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中秋节
高三 其它 939字 1264人浏览 悲惨世界额

翻过八月的日历就快到中秋节了。日历上那三个红色小字在一瞬间就抵达了身体里最柔软的部分让人感觉温暖却又有微微的刺痛。 想起在故乡想起在父亲母亲身旁儿时的我绕着他们的膝听他们讲一些关于后羿射日、嫦娥奔月的故事那缠绵悱恻的爱情传说对于一个七、八岁孩子的诱惑力远不如一块小小的月饼。所以往往只听到一半我便吵嚷着要吃月饼。母亲便会从衣橱里变戏法儿似地取出月饼来。多半是在村里的杂货铺里买的廉价的月饼一两角钱一个。现在怕是连一块饼屑儿也买不到了于那时却是非常奢侈的享受。 记得那时的月饼好像并没有馅儿的有的也只是里面夹裹了一两块浑浊不堪的冰糖。那乡村简陋的杂货铺以及父母亲口袋里拽了又拽的零碎的角票儿都只能承受那样的月饼了。一次买上七八个分给我和几位姐姐。看着孩子们吃得津津有味父亲母亲便会在一旁幸福地相视而笑了。 我递过去一块说:“妈妈您也吃啊!”母亲就摇摇手“我们老了牙齿不灵光了你们吃吧!”那时我还天真地以为父亲母亲真的不想吃便只顾自己解馋了。把自己的那份吃完后还胡搅蛮缠地去说服姐姐们让给我一些。而到现在我才发现在时光流转了二十多个春夏秋冬之后母亲“变得”那样爱吃月饼她的牙齿出奇地好。 看我们吃完月饼母亲便到厨房张罗起夜宵。灶前灶后黑滚滚的浓烟将母亲的面容熏黑了不少也熏出了她的皱纹和花发。荷包蛋、咸鸭蛋、皮蛋母亲挖空心思实在无法做出的食物。但还有什么比那更丰盛呢?还有什么比母亲精心地做完这一切后对着自己的孩子们露出一个舒心、得意的又略带些许歉疚和羞涩的笑容更重要呢? 屋后的葡萄架下皓月当空月光把一串串葡萄装饰得晶莹剔透。晚风轻拂光影浮动一切都那么生动美好。父亲自斟了满满的一杯白酒母亲和我们则端起麦饭石(一种饮料)“来干杯。团团圆圆顺顺利利平平安安!”父亲不擅言辞也没有什么言语会比一家人围坐在一张方桌上团圆更具意义。我们一饮而尽。 如今我们已举家迁离故乡十余载而我与父亲母亲也相隔百里见面的次数不多一年难得几回。母亲有时会打来电话问及一些我的近况我知道她是想我了她也该知道儿也想他们。 母亲是不是又站在路口眺望我回家的身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