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旅途之一》(随笔)
初三 散文 3588字 199人浏览 yang6688801

《人在旅途之一》(随笔)

从来不嫌命运之错,不怕旅途多坎坷,

向着那梦中的地方去,错了我也不悔过。

人生本来苦恼已多,再多一次又如何,

若没有分别痛苦时刻,你就不会珍惜我。。。。。。新加坡电视剧《人在旅途》主题曲

退休办理户口回上海的之事总是我的心事,但是繁琐复杂重复的手续费时费力浪费金钱,把我搞得心烦意乱。总算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办得差不多了,那个退休工资计算表却又的回去加盖个公章。

参加好好声音一周年庆典活动,去东广都市广播电台《为您服务》小窗老师哪里做节目,定了心。5月22日上午,我坐上了8点56分上海开往成都方向的列车。

列车上午八点五十六分准时从上海站开出,我朝车厢里一看,坐车的人寥寥无几,车厢里显得空荡荡的。坐在我边上的那位年纪49岁的四川达州老乡,见对面座位无人,就坐到了对面靠窗的位子上去了。车刚开出上海站我们就聊了起来。

他对我说,他在上海龙吴港当了7年的装卸工,妻子身体不好,在老家种地务农,家里有3个丫头,老小在念大学,老大出嫁了和老二在深圳打工。这次请假回去探望身体不好的妻子,住上十天半月再回上海。

他问我是哪里人?到哪里去?我一一回答了他。他望着我叹了口气说,人生如梦,活着像是在做一场梦,随时随地不知那时候会一命呜呼。

此话何讲?我望着他一脸的无奈之情忙问他。

老哥,你不明白,我举两个例子给你听听你就明白了,人生如梦没有意思。想穿了该吃点就吃点,不要想不穿,保不定哪天自己两眼一翻,噢的一下死了。

哦,那也是的。我应声叹道。

我给你说吧,今年刚过好年,我们同事达州老乡年纪才四十来岁,身强力壮,平时酒量好得不得了,中午吃饭才喝没几口白酒,就眼睛翻白眼,口吐白沫,吓得我们赶紧送他去武警医院,不了还没到医院就一命呜呼了,你看老哥,人活得可有意思,刚才还好好的,大家午休吃饭喝酒,说走就走了......

他得的是啥病?我问。

医生诊断,突发脑溢血!他回答我说。

哦...... 我应了一声。

还有呢,老哥。过年回家,村里的一个18岁的女孩,长得白净净漂漂亮亮好端端的吃饭,吃到一半,说胸口肚子疼,脸变了色。喊车打算把姑娘送去县上的医院,刚车开出没久,姑娘就猝死了,你道有多可惜。父母心疼,哭得昏天黑地算是白养一场,你说人活着还有啥意思。

我听了他的话,就解说道:是太可惜,但是关键是自己平时应该注意保养身体。使劲喝酒,一喝一斤多,长期以往那不出问题才怪呢。那个姑娘也是晚不睡,早不起,喜欢吃油炸的美味佳肴,父母宝贝又不参加劳动,在不知不觉中患上了心血管自己还不知道,才造成了猝死。

他听了我的话瞪着眼睛望着想了一下说,问道:大哥你咋都知道?有道理。哈呀,我老婆患的就是糖尿病,胡吃胡喝,血糖升的很高。不舒服去医院一查,不得了,后来注意饮食才控制住了血糖。我呀,以前好烟酒,现在看到这个样子我就戒了烟酒。我说那就应该吸取教训,引以为戒嘛。

他又对我说:农村生活消费水平高,人有了点钱穷骚包,摆穷阔气。你们城里人,敬10元钱一包的烟就行了,我们农村里敬烟要几百元一条高档的大中华,你看费钱爱摆阔嚒。

他和我东拉西扯地交谈着,渐渐说话声音小了,神情无精打采,眼睛慢慢合上了冲起瞌睡来。有时不时强打起精神来和我聊两句。

我见了说:老兄,你呀没睡好,眼圈发黑呢。咱们不说话了,你趴在桌上睡吧。他听了我的话说:

有点感冒,晚上没睡好,没精神不好意思,那我睡一下。

火车一路上过苏州到无锡、常州上车的人越来越多,把车厢内塞得满满的。连过道上都站着旅客。

我们两人的对面座位上来了一位中年女人和她的年青女儿。女儿长得还蛮清秀的,长刘海马尾辫。大包小包的包裹把行李架塞得满满的。一位三十来岁身体强壮的男子一口四川话,帮着母女俩把大包小包的东西放入行李架上。开始我还以为她们是一家人,后来听说话,才知道她们是在上车前车站上认识的。男子对母女俩十分殷勤客气,买吃的小推车来了,他二话不说掏钱买了2份牛肉干,给母女俩一袋自己一袋。那位母亲见状,急忙把牛肉干还给他,死活不肯收。男子见中年妇女坚决不收,也就无奈地摇了一下头,自己吃起了牛肉干来了。我问母女俩到哪里下车,中年妇女说:

回四川内江老家去。不出来打工了,在上海生活费用高,还照顾不到家里。家乡也开了好多厂,打工方便照顾家里噻!

