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哪里结束作文
初一 记叙文 8067字 53人浏览 ElviserCC

一:我只是迷恋某种形式

“我想我只是迷恋某种形式,而不是你。”

他喷出烟,对我说。

我抓起床头的烟灰缸扔过去,他头破血流。

我的又一次恋爱结束了。

收拾收拾东西,我要赶去学校上课,我有时候是个好孩子。

300块钱一个月的小房间,闷闷的电梯里是汽车的味道。我有晕的感觉。

阳光灿烂的日子,天气燥热,每个人都疲惫不堪,汗如雨下。六月,每个学生都忙着考试。

我也一样。

拥挤,小门口各种小店。

没有几个人,只有卖奶茶的那里聚集了几个人,神色麻木,捏着硬币。

教室里面电风扇嗡嗡的响,只剩下有太阳的靠窗位子,我开始后悔做个好孩子。 大家都变成好孩子,因为要考试了。

刑法老师在念书,为了不瞌睡,拼命的记下他说得每一个字,包括语气词。 他怎么还不划范围,我彻底后悔来上这堂课了。

课间休息,收拾东西。溜。

我没回宿舍,而是去了楼顶晒太阳。我喜欢一个人晒太阳,在夏天。 旁边矮点的楼房顶的柏油黑的发亮,吱吱的响着。

太阳把我吞了,在它肚子里,我全身都流泪了。

其实我并没有想打伤他。

几乎是挣扎着回到房间,风很大,高层的好处。

地面上人群如同蚂蚁,这是一条偏僻的街,远处几棵小草般的树。

窗台上躺着前任房客留下的烟头。

点起一根烟,风把烟头吹的一明一灭,已经是黄昏了。

屋子里弥漫了烟味,又消失。或者它们从来就不曾弥漫过。

烟的烟。

又是一天。

夜里醒来,发现我忘记了吃饭。

坐倒最后一排,看每个人的后脑勺。

漂亮的丑陋的几百块的两块就对付了的。

这也是我迷恋的形式。

再晒太阳,发现我快要中暑了。

生病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我不要生病。

我要好好对自己。

番茄炒蛋,鱼香肉丝,紫菜汤,早早休息,有利健康。

马上要过生日了,又要过生日了。

距离上一个生日有一年了。

呵呵。

上一个生日的时候,我最好的朋友写信告诉我,她早就和陈窗台好了。陈窗台虽然有个很莫名的名字,不过他是我暗恋的人。

她把这个消息作为我的生日礼物之一寄给了我,另外还有一个邮寄的音乐盒。 上了发条会叮叮咚咚的出来yesterday once more的音乐。

我回信祝福他们。

我再也不对陈窗台那些言词暧昧的信做一些同样言词暧昧的回信。

我告别了看夕阳看落花的习惯。

我觉得可以称自己对男人有了一点了解。

我应该谈恋爱了。

我的第一个男朋友是一个自以为才华横溢其实我觉得不过是个神经质的男生。 他写情书给我。

他告诉我说,他喜欢我是因为我对他好——我曾经帮他复印过一次笔记。 他说,他喜欢很多人,但选择了我——所以我应该接受他。

他描绘自己的蓝图——考不上研究生就跳河——他现在还活的好好的而且还是个本科学历。

他说,我很漂亮——在晚上朦胧的路灯下。

于是我说,好吧,这些都很有说服力,说明你观察能力敏锐,受大众欢迎但不花心,而且有很强的事业心,最重要的,你能够做到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很不容易。

我说,我们立刻开始这段感情吧!

他说,好!

