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花开,不是因为我作文
初二 散文 4字 60人浏览 yufei131

习惯了发呆,就像山水画里的留白;习惯了在某一特定的时候沉默,不明所以地不语,让一部分时间慢下来,空掉,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虽然这种做法很奢侈,但它的清净无为与超逸出尘让我喜欢。

我一个人揣着速写本,漫无目的地在大街小巷里闲逛。来宏村已经一个星期了。这里的自然景观秀美得令人叹为观止。湖光山色在这里找到了最贴切的印证。山起岚,水生氤 ,形成云蒸霞蔚。平静的湖面倒映着高山流云和白墙青瓦,给人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难怪这里有“桃花源人家”的美誉。街上人不多也不少。时不时有导游举着小旗子,领着一帮戴着同样帽子挂着同样小牌牌的游客。导游小姐嘴里念念有词地重复着她早已烦透了的那些话。他们罗列而过,走马观花。

路过“月沼”,一个半圆形由人工挖掘的池塘,一弦一弧的造型追求的是“花未开,月未圆”的境界。“花开则落,月圆则亏”,我站在干净光滑的石板路上,迷迷惘惘地想着。这里,若干年前的这里是什么样子的呢?古老?宁静?现在,在这已经定格的繁华与喧闹前,这样静谧的水,悠长的巷子,是怎样默默地流向前方,伸向尽头?而那所谓的前方与尽头究竟是怎样的前方,怎样的尽头?

我在宏村小巷子里飘来荡去,买了条手带,很好看的手工花纹,很舒服的绒毛。还买了件淡绿色的短袖布衣。很多在宏村走动的女孩子都穿着这种样式的衣服。有一些上面绘了很有民族地域情趣的图案。这样让她们看起来更像是游人。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样的风景煞是好看,那是一种入乡随俗的好看。

古老的村落,朴素的粉墙青瓦,坐在门口晒太阳的“板栗”奶奶给了我一个慈祥的微笑。这里的人们宁静地生活着,一代又一代,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们与匆匆而过的我们是两种生活的人。我们只有这么一瞬间地汇拢,而后再无其他的意义。这就是生活本身,不必问也无需答。

天色渐渐暗下来,天边有艳红的晚霞,煞是好看。酒店和客栈亮起了红灯笼。 夜缓缓地起来了,我也开始迷离了。

不远处,同学们已经燃起了篝火,围成一圈欢呼雀跃。天上皎洁的月光似乎有一点冷,却正与这跳跃的火焰有了互补。我飞快地加入人群,恰巧九九他们也在。九九一看到我,就冲我喊:“你下午哪去了?”

我耸耸肩,笑而不答。九九没有再跟我说话,继续跟那一大帮子人围着篝火疯玩去了。

我默默地坐了一会,觉得没什么意思。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发现很长时间没有见到灵彦了。于是在人群中找了找,没有找到,而且小林子也不见了,估计他们俩又窝哪去看直播比赛了。

我怎么会突然想起灵彦了?怎么就只想起了他?

难道是因为他刚拉过我带玉镯的手,还是因为我抢过他的星座戒指?不确定为什么,就那么不经意地想起。

我看过他打台球,陪过他试衣服,走路的时候我总跟在他的后面,看着他的身影,就觉得有种满足。也许,对某人有好感,是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情吧!往往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一句话,忽然地,就开启了那道门。一直以为我不是一个随便可以付出真情的人,可是对于他,我竟有一点点地迷失了方向。这到底是我的真心喜欢,还是一时冲动?我还不能确定,越发觉得我是一个麻烦得令自己都难以理解的人。好感这个东西很脆弱,它只初初生长,应该是可以控制的吧!我有些淡淡的惆怅,默默地看着静谧的夜空,留给大地一个孤单的身影。我是一个安静的孩子,不能让好感在内心里泛滥,否则只会领受痛苦和屈辱。 我想要寻找的是一种永远。而这种永远不是谁随便就能给的。

十五天的写生很快结束了,在回学校的火车上,我们依旧兴奋不已。我和灵彦闲闲

地说着话,我微眯着眼睛,享受着这一刻,听着他的声音,坚定而温柔。仅仅听着这样的声音,就会喜欢他吧,我胡乱地想着。这是不应该的。我睁开眼睛,悄悄打量着他,很想找他的缺点,想从这一点开始讨厌他整个人。可是,很遗憾,我没有收获。

九九递给我一个易拉罐,然后笑着看着我。我看了看什么也没有说,假装坚强地喝了一口。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喝啤酒。百威,没有味道,心里却有一点点的难过。九九的笑变得很僵,她惊讶着原来打死都不喝酒的好孩子现在是怎么了。灵彦转过身看了我一眼,接过我手中的百威喝了一大口,可我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火车在到达的前一个站停了下来。灵彦对我说,他要下车回家看妈妈。他的表情复杂得让人读不懂。一夜的旅途奔波使大家都很疲惫。我看了他一眼,把视线转向了窗外。他下车了,我以为他会笑着跟我道个别,可是没有。我也没有回头,坐在座位上感觉着他的离开,心里酸酸的„„

回到学校,写生时的高兴,兴奋,快乐一扫而光。大家很自然地投入各自的生活中,互不干扰。毕竟写生已经成为回忆,还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等待我们去完成。

一如既往地画画,装裱,评作业。九九新配了电脑,并且疯狂地喜欢上了潘玮柏新专辑里的那首《不得不爱》。每天听得让人发腻,真不明白她怎么那么地崇拜潘玮柏。 上网时,灵彦在群里找我。其实从他说第一句话开始我就知道他是谁,不过还是很

善意地耍了他一会。下线之前,我把和他的聊天记录都存了下来。离开时,有一点点的感动。 九九这几天一直很兴奋,不知道是写生后的余温,还是潘玮柏的歌声。终于,在一次上完课回家的路上,九九说出了那个我永远不想听到的名字——灵彦。看得出她是喜欢他的。九九那么喜欢《不得不爱》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灵彦老唱这首歌。九九说灵彦喜欢的她也要喜欢。我看着九九的脸,微笑,但很苦涩„„

直到几天之后,我在不经意间听到一句话,九九他们一直躲着我的一句话。“灵彦喜欢的是九九。”我愣愣地听着那句话,半天没有缓过神来。

我知道我和灵彦不会有任何故事发生。他太复杂,心太满了。我不要一颗已经住人的心,因为我没有能力去清空它。原来灵彦对我的只是友善,对九九才会有真正的宠爱。看到灵彦看九九的眼神,我明白了一切。

路过的爱情就像掌心里的一滴水,会瞬间蒸发消散。而瞬间只是瞬间,过去已经过去,想得太美好只是骗自己。也许,我根本不需要什么答案。只要知道那个人真的不喜欢我就已经足够,足够让眼泪滴下的瞬间更坚定,更无畏。

离开,会让一切变得很淡然。

宏村,有灵彦来过。

那里有的只是他和九九的回忆。

我的梦想永远不会停留在他们之间。

他们都是我永远的好朋友。

走过大街路过花店,店门口的那束水灵灵的玫瑰娇艳地开着。