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月明珠有泪
初一 散文 1107字 64人浏览 老死100

沧海月明珠有泪一次偶然的机会在书店看见了一本柳永的《乐章集》,摆在阴暗的角落里许久无人问津了,那淡蓝得身影散发出一股冷香的书卷气,那一点似有似无的飘渺的气质让我心头一阵异样。于是,鬼使神差地,我买下了它。

记得有段时间,夜晚总爱用手指尖轻轻摩挲着那本书的封面,在有刺眼的台灯下,那是我最爱的淡蓝,梦幻般的淡蓝。另有一幅牛皮纸的黄褐色为底子的水墨画,画的左边是一株枝条错综的杨柳,而树下则是一片沿向天际的无垠的碧水以及明灭不定的若隐若现的丛丛苇杆。画的左上角则是一首黑体的《雨霖铃》,屯田的词里除了《看花回》,我最爱的便是这首了,配着古色古香的水墨画,虽无残日,但也相去不远了。

闲窗之下,沉吟独坐,指尖划过墨色的词句轻吟“晓风残月”,在忧伤的淡蓝与萧索的黄褐里愈发地寂寞了,淡淡地水中鸢尾般的蓝色梦幻倏然而至。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楚天,依旧是淡蓝,我依旧是白衣,无可奈何的似雪白衣。如此苍白,又如此耀眼。

望着眼前的兰心慧性,忽然有些模糊了,从此关河冷落,残照当楼,纵有良辰,亦应如同虚设,只能空吟鸳会锦书。残阳下挽影愈来愈长,晚风渐起,遥望千里烟波,已是暮霭沉沉,而那双层波细翦的明眸早已泪流满面,此去经年,纵是章台柳,昭阳燕怕也不及万一。

晃眼的粼粼波光早已消失,天际的帆影亦已不见,风还在吹,鸟还在啼,秋虫还在低语,人却已分离。寒意袭来,蓦地惊醒,才发觉早已泪流满面。窗外蛩声正鸣至苦处,灯花“噼啪”,蓦然旋落,蓦地惊醒,才发觉天气已杂一丝微寒。默默站起,过身去悄悄放下幕帘,再次木然而坐,酒樽之中最后一滴香纯也已饮尽。香迹杳杳,佳人已再难得,灯火已残,夜,亦已将阑,柳词中那无处不在的寂寞尤为引人伤神,字里行间那若有若无的眷念不禁使人遐想那万里之外的绝世,而独立是那么倾国倾城,竟能使柳永为之一生寂寞。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倚着清风独立危楼之上,柳絮拂过香鬓依是不觉,望着暗淡长空连着天际芳草,亦似是痴了。倚楼无语,黄昏已近,残阳下,聚着两眉离恨,独立尽那梧桐碎影。

跨越千年,止不住的泪水,我忽然有些明白这位千年前下层文士的心境。命运的多舛让他无意为仕,于是他留意于平康罗绮,秦楼歌笛之中。纵然位居极品又怎能抵佳人一蹙一笑?“红颜或白发,醉生梦死”,放荡不羁便是他生的真实写照。他才华横溢,平生自负,一句“杨柳岸,晓风残月”独占千古,千年来“大江东去”才堪与之并论。飘泊羁旅,乡关迢递,他依旧纵情声色,但却又有谁知那月冷霜华之下的他,迢迢良夜,自家只恁催挫的他,木叶飘零,空阶下的他?无人得知,亦无人愿知。

才华横溢,风华绝代的背后不过只一个客馆孤苦,几追往事的异乡浪子而已。没有恨,没有属于自己的地方,亦没有家。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残月下,芦荡边,千载已过,杨柳依然寂然轻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