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可待成追忆——胡适
初一 记叙文 932字 214人浏览 BabyGirlRan

此情可待成追忆

——浅述胡适先生的爱情故事

这个戴着黑色圆框眼镜的读书人总是显得那么宁静,仿佛他一生的气息都收敛着,不放肆,不张扬,只是缓缓的散发着温情,让无数喜欢文化,钟爱艺术,倾情才华的女性为之心仪。

微凉的月光,朦胧又透着清爽,携着清风,轻踏着石阶,淡淡的花香在空气中弥漫。一双才子佳人漫步于湖边,在异国的天空下,相知相恋。这位佳人就是韦莲司。“隔树溪声细碎,迎人鸟唱纷哗。共穿幽径趁溪斜。我和君拾葚,君替我簪花。更向水滨同生,骄阳有树相遮。语深浑不管昏鸦,此时君与我,何处更容他?”这首《临江仙》将这对恋人的情感表达的淋漓尽致。然而,为了遵从母命,这桩浪漫的异国情缘在历经半个世纪后仍始终克制温存在友谊的界限之内,韦莲司小姐成为与他交往四十八年的红颜知己。

西子湖畔,烟霞洞内,婚礼邂逅,注定了他们之间漫长而苦涩的爱情。胡适诗:“是驱不走的情魔,是吹不散我心头的人影”来形容他们一生中最为热烈的一段恋情。但,三个月后,胡适离婚未遂,曹诚英堕胎终生未嫁。

胡适先生生命中的女子除韦莲司、曹诚英之外,还有徐芳、陈衡哲等,然而,她们都只是先生生活中的过客,陪伴他走完一生的,是他的结发妻子——江冬秀。

这个新文化运动的倡导者,居然娶了一个乡村小脚夫人,成为民国“七大奇事”之一。江冬秀,她没有像朱安一样隐忍,一辈子活在

让“大先生”垂青的梦幻中委屈自己,也没有像其他的女性一样要面子,按照常理,江冬秀高攀了胡适,必然要举案齐眉保持仰视队形,但她从不,她始终真实的活着,为了保卫家庭断然打响了婚姻保卫战。同时,她也是温柔的,她虽不大识字,可是为了能与先生书信唱和,通过各种途径补了缺,在生活中,照顾丈夫处处亲力亲为。她就像是一颗木棉,始终作为树的形象和他站在一起,平等而义气,她有她的泼辣剽悍,更有她的温柔宽厚。

人生或许没有太多的一见钟情,但多会经历日久生情,胡适先生与江冬秀之间的爱情可能没有他和韦莲司、曹诚英她们之间来的那么热烈、风花雪月。但是,在长期共同生活中,这种感情已在胡适先生生活中变得不可或缺,由先生最早提出的“新三从四德”来看,他们二人的深厚感情可见一斑。唐说:“胡适大名垂宇宙,小脚太太亦随之”这种陪伴,相濡以沫,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可能正是先生最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