那位坐在我边上的那位达州老乡,打起了瞌睡来了。我见状急忙把窗口的座位让给他,好让他好好休息。运行了4个小时车到了南京站时间已是中午12点56分。

为了赶时间我急匆匆下车,想坐南京一号线地铁直接到达南京南站,早点赶上去马鞍山的大巴,尽早把事情办好,好当天晚上及时赶回上海。

检票出站一来到地铁站的大厅,啊哈,大厅里买票的队伍一列列一队队,挤得满满当当的。一会儿售票机由于操作繁忙出了故障,急得付了钱的没拿到票的旅客大呼喊叫了起来。

我的天哪,这要等到什么时间买到票。我一看苗头不对,赶紧跑到了公交站,赶紧乘坐33路公交赶往三山街。我坐上了33路公交抬起手看了一下手表,时间已经是将近下午一点十五分了。公交车一路上红灯绿灯开开停停,到达三山街已经是1点45分了。还好三山街公交车站,离开地铁站只不过十多米的路。赶紧下去买票,进入地铁站内。一点五十分坐上南京地铁一号线开往中国药科大学方向的地铁,6站路到火车南京南站时间已经是2点十分。一下地铁我赶紧奔跑着去长途汽车站,买好2点30分开往马鞍山火车站的大巴。

马鞍山机关企事业中午回家吃饭上班的时间为2点半,下午5点半下班。政府机关5点后,不再办理事务。我计算着时间很紧张,心里作最坏的打算,实在赶不上,只能在马鞍山借旅馆住一夜。

2点35分大巴从南京南站开出,才开了15分钟居然堵车了这让我很心急,也很无奈。照这样下去肯定赶不上趟了,只能在马鞍山住一宿了。还好堵了15分钟后,大巴慢吞吞赶到前面一看哈哈修路并道才造成了堵车。过了这个堵口,车道畅通了起来,驾驶员加大油门朝马鞍山方向飞驰而去。

3点35分大巴到达马鞍山长途汽车站,我一下车赶紧奔向200米外的火车站,赶巧来了一辆127路公交车赶紧上车赶往地处雨山朱然公园的银行。127路公交开得很慢让我心急如焚。

4点左右127路公交到达了本次终点站朱然公园。朱然是三国时期东吴赫赫有名的名将,他在战场上杀死了蜀国的名将关羽,而功成名就,显赫一时。上个世纪70年代在建造马鞍山市纺织厂是发现了朱然墓,随后经行了保护性的开发。下了车我赶紧依照纸条上的地址找到了银行。办好卡,取出当月养老金,问银行小姐乘坐去马鞍山社保局办事大厅的10路公交车的方向。4点10分来到了10路车的站点,5分钟后坐上了10路车。4点35分到达社保局办事大厅,赶紧去二楼窗口给养老金计算表盖章。再去一楼5号窗口交异地医保就医审批表。在上二楼12号窗口办卡,时间已经是5点了。公务员对前面的同志说今天不受理业务了,明天来吧,那位中年人只得离去。我心一急,赶紧和她们解说自己特地从上海赶来办理事情的。她们听我的述说后二话没说就给我办好了事情,呵呵,外地的公务员比上海的公务员好商量的多了。不像上海动不动说如何是国际化的大都市,办起事来政府部门没了人情,横竖商量不通,甚至互相扯皮推诿推卸责任没有商量的余地。

办好了所有目标事务,我顿时赶到轻松痛快,意想不到啊事情办得如此顺利。时间还早我又重新坐上10公交在马鞍山中心医院站下车,站在马路上朝自己原来熟悉的家看了一眼,阳台上没有晒衣服门窗关着,我感到累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前妻不在家还是回家看看住一夜再走。想来人生就像人在旅途中那样赶场子,顺利还是艰难曲折,很难想象料定,不急不躁,坦然达观冷静应对面对才是。

在家休息到6点30分,赶紧去楼下饭店吃饭。饭后去火车站买好明天上午去南京的火车票,再去逛逛热闹夜市的解放路和雨山湖公园。

夜晚的马鞍山市解放路,商店灯火璀璨,人来人往,熙熙攘攘,还有在店门口,拿着话筒吆喝着,顾客入内逛店的年青女服务员柜台小姐的,呵呵,好不热闹啊。

雨山湖公园湖光潋滟,波光粼粼。五彩的灯光打在树上,照在花木丛林和太湖石的盆景中,使夜晚的雨山湖显得更加辉煌美丽无比了。远处的湖岸鳞次栉比高楼大厦上的彩灯,勾勒出身高楼婀娜多姿少女般窈窕靓丽的身影。一对对恋人在花前月下,柳树紫藤长廊下手牵着手,偶偶私语,漫步着谈情说爱。公园门口的道路上和湖岸边,有儿童蹦蹦床和气枪气球射击游戏,还有叫卖一元五角钱一斤的伊丽莎白甜瓜的摊子等等。

公园内还有慢跑者;全家男女老少散步者,恋爱中的男女情侣,人影瞳瞳,灯光迷离,小吃美食,比比皆是。夜的马鞍山,是热闹灿烂而又灯火辉煌的。

我一直逛到夜晚九点才回家,一夜睡到天亮。

第二天一早悄悄地离开原来很熟悉的家,吃早饭走向火车站,重新踏上返回上海的旅程。。。。。。。

发稿於2014年5月26日下午4时30分,上海西部苦雨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