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雪的季节守候花开
初二 散文 757字 375人浏览 wang520yao520

飘雪的季节守候花开

幽幽兰心,真情纯爱,宛如飘雪纷飞的山谷中吐艳的幽兰,让我嗅到了等候花开的希翼,我坚信,慧质兰心的生命,将极致一辈子。。。。。。

苏武,当你的马车驶出大汉都城时,散漫的黄沙在狂风的推动下拍打着车棚,这一去多年,你历经了坎坷,也种下了忠心的花种。

你的心一直向着长安,为了不辱的大汉,你宁愿嚼草棍,饮雪水。这年年的飘雪便滋润了你心中那忠坚的花种。你,是义的楷模,北海牧羊,风雪肆虐;你持节东望,热血随这飘雪流向大汉,那份对汉都的执着,幻化为你苦苦的等待。“不畏义死,不荣辜生”是支撑你在这般散鳕的季节,等候忠坚花开。你亦用你的睿智兰心等到了花开之季。 在这远离家园的荒芜雪地,苏轼坚强地守候忠坚花开,守候着他心中的信仰-----忠。

面对沉重痛苦的记忆,或许坚持很容易,忘记却是困难的,但也有一种健忘是高贵的----不记旧恶。“要记住历史,但不要记住仇恨”这是已故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李秀英的心声“面对恨的记忆,让我把它写在沙地上,让风儿替我抹平!”

正如《飘雪》那首歌中缩唱的,“所有的对错都在顷刻间迸发”。而李季英却选择了让仇恨如飘雪融化,她用一生守候着这朵宽容花开。

在那狂风飓鳕中的屠杀的记忆中,李秀英大度得守候着她的信仰之花----宽容。

其实在隐忍下的苍凉开出的一朵断章,伤感的花,也回变成守候的花。

张艺谋18岁迷上摄影,家里贫穷的他偷偷到城里卖了5次血,才买到第一架相机。凭着它带给他的艺术体验,方让他不断挑战人生逆境,才让他勇敢地守候着梦想花开。 在张艺谋心中,血如飘雪般的轻,而信仰之花必须开放。 黛玉,一生守候孤独花开;罗映珍,用她的生命,在雪中守候爱之花开;中国亦用几千年的努力,守候着中国梦之花开。 这些拥有慧质兰心的人啊,在飘雪寒夜般艰难的季节中,用心守候着信仰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