后来,他发现我在白天根本不像西施,所以我们做情人只有三个星期。 不过按照情人们的算法,应该是63年。

已经是一辈子了。

我的第二个男朋友邂逅在图书馆。

我总是抢他那个阳光充足的书桌睡觉。

有一天我们吵了一架,然后去吃了麦当劳,吃完就成了恋人。

又有一天我们吵了一架,然后我拿烟灰缸砸了他头,砸完成了陌路。

就是昨天。

开始觉得房间的空了。

开始怀念他的拥抱了。

可是没有多少时间怀念爱情了。

因为马上要考试了。

学校里的栀子花开得一塌糊涂,难得的晴天后,阴雨连绵。

二.开的一塌糊涂的栀子花

学校里的栀子花开得一塌糊涂,难得的晴天后,阴雨连绵。

我整日关在房间里背书,一个星期不出门,没日没夜背。

我考了个第二。成绩好,在外租住老师也睁眼闭眼。

笑死了。

放暑假了,收拾行李我回家去。

张窗台早就和我的最好的朋友分手了。我最好的朋友也变成了我以前最好的朋友。 什么东西都变成了过去式。

他给我讲了他最新的女朋友的故事,他被人耍了和抛弃了。

我安慰他,好像例行公事。

他的神情在夜晚的灯光下面,颓废。我的青春的活的纪念碑。

暑假,漫长,无聊,炎热。

暑假过后,我不再是个处女。

我和我的一个高中的男同学在我家试了试那个由生物本能演化而来的娱乐。 没有学会游戏规则之前,游戏总是不会愉快的。

疼,两个人都疼。

现在我自由了,我没有了任何的束缚。

同时也被囚禁。那个男同学认定将来一定会和我结婚。我也没有说不同意。 有时候刹那的事情我们会误会成永恒。

开学,四年级。

“爱情是没有道理的。”我对身边胖胖的美丽女生说。

“非理性的东西总是能控制人。”她说

“傻啊,你,和我讲这个。不过那些人也是傻子。”

“那是因为你没有爱过。”

“我有男朋友。”

“可你不爱他。”

“谁说。我们爱着呐。每个星期都打三分钟电话。”

我们放肆的笑。年轻就有这个资本。

我现在有了一个男朋友,一个远远的符号。我不是一个人。

我也没再期待什么。

希望好像房间里的烟头,越积越多,最后总还得扫掉。因为它们妨碍了我走路和呼吸。

四年级上半学期,意外的闲。

课都上完了,所谓毕业论文不过是做做样子,找工作只是嘴上紧张。

同班女生晚上嘻嘻哈哈去买了油炸臭豆腐,租了言情小说,回去宿舍。这个时候我会觉得孤单。

可是我还是喜欢一个人住。

我尝试着戒烟,然而越抽越厉害。

我的外公去世了。留给我这个大学生一笔钱,给我买电脑。

妈妈哭的死去活来,数落别人对外公不孝顺。

我突然发现妈妈原来也只是个普通的人。她的眼圈红红的,她瘦了很多很多。 她在医院里照顾了外公三个月,几乎没日没夜。外公谁也不要,只要这个女儿。 最后,外公给了她一个解脱,用他的死亡。

她已经不能再成为我的依靠了。她老了。也许我应该成为她的依靠。 可是我不能,我还没有准备好,面对一切。

这个世界太深,我怕自己会淹死在里面。

我有了电脑。我可以一个人上网。

这里有另外一个世界。漂浮,亲切,充满没有遮拦的热情和漫骂。我觉得自己可以在这里面生存下去。

网络上都是花花草草,各种妖精和动物,没有几个人。原来不只是我一个人不想做人。我也变成了动物,偶尔也做做花草。

我开始了另外一种生活。只是有一点点觉得对不起外公。

想起小时候和他怄气,躺在桌子下面打滚,说“我不想活了。”好多年了吧,那个时候我还是个小东西。

说那种话,像个哲学家,也许更像泼妇。

我在聊天室像个泼妇,在论坛像个哲学家。

有个人叫柏拉图,他问我,你知道柏拉图是谁么?

我说,你告诉我啊。

他说,柏拉图是个古希腊的哲学家。他要人们把爱情上升到精神的层次。 我说:呕呕呕呕。

我不是有意想吐。只是忍不住。

两个情意绵绵的大男人,把他们写给对方的情书用粉红色的背景发布。 他们的留言板里经常有人发广告:

某大学生,身高1.75,白皙温柔多情,觅友,提供有偿服务。

无数的bbs ,飘荡着无数的没有着落的灵魂。

无数的聊天室,进出着无数暗夜活动的男女。

我就这么游荡,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一个孩子。

他是个比我还要任性的孩子。

原来我只是为了遇到那个比我任性的孩子才在这里游荡的。遇到他之后我这样想。 那个时候,校园里面的栀子花没有来得及开就开始枯萎了。

开到荼靡,某天我偶尔看到她们,就想到了这个词。我已经很久没有注意身边的世界发生的事情了。

栀子花开的最后丰美我已错过。

三:错过以后开始的

深夜两点的时候遇到他。在一个偶然去的聊天室里面。

我的智商降低了,突然有了无限的倾诉的欲望。也许是我让自己太孤单了。 那一年我打碎了很多的玻璃杯,不知道为了什么。

小心翼翼的捡起那些大大小小的碎片的时候,会受伤,有时候有血,有时候没有血。 小小的玻璃嵌入皮肤,看不见了,然而隐隐的痛。

每个深夜的聊天,就好像捡玻璃碎片,这是个玻璃做的夏天。

我的作息彻底改成了昼伏夜出。

“天快亮了。”

“是阿,麻雀起床了。”

“我这里没有阿,我住高层呐。”

“嘻嘻,我比你幸福。”

“我这里可以看日出阿。”

“太阳的光不适合你。我们都是生活在夜里的人。”

“吸血鬼么?”

