可以建立起一个新世

界。回顾人类文明的历史,我们不就是这样一次次在悲壮中走向毁灭,在灰烬中得到再生的吗?!就象郭沫若《凤凰涅盘》中描写的凤凰那样。 被毁灭的恰恰是虚假的繁荣,而真实将永恒与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