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 作文
初一 议论文 864字 315人浏览 慕晨jiao

放手

高二(15)

放手,是一种恬静的人生态度,是一种淡然的生活哲理。而古往今来,真正能够放开手的,又有几何人许呢?

八大山人,作为前朝的遗民,心中自有苦愁烦怨。有人说山人作画时题字“八大山人”笔画勾连,极似“哭之笑之”。这是极为贴切的。在王朝泯灭之际,山人在友人胡亦堂家中痛苦哭数日,接而又大笑不止。这笑所谓的,不就是放手嘛。

何为放手?松开手中与事物的勾联。但此即足以谓放手了吗?予以为不足,还须放开心中的勾联,庄子钓鱼之所以与姜太公不同,正是因为少了心中的那份勾联。所以庄子才能真正地得到心中的那份平静。

八大山人有枚印章,上印“口若扁担”。这是山人真正放手的标志。有记载“山人又语疾”。而山人也爱扩大他那毛病。有官吏来拜访他,他上书以大大的“哑”字,客人于是只得离开。而友人见访,却是把酒言欢。可见八大山人的“语疾”只是他放手的作法。不见,不思,不说,只是沉浸在艺术的世界中。

明与无明,凡夫见二,智者了达,共性无二,无二之性,即是实性。这是南禅宗的不二法门。八大山人深谙此道。他说“无一无分别,无二无二号”他懂得放开现在手中的枷锁,去追寻他所真正渴望的“一”。这个“一”时生命的圆足,是艺术的优柔。

山人早年又号雪箇,雪个,个山,自称“个山人”。这个“个”是茫茫宇宙中的一个点。个,也可解释为竹,雪个,那白雪霭中的一点青绿。山人喜欢这样的意象,他有一幅友人为其画的《个山小像》,其上录有其友人刘恸城的赞语“个,个,无多,独大,美事抛,名理唾„„大莫载兮小莫破。”正是山人的“抛”和“唾”,才能让他在路上走得如此完满。 混沌开,并不等于智慧死。当我们不以智慧之眼看向这个世界,而以生命契合这个世界时,放开拉着世俗的手,解开勾着尘世的心。我们才能随着生命在虚空流动。虽划出了创造的线,却没有创造的痕。八大山人即是如此。也正因他的放手,他所画的每一个生命,一羽一孤鸟,一枝菡萏都饱含着生命的活力。

陈从周说:“白本无色,其色自生,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湖水无色,其色最丰。”说的亦是如此。只有放开手,还归本真,才能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真正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