“永远年轻,永远不老,永远孤单。”

“睡吧,我也下线了,早上还要去单位实习。”

他也是个毕业生。可是他的成绩差的肯定不可以毕业,而且几乎不可能找到工作。 原来爱情就是这样让人变傻的。可是我又怀疑自己的判断。爱情就是这样么?又或者我们只是需要寻找一点温暖?

我们很傻的见了面,原来彼此都惊奇对方和自己的想象完全不同。

大多数时候我们在一起抽烟,说话。

所有的话都说完以后,我们谈到重点。也许重点就是终点。

那个被无数网上文字所缅怀,被无数傻瓜所实践的重点。

“我们遇到了,知道彼此并不孤独。”

“那就可以结束了?”

“是。”

“你为什么不可以自己选择自己的路?”

“这就是我自己的选择。”

“我们可以永远陪伴的。”

“别傻了,我们需要谋生的。美梦在太阳出来的时候就要结束,不然会变成噩梦。”

“狡辩。”

“我不想我们都变成傻瓜。”

“好吧,我走。”

这是他最后对我说的话。

学校里,阳光温暖,已经没有了6月的炽热。找不到理由可以流泪了。

阳光刺穿我的眼皮,我的眼皮是红色的。没有阳光,我是不会发现眼皮的颜色的。没有阳光,我是不会发现自己的脆弱和无力的。

我的睫毛很短,一点不好看,可是它们依旧会落到我眼中,让我流泪。我有了流泪的理由。

我对身边的女生说,合欢满树红云落地,被践踏成湿润的灰。

她说,你什么时候变傻的,那叫虎落平阳被犬欺。

我们大笑,是,我不要再傻了。

我他妈的不过是玩了个游戏,游戏就有结束的时候。我只不过是手拿攻略玩的,结果既然都一样,那就提前看看结束前的动画吧。

已经残忍过,就没有资格傻。

然后,每天潜伏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看他的一切我能看到的动静。所有的文字,所有的和别人的聊天。

很快又有了另外的孩子,痛苦单纯而又快乐孩子和他一起。我于是也快乐痛苦的继续看每天的日出入睡。

我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卑鄙的人。我看不起自己了。可是不能停止这种日益成为习惯的恶心举动。

警匪片里的谈判专家总是对站在楼顶要跳楼的人说死不需要勇气,活下去才需要勇气。

做个拒绝长大的孩子很容易,做个不付一切责任的小宝贝很容易。心里坚持就可以。 长大很难,需要活下去的勇气。我要去找点这种勇气。

爸爸妈妈来看我,我把电脑里面自己乱七八糟的文件都设成隐藏,把收藏夹里的东西都删了,把开始菜单里文档清空,在word 里重复打开我的毕业论文4次,清除了所有香烟和打火机和烟灰缸,

我是个好孩子。不要他们担心。

他们快乐的为我做了几顿好吃的,和我谈将来的出路。我的房间里充满了人的气息。 送他们到车站,回来,看到桌子上摆着他们没吃完的一碗方便面。

吃完那碗面,我觉得自己好像找到了活下去的勇气。

我终于停止了窥探的恶习,社会学老师说,偷窥的人在英文里叫做”peeping tom ”。我决定做jerry 。

四.没有人死去,然而青春残酷。

做jerry 挺不容易的,我根本没有老鼠的机灵劲儿。

我打喷嚏的声音足以吓死很多小强。伸懒腰时候全身扭曲成不可能的角度。走路总是曲线前进。总之,不是一个淑女,也不是一个现代女孩„„我终于用了省略号了。 不过我在学着过只有没有黑夜的生活。我轻易的就调节了生物钟,真是奇怪。 我开始准备毕业论文了,每天看报,好像传达室的老爷爷。每天去图书馆,不睡觉,看参考杂志。找有用的东西,复印,抄,总而言之,就是借鉴前人的一切先进的成果。 写论文,我不需要香烟了。

每天坐在小屋看窗外的灯火,看自己复印的大堆资料。喝点牛奶,然后昏昏欲睡的时候有灵感。写下来,然后去睡觉。

就这样拼拼凑凑居然近2万字,够了,结构也不错。我欣赏自己的杰作。有点成就感。指导老师也满意,我解脱了。

为了偷懒,我仍然想做个学生。

为了偷懒,我申请直升研究生。

算成绩找导师明争暗斗殊死拼搏。

我成功了。爸爸妈妈很开心,我的符号男友也开心。

我们还是每个星期三分钟电话,一个星期一封信。生活好像钟摆。

种种怪话,我全部不理睬。

因为我无能为力,因为我抢夺了他们的东西,因为我不能再还给他们。这是我赢得的。当然我也必须付出代价。

他们背后冷言冷语,有人看见我面无表情,有人热情的过分的说你运气真好! 他们在我的毕业留言簿上用暧昧的句子夸我聪明。

有人看我的眼神好像我是个守寡20年的寡妇突然怀孕了一样。

我心里是一点点难过。那个美丽的胖胖女生已经很久没有和我说话了。我不知道怎样去挽回离开我的东西,即使我知道自己是怎样的不愿意失去。

我还不习惯对一切视若无睹。所以我有一点点难过。世界就是这样的残酷。 没有人死去,然而青春残酷。

太多粉饰青春的美丽和纯洁,我以前是上当了吧。

每个人都在找工作的时候,我又闲在了我的小屋里。

我自己选择了被抛弃,不过并不后悔。因为我已经渐渐明白了生存的法则。 只为了证明自己可以在这个很大的世界里生存。

夕阳里校园里的河是很漂亮的。点点碎金,有工人在河上打捞繁殖过分的水葫芦。 我忽然想起第一天来到这个学校的时候,帮我提行李的师姐热情的对我介绍学校的食堂和浴室。然后说我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她。于是我问了来到这个学校的第一个问题。 于是我问她,河里长的那是什么?她看了我一眼,说我们叫它水葫芦。 于是我又问了第二个问题,挺好的为什么要把它们都捞掉?

师姐耐心的说,水葫芦长的很猖獗,不用很久就可以铺满整个河,河水会变臭。学校于是每年都要派专人划着船去捞。

我现在还感谢她的耐心。

我已经要结束四年的生活了。还是这些水葫芦陪我。

9月里捞出来的水葫芦还一堆堆的堆在岸边,散发着死的腥气。

没有了水,它们很快干枯或者腐烂。可是有了水它们是多么的可爱。

水让它们可爱,可是它们会杀掉水。

它们不是有意的,它们只是服从了自己的命运。

我也是一种水葫芦么?我问。

没有人回答我。河对岸的杨柳树下,学生们正在锻炼。鲜活活的水葫芦。 我开始每天光顾学校图书馆的录像室。沉浸在14寸的彩色黑暗之中。

五,在这里我拥有整个自己的世界

幽暗的电梯,不是蓝色,是棕色的幽暗。

里面的镜子里照出我的脸,有点疲惫,双肩耷拉着,没有精神的样子。 也许只有这样的我才有足够的弹性面对一切带来的后挫力。我是这样想的。 长长的走廊两边都是玻璃的门。棕色的玻璃门。

这种色调使我感觉自己仿佛沉淀了许多天的接在水缸里的雨水中。里面有游弋的孑孓。

走到底,拐弯,再走到底,是我可以选择自己的天地。

从白天里来到这里,仿佛是陡然落进了谁的陷阱。一排排的录像带。很古老。在到处都是光盘的现在。可是录像带让我有种莫名的安全感。

厚厚的推进带仓,然后我可以沉浸在100分钟的美丽人生里。哭泣,温暖,绝望,拥抱,无望的挣扎,在我的眼泪流出来的时候,我会感觉到美丽的人生。

这里没有白天,永远是黑暗,温柔的黑暗,有理由的黑暗,理所当然的黑暗。 我想这个时候我是不需要阳光的。

在这里,我没有遇到任何人没有发生任何故事。

在这里,我遇到了全世界的人发生了任何故事。

在这里,我拥有整个的自己。

在人不多的星期一上午,我脱了鞋子蜷缩在那个小小的椅子上,戴上耳机,怪异的姿势,然而舒服。

看那个老婆婆在风雨中的山路上奔跑着,生命里最后一段山路。生命里有些恐怖的记忆是永远也不能够磨灭的。而且是需要沉默来纪念。

看一个女人对着米老鼠的文身演绎她的笑容和眼泪。人的生命是如此顽强,并不是失去一些以为是全部的就会毁灭。人的生命是如此脆弱,并不是失去一些以为是勉强的就不会痛。

看两个被世界和自己的罪折磨的绝望的人是怎样的互相安慰,怎样的相爱,怎样的一起死去。平静的音乐里,死亡来临,幸福也来临。

看那个在烈日下光着脚拼命蹬自行车的小子,行走在屋顶上的小子,发狠的青春,阳光灿烂,暴雨滂沱。

看窗外偶尔有人走过,影影绰绰。

看逃课来享受的情侣,甜蜜沉醉。

出现和消失是如此的偶然又是如此的必然。我似乎跌进了自己给自己掘的深深坑内,躺在那里看蓝天白云,等待尽头。

平静了。原谅了。

原谅自己和其他人。

原谅我们来到这个世界又离开这个世界的无常。

我沉浸在自己的孤独里,不向任何人诉说。

我以为对爱我的人有了交代,就可以沉默到死,或者就是这一时刻也好。

走出黑暗的世界,有时候我会在冰凉的石凳子上坐着,看枯黄的落叶。已经是深秋和冬天的中间。

枯枝犬牙交错,戳在空中。天空苍白,有时候刺眼得让我想落泪。我剩下了自己一个,在这个冰冷的秋天。

街边小店买了一个里面放着蜡烛的玻璃杯。

倒了蜡烛,玻璃杯变烟灰缸,我又抽烟了。

蜡烛点在水里。很刺眼,并不柔和,还会颤动。

关了灯,房间也是一样的明亮。

我于是相信,这个世界带来光的东西很多,除了太阳,还有电灯,还有,蜡烛。这个世界能让我流泪的东西,不只有爱情之类傻东西,还有蜡烛。

于是我知道这个世界能够生存的方式,也有许多。

可以选择的,一切。

六.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我的符号男友对我说,你不要再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那会毁了自己。我是为了你好

才这么说。

我百无聊赖的玩着手里的一个玻璃镇纸,阳光下面它发着幽幽的绿光,对他说,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可是我无法自拔又怎么办呢。

他说,我知道,也许就是因为这样我才爱你。可是我希望你能够不要走毁灭的路。你再这样我怕你死了。

我们第一次谈到了死亡。我发现这个符号其实比我以为的了解自己。

我也从来不知道他是为了我的不可自拔的堕落而爱我。医生会爱上自己的病人,病人也会爱上自己的医生。他是我的医生么?

我的同学警告我千万不要和神经质的女生谈恋爱,会累死的。他告诉我。我就是那个神经质。

可是我不信,我不信,我就是要试试看。他在电话里面说。我就是要试试把你拼命拉回现实里面。

你又何必呢?我说。然后挂了电话。

我感觉到自己的冷汗出来了。我害怕,害怕他的坚定意志,我感到,感到自己的脆弱无力。

为了什么自己虽然是对现实索取了一些,然后又退回到了原先的角落。甚至躲到更深的地方?我不能找到答案。

我不需要什么救世主。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冬天了,阳光惨淡。楼梯上的钢筋阴森森的锈着。水泥阶梯丑陋的赤裸着。没有了夏天的温柔。站在楼顶,耳边呼呼风过,世界如此惨淡。

我反省自己,为了什么拒绝所谓美好,希望,前途,等等。莫非我不过就是一个莫名其妙的甚至不够格的愤青?我反省自己,为了什么以为看透了一切的丑陋,伎俩,黑暗等等。莫非我不过是自以为是的一个强说愁的小孩?

也许我是吧。

不要对我说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也不要对我说他人即地狱。

我并不责备任何人,也不期待任何人。如果我还相信一些东西,那也是在这个光秃秃的世界看不出来的,某些人的心灵。我能从他们那里得到一些温暖。让我感到,不是我一个人孤独着。我们是集体的孤独着。无法自拔,没有意志,毫无目标,茫然没有方向,有时候又会突然的醒悟,争取一些东西来证明自己。

走到哪里结束?我问自己。

我还是去了街上小店,买了滚烫的鱼丸烫破自己的嘴皮,温暖自己的胃。结束了这个毫无结果的问题。

街上人来人往,匆匆,低头,裹着围巾。羊肉串冒着青烟。

世界还是活的。

我死了么?

闷的电梯,晕。

我的小屋里面静寂得只有风的声音。汩汩的流过,的确是风的感觉。它敲打我的窗。请我接纳它。

可是我只能呆呆看着它,对它摇摇头。你应该知道的,知道我和你一样是身不由己的水中行走。身不由己的云上跳舞。歪斜的步子,凌乱的舞蹈。

我拼命的抑制自己冲到窗口跳下去的冲动,拼命地。许多年以后我回忆起这个时候我回笑自己傻瓜的,我告诉自己。所以你不要放弃笑自己傻瓜的机会。

颤抖地点了烟,我镇定了点。我决定这个时候需要找个人和我说话,哪怕是和我吵架。不然我会把自己扔到楼下去了。

马克思早就告诉我,人是社会性的动物。我现在信了。 我推门,挣脱自己的自由,投奔那会让我死不了的